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五章 诸天血战 星锁轮回(四)

    随着六天鬼神血光雷狱发动,圈占里许范围的幽暗雷狱之外,已经全然换了一副模样。

    虽然幽暗雷狱范围受限,可受到天劫杀伐之气的影响,方圆近百里地域,一切草木、禽兽都生机灭消,夜色更是阴寒透骨,云层偶尔一道雷光贯下,倒让人的感观好过一些。

    都已经如此声势了,那幽暗雷狱偏偏还勾连地脉,其似有一头饕餮凶兽,吞天食地,将四面八方雄浑地气,长吸而入,从未有断绝之时,仿佛无底洞一般。

    如此上贯下通,将周边元气抽离一空,气机纷乱如麻,当真不是个善地。

    这厢,黑袍已经与这批临时同伴会合,狠瞪了正一袭男装打份的翟雀儿一眼,如果他刚才真听了话,守在雷狱近前,如今绝对是形容狼狈,为人笑柄,说不定还会招惹一轮劫雷过来……真真是其心可诛。

    翟雀儿被劫法宗师瞪着,却是保持着一贯的从容,向黑袍嘻嘻一笑,仿佛只是一个被发现了恶作剧的调皮孩子。很快,她又把视线投向了雷狱方向,很是认真地看了半晌,方道:

    “如果黑袍师兄刚刚留下,局面或许会更清楚一些。”

    “你还讲……”

    黑袍当真是恼了,他身为劫法宗师,要听一个步虚修为的小辈调度也就罢了,再被三番两次地戏弄,他脸面何在?这小贱人真当鬼铃子能护她一辈子?

    便在怒火爆开的前一刹那,翟雀儿伸手指向雷狱所在:“你们看,那些是什么?”

    黑袍本能地移转视线,正好看到幽暗雷狱外围,有一层轻纱似的雾气铺开,大约呈圆环状,覆盖了位幽暗雷狱上部的大半区域,直接淹没了雷狱之顶。

    而在这层云气上方,又有一层如虚似幻的影像显现,猛一看,那层层云气倒像是托举起一座庭院园林,园林倒不甚大,观其布置,还有些破败的样子,间很古怪地放着一个法坛,有些不伦不类。

    没等细看,又一层影像铺开。

    这个就比较阔大、且更为虚幻了,其几乎与云层之下的夜空浑化在一起,看不出具体的模样,只是偶尔有数点星光洒落,让人确信,在夜空,确是覆了一层不同的东西。

    似乎变化仍未止歇,可再往上去,就是劫云,黑袍等人都看不出端倪,只能做罢。

    这种种异象,也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很快就在雷霆的强光下,渐渐隐没。

    可是像黑袍这样的劫法宗师,依然能够比较清楚地感觉到,雷狱周边的天地,明显正发生着变化,而且这变化还在不断地深入,以至于六天鬼神血光雷狱本身,都为之改变。

    “怎么回事?”

    雷狱的变化令黑袍等人心惊,花娘子则在远处沉吟。

    在这片荒山旷野,不论是陆素华还是余慈,都给她的判断推演带来了极大的挑战。

    她没有想到陆素华会在绝境爆发出如此惊人的力量,使一场几无悬念的战斗拖到了此刻,否则她会想办法相助而不是袖手旁观;

    她也没想到余慈会用这种方式应对……其实就算知道,她也找不到什么插手的机会。

    是的,这就是余慈的手段。

    这具分身缺乏力量,可眼光见识,都是此界第一等的,事实上,她要比黑袍等人看得更清楚:

    幽暗雷狱内外,正进行着一场有关于虚空方面的变化。

    她可以肯定,天地法则意志绝不会主动做出这种变化,因为有相当一部分力量都被“浪费”掉了,化为单纯虚空演化的一部分。

    即使能够想象,在这上面的“浪费”能够实现更多玄妙手段的铺排运用,排演出更多战术,也更适合在人心变化上做章,可天地法则意志不是活人,它没这方面的需求,这样的改变,只能是出自余慈之手,

    正想着,天空之下,忽地有紫芒闪耀。

    花娘子移去视线,只见一盏她十分熟悉的紫焰宫灯,似乎是被劫云下的狂风吹卷起,在虚空滴溜溜打转、翻滚,而央紫焰始终不灭。

    这灯……不是在鬼厌手么?

    “紫陌红尘灯!”

    另一边,魔门修士有人惊呼。

    此盏宝灯虽出自于魔门西支,但有幻荣夫人那样有名的前主人,本身就是渡过了塑灵天劫的法宝,黑袍等人又岂能不识?

    便在两边人相近又相异的视线投注之下,这盏宝灯径直投向幽暗雷狱之外,那已经变得稀淡的虚空影像。

    说也奇怪,那些已经轻淡到透明的光影,吃紫芒一照,别的都还不怎地,唯有那覆盖了雷狱上部的云气圆环,重又显化,其间云气缭绕,如千丝万缕,编织凝化,竟是渐渐显露村郭人烟的世间影像。

    云气舒卷,紫陌红尘灯倏然也化入其,似乎是成为莽莽红尘的某一盏灯火,难再分辨。

    众修士一时失声。

    花娘子神色平静,虽然还不清楚余慈是怎么做到的,可从其间过程来看,幽暗雷狱对宝灯的融入、对虚空的变化并没有太多干扰,甚至有所配合。这样,有天劫伟力几无穷尽的供应,有紫陌红尘灯这等法宝的镇压,而人力确实是有时而穷……

    陆素华不妙了!

    ***********

    陆素华知道自己不妙了。

    当虚空世界带动了她,不由自主地飞上半空,她就明白,在刚才的血战,她已经不知不觉被此方虚空天地的法则所捆缚,失了超然之位,也就要受到虚空天地的制约。

    这正是她一直力求避免的,而如今,则宣告以失败告终。

    已致极限的心力,对外间的感应已经有些模糊,只是觉得身子似是被挂了无数挠钩,每一根都撕扯着皮肉,并注入毒素,令她的身形更滞重、意志更动摇,神思更恍惚……

    原本不应该属于纯粹拳意的种种感觉,正纷纷回流。

    恍惚,一直不由自主飞腾的身躯猛又滞顿,似乎是那些“挠钩”终于将她彻底勾住。几百上千个透肌入骨的“毒勾”齐齐发力,她闷哼一声,终于有伤口迸出血来。

    刹那间,天人分判,仙俗隔绝!

    *********

    今日保底一更。

    抱歉,脑袋沾了桌子就睡过去了,到现在还昏沉沉的……不敢再往下写了,明天早上会补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