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五章 诸天血战 星锁轮回(五)

    溅血而出的瞬间,陆素华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

    虚空世界的法则已经结结实实将她捆缚,由此拳意受污,仙凡逆转。

    对浑化拳意,一心想要超脱出去的她来讲,无异于一场惨痛的失败,可她甚至都来不及品尝失败的滋味,就必须要做出决断。

    陆素华非常清楚,此事不可逆,再硬撑下去,拳意难以维持,就此崩散的话,恐怕浑化未出的身体要受到致命的重创,还不如顺势回溯,尽最大限度维护形神完整,保持实力,以待其变。

    所以,她没有反抗这种“逆转”的趋势,而是顺应其大部分的变化,从拳意浑化的状态退出来,重新凝化血肉神魂,只是在最关键的一些法则勾连上,以秘传心法将其切断或整合,尽力做到了“败而不乱”,也将自家修为稳定在了长生境界以上。

    可是她的身体状态仍是堪忧,恢复了正常形神状态后,李伯才的剑意旧创受十二玉楼天外音的引发,比原来更麻烦;还有在鄷都罗山虚空雷狱、特别是在六天鬼神军阵受到创伤,受法则所限,也都一一烙刻在她身上。

    此时她身上大小创伤数十处,神魂亦受震荡,且有太阴血煞污毒其间,能保持巅峰战力的四到五成,已经相当不错。

    直到这时,她才有机会打量周边虚空的情况,六天鬼神的啸叫声已经很久都没有响起了,而这里也不再是鄷都罗山虚空雷狱那血腥污浊的天地,至少表面不是。

    这儿就像是一个被薄暮轻雾覆盖的小村落,隐约可见屋舍人影,又有纤陌纵横,鸡犬相闻,而在更远处,几难辨识的雾气深处,还隐约可见城墙的轮廓,一派俗世红尘之景。

    陆素华冷哼一声。

    景致是红尘之景致,法度也是红尘之法度,但有点儿过于“用力”的意思。

    她能够感觉到,此处法则体系的禁锢之力极其强大,似乎是强行要把某些限制凡俗的法则,硬套在她身上,如果真让其得逞,她一身神通法力,当真要灰飞烟灭。

    陆素华怎会让它如愿?

    当下拳劲迸发,超拔出俗世之外的恢宏力量一个抖震,便将附近小村落的宁静彻底打破,一时房倒屋塌,人影翻滚,如遭天灾。

    此时便能看这一个红尘世界,还有许多虚妄之景。

    为与她力量抗衡,那些屋舍抖散了还能拼接回来,人影更是飘飘荡荡,似若鬼魅,这就不是实情,而是近于幻术了。

    “啧,还是太急了些。”

    天外这一声感叹,入得陆素华耳,却如同雷神之鸣,她心头一震,抬头望天,却见一直昏蒙不明的雾气尽都消散,天空澄清,点点星光闪烁,却是与所在红尘景致的时间,不甚相衬。

    刚明白这里的矛盾之处,陆素华竟是又身不由己,往那星空飞起。

    她不是不想反抗,只是虚空变幻实在太过诡异,一时根本抓不住其法理根本,空自将一身修为催运到极限,四处扫荡,却大多都落到空处。

    倒是那星空之,忽有一颗大星在天幕上摇摇欲坠,然后当真飞落而下,观其轨迹,正往她这边来!

    这是什么招数?

    陆素华已经做好了防御的准备,可那星芒飞落近前时,排空而起的拳风漩流却是莫名平复,一点儿阻挡的作用都没有,她只有眼睁睁地看着那颗流星正顶门!

    具体的伤害倒是感觉不到,真正古怪的是气机为之骤然松散,脑际更轰然一震,刹那间为之空白。

    恍惚听到梵音禅唱:

    “是法平等,无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给我封!”

    什么狗屁不通的玩意儿……

    陆素华浑身酥软,提不起半点儿劲来,脑子倒是渐渐从空白一片的状态清醒过来,可等她再转视线,却见自己莫名已是高蹈碧落,来到一片纯净幽蓝的天空之上。

    九门十柱的巨大牌坊就立在眼前,云端天宫从其后铺展开去。

    余慈就站在牌坊之下,微笑看来。

    陆素华的神智还有些恍惚,但见到强敌,最本能的反应还是做了出来:气机锁定了牌坊下的目标,意外发现,此间竟然再无虚空交叠隔阻,换言之,她如今看到距离,就是真实无虚的!

    她精神一振,明知道此间大有古怪,却也绝不会放过机会,当下便要出手。

    而这时,身外天域忽尔鲜明起来。

    这一层虚空世界,本就映现的是碧落天域的景致,光线一向明亮纯粹,少有杂质,可如今陆素华身边的变化与此不同,实是一股无形的力量,一洗天地之表层外相,将周边一切法则的变化都显露出来。

    且是顺藤摸瓜,由外而内,将她一身的气机运化,包括扭曲法则的手段都“清点”一遍,一时全身上下都被“看”了个通透。

    这手段……似曾听闻?

    心神一个恍惚,身上突然挨了不轻不重的一击,丝丝寒气透进来,恰是截住了一条极关键的气脉。

    护体罡煞可挡刀兵水火,阴煞雷击,但在这一击之下,却似化做虚无,全无阻拦之用。

    此击来得太过刁钻,又是正七寸,在形神已然从拳意抽离的此刻,陆素华分外禁受不起,气机运转为之骤停,整个气脉脏腑都似要翻转过来,而对方一气而下,转瞬又是连续六击透发,最终一指点在眉心,震动脑宫,四方四隅均为之动摇。

    也是这刹那间,陆素华脑冰寒之意大盛,此时前面六击的寒气也自身体各处位置齐齐迸发,上透顶门,下抵脚根,封绝天门地户,瞬间切断了天地元气供给,另一方面,却是将天地法则的钳制进一步强化。

    这一刻,陆素华终于恍然大悟:太玄截星指!

    蕊珠宫的独门封禁秘法,实在是此界独步,想忘记都难。

    然而,是谁?

    瞬间昏暗下去的视线,只看到天域之,清光如波,微风徐动,似是凝化成一个淡淡的虚影,其袍袖飘荡,波纹暗生,似化入天地风光之内,又好像本就是天地间精灵所化,缥缈若仙,而终未见其真形。

    “太玄……”

    那个名字到了嘴边,陆素华却是见到,一直在牌坊下微笑的余慈,开了口说了话,意思大概是:

    这回总算是成了。

    说话间,余慈已将一只手放在胸前,就那么手心手背一个翻转。

    虚空世界轰然洞开,陆素华僵硬如石头的身子,就那么直坠下去,穿透云层,昏蒙不知何往。

    ************

    昨天第二更,是感谢凝固眼泪书友超大额捧场百分之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