正文 第七十六章 吞天奇志 化育雷池(下)

    如今余慈面临着一个必须要解决的难题:

    雷狱借着之前心内虚空显化时的法则变化,一举将天劫“化入”了心内虚空的屠灵狱,这一招鸠占鹊巢用得极好,直接把外在的劫数,打进心神层面,使余慈必须要用自己的最弱处,去面对天劫的强压。

    随着心内虚空的显化停止,外劫成了内劫,心内心外、现实虚幻之间的界限重新立起,虽说三方元气足量供应,但如何让三方元气按着他的设想,逾过心内、心外的界限,真正地作用于心内虚空,是个绕不过去的关卡。

    必须要说,余慈是没有办法自如控制“三方元气”的,若他能做到,也不至于在里面困守了十多年。隔着亿万里虚空输送,是因为本体与承启天之间本就有渠道相连,余慈只需要做一点儿导引的功夫就好。而这种虚实转化的手段,又岂是易为?

    思来想去,只有一条路:

    六天鬼神血光雷狱怎么化入心内虚空的,就让三方元气按着原路再走一遍!

    也就是说,重新将心内虚空显化,以其另辟之天地,包容三方元气,使其与雷狱重新进入到同一层次。

    自辟天地……在没有天劫伟力支撑的情况下!

    看起来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过余慈可不会去钻那个牛角尖儿。

    他虽是已经维持不住心内虚空的显化,但基本的天地架构,法则体系,却是分分毫毫都记在心底,不会有任何出入。

    一旦修为跟上,开辟心内虚空,重启诸天轮回,必将是水到渠成。

    如今修为是个跨不过去的坎儿,但如果从实用的角度上讲,完全可以拿出一些权宜之策。

    要知道,自辟天地说到底,也不过就是一种扭曲天地法则体系的神通。

    它真正的可贵之处,是在于长期和自洽,这需要强大的力量做为后盾。

    然而以余慈目前的情况,他不需要什么天长地久的独立虚空,他只要一个短时间内,能够让三方元气和天劫雷狱对撼的“擂台”而已。

    时间太长,他的心力也不够用!

    如下等而下之,不能真正地自辟天地,界域呢?长生修士身外界域,同样是一种扭曲天地法则,“以我心为天心,化天心为我心”的基本神通。

    好吧,那也不成,再退一步,步虚法域还不是一样?

    也许限制更多,扭曲的幅度、影响的程度都不尽如人意,但只要能够实现目标,简陋一些又何妨?

    没有步虚法域的独门心法?心内虚空难道就不是了?

    这一门从玄元根本气法上衍化出来的奇妙心法,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他应敌的王牌,在上面的造诣,相当可观。想他在还丹境界时,心内虚空已经达到了“内景外成”的境界,与步虚法域也相差无几,后面自辟天地,更是推动层次境界向上迈了极大的一步。

    当年在离尘宗师,因为他修为尚浅,解良并没有深入解释“心内虚空”在更高层次的心得和应用,所以余慈也不知道,现在他“心内虚空”的造诣,到了什么程度,可想一想,寻常步虚修士凭借着特殊心法,都可以暂时化出法域,形成一个半封闭的区间。

    他为什么不能?

    当然,也只有余慈这样,已经勘透了天地法则体系运行规律的人物,才能把这么一连串思路顺下来,才能有因陋就简,却还能够真切实现的能耐。

    这对他来说,根本不具备任何难度。唯一可虑者,就是心力的消耗……

    好吧,这是个考虑了也没用的问题。

    思路既然明确,余慈就不会再耽搁时间。

    六天鬼神血光雷狱,时刻都透出污秽而又狂暴的强压,余慈虽然张开了神主络进行抵抗、消解,但在最初的成功抵御后,已经迅坠入了“入不敷出”的窘境。

    他已经没有仔细权衡的资格了……

    所以,余慈架起了心内虚空,没有用承启天显化时的手段,而是用最纯粹的玄元根本气法、最基本的物象心象的心诀,鼓荡气机,在天地之间,撑开一片似实而虚的区域。

    在范围上、结构上、表相上,完完全全就是之前心内虚空显化时的翻版。

    可事实上,它仅仅是一个微幅扭曲天地法则,形成的临时性的半封闭空间。

    它是一个围栏。做为元气之属,什么铜铁金钢、土石专泥,都挡不住它的渗透,更由于三方元气的特殊性,寻常的封锁手段很难见效,一切外力轰击在三方元气上,都会像自然消融,使三方元气不至于在半空无休止地扩散,而是迅覆盖真正的目标。

    灰霾先是上涌,填满了平等天、星辰天,才又层层下落,漫过人间界,将其颜色涂满了大半个心内虚空,然后再以缓慢而坚定的态势,压下雷狱所在的屠灵狱。

    心内虚空既然显然,屠灵狱也不会例外,原本井水不犯河水的三方元气和天劫雷狱,因为这处区域的存在,进入到了同一层面。

    二者的冲突自从心内虚空重新立起的时候就出现了,在三方元气压入屠灵狱的时候,达到了巅峰。

    这一刻,雷狱就像一个高旋转的车轮,被坚硬的棍棒插入车辐之,运转骤然停滞。

    “车轮”虽然停下,强大的惯性却是以三方元气为介质,轰传过来。

    由于三方元气的稳固结构,绝大部分力量,早早便在其损耗殆尽,可二者的冲击,毕竟是在心内虚空这模糊了内外的特异层面,依然有直指心神的冲击力,在心内虚空最深处炸开。

    那是天地法则意志愤怒的咆哮……如果它真的可以愤怒的话。

    心内虚空在摇晃,临时显化的区域,有瞬间崩灭的倾向。按照玄元根本气法的理论,心内虚空一旦崩灭,心象遭受重创,形神之物象也必将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余慈闷哼一声,知道这是最后的考验,没有别的办法,唯有咬牙苦忍而已。

    幸好还有神主络可以分担压力。

    但在那瞬间的冲击下,神主络险些第一时间就彻底崩解掉,为了维持这个卸力的渠道,余慈所消耗的心力,也在瞬间激增,转眼就到了涸竭的边缘。

    也在这时,心内虚空倏地一亮,幽暗雷狱因为运转的骤停,诸力相加,就此崩解,但其内蕴之血煞劫雷,却又有变化,凝成一汪血红的液浆,汇聚成池,蓄在最底层,咕噜噜翻涌不休,三方元气困锁周边,但要进一步限制,也是不能。

    ************

    终于轮到这一天了:月票加更1/138。

    当然,俺也没忘,已欠三更。下一更在明天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