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五章 诸天血战 星锁轮回(三)

    虹光之,陆素华定定看着那分明早早就铺设完毕的另一重天堑。

    然后,发出一声微不可察的叹息。

    任是谁,在碰到这样的事情时,都很难保持既有的心态。便是心志不乱,力量呢?

    陆素华已经是极冷静的那一种人了,她没有不智地去赌气,再轰破什么三重天、五重天之类,当即便转化拳意,要最大限度地保留自身实力,以图在百万六天鬼神军阵,抵御更长时间,以待其变。

    百万军阵终于碾至。

    要说军阵之流,按理说受限于空间排布,每一次接触陆素华的兵卒都是有限的,声势有余而爆发力不足,可问题是虚空雷狱里又怎会有寻常之阵?

    军阵以太阴血煞雷纵横相连,会同百万鬼神妖魔之戾气,或操纵于六天魔王之手,或自生怪兽凶顽,或驾雷光,或驭云气,凝如实质,自海面上下,狂攻不休。

    陆素华原来是想借着乱战的机会,调整气机,却没料到,如此庞大的军阵,竟然真给梳理得井井有条,一旦发动,简直就如长江大河一般,不给人任何喘息之机,又像是面临大草原上的鬣狗,看它们奔逐来去,爪牙撕咬,却没有应对之方,只能被一点一点磨消皮肉、气力和意志。

    鄷都罗山虚空雷狱分明是把握住了她的气机运转,始终施加一个大过她恢复能度的力量,偶尔会更多一些,但绝不会少上半毫。

    而她一旦意图发动三元锤那样的杀招,就是六天魔王直接介入的时刻,准确严密得让人绝望。

    苦战,名符其实的苦战!

    不知有多少次,陆素华已经被六天鬼神的狂潮被彻底淹没掉,全是凭借着绝伦的强韧意志硬撑,重新挣扎出来,但拳意抖荡,已经远不复之前的平稳坚定。

    拳意是她独立于天地法则体系的最大依仗,一旦不稳,就等于是给了无时无刻不想限制她的法则体系以可趁之机,而若崩溃的话,就可以立刻宣布她的死期!

    陆素华当然不想落得那般下场,

    便在此时,滋声轻响。

    这是一个节奏上的突兀变化,以至于陆素华甚至没反应过来,微怔之际,低下头去,便见一根尖锐的骨刺,从她胸前冒出来。

    直到这时,陆素华才猛然悸动,首度迸发出尖锐的啸音!

    骨刺便如三尺青锋,从她后背切入,前胸透出,一时抽不回来,随即被燃烧的拳意彻底催发,余势不竭,突袭得手的那个六天魔王,本待退开,却被轰得当场爆散成稀薄的烟气,也不知还能不能缓过来。

    可在陆素华这边,切入拳意之间的骨刺虽灭,却有金玉之音,悠悠而发,倏然九转。

    力量也不见得有多强,可是连续九次转动,每一转都将那其蕴藏的缥缈剑意渗透进来一些,而那独特的震动,分明就是在呼唤她体内某处的共鸣!

    在第七转的时候,同源且更为尖锐的剑气,就从拳意浑化身躯的最深处迸开,由内而外,绞杀激震,破坏了拳意的纯化,终于透出丝缕,一内一外两道剑意就此交接,殷殷鸣动,剑吟贯入海天,亦渗透到神魂最深处!

    陆素华身躯摇晃一下,脸上的惊怒和茫然压抑不住,一时也尚未退尽。

    与论剑轩交战那么长时间,所一剑的根底,她自然知道那是什么:

    十二玉楼天外音!

    虽然当今之世,因为心法的变更,能将此剑摧至十转之上的剑修,数来数去,就那么两三人,以至于绝大部分论剑轩弟子,都不再修炼这堪称是登峰造极的纯化剑诀。

    可它毕竟是论剑轩最根本的剑路之一,什么样的剑意运化,都绕不过它的存在。

    李伯才打入其体内的剑意旧创,本就是她身上最大的隐患,在拳意固封的时候,做不得乱,可一旦拳意破开,自然要变本加厉!

    “本来以为能封住的……”

    陆素华身上明灭不定,那是拳意混化的根本结构受到重创的表征。

    她无法理解,那已经打爆成烟的六天魔王,怎么会把论剑轩最上乘的剑意运使得这么流利?

    若六天魔王都是这般,世上还有何人能过得去这鄷都罗山虚空雷狱?

    其实她也明白的,一切的根源,都出在那个依旧居高临下,用微笑来讥讽她的那个男人身上。若能将那人击杀,一切或可回到正轨。

    但她不得不再次承认,虽不过是数尺的距离,二人之间仍是天堑,难以跨越。

    此时此刻,近前来的六天鬼神也捕捉到了机会,呼啸声,至少上百个狰狞妖魔扑击上来,身上太阴血煞化为刀枪剑斧,如骤雨般浇落。虽然转瞬就被陆素华拳风撕碎,可后继者无穷无尽。

    后方军阵还保持着严整,而最前面的众六天鬼神已经露出狂暴狰狞的面目,蜂拥而上,有的甚至徒手扑击,钳抱擒拿、又或干脆张嘴嘶咬,将本已经狭小不堪的战区,挤得一塌糊涂。

    陆素华有心发动三元锤,将其彻底碾碎,可这一回,六天魔王却走到了她的头里。

    沛然巨力四面合围,便如同透骨之风,从最外层直渗进来,扑在陆素华身上,抵得她身形微滞,便在此刻,堆积在她身边成百上千的六天鬼神就此爆开,太阴血煞啾啾蹿动,潜爆雷劲,倏然内合,杀伤毫不逊于之前长久蓄势,一击动摇她拳意的太阴血煞雷。

    拳意在激烈地动荡,同时动摇的,还有陆素华的心志:

    今日,终于跨不过去了吗?

    软弱的念头一生出来,就被她斩灭,甚至还追溯源头,直指上空。

    她真不愿再看那人微笑的脸,可这也是软弱念头的一种,所以她还是抬起头来,冷冽的视线,循着那攻伐心神的魔念脉络,切向源头。

    海天之间长风吹卷,余慈依着蒙着那一层外皮,在他身后,似乎是充作背景的天空下,一排巨大的牌坊耸立云端,更远处,有宫阙层布,云桥相连。其更有天人往来,正若仙境。

    余慈就站在牌坊之下,微笑似乎是在向她呼唤:“来,这里就是你的归宿!”

    陆素华还之以冷笑,真当她是那会为了虚妄之景而动摇的愚人吗?

    但下一刻,她就发现,也许她的心志依旧坚定,可她的身体,竟然不由自主地腾起来,往那天阙之上飞去。

    不,动摇的也不是她的身体,而是容纳她、承载她的虚空世界!

    余慈指尖勾动,笑容彻底绽开;

    你不来就山,山来就你!

    *********

    先来补更。这章是昨天的,感谢xysh111书友的大额捧场。

    下一更在10点,下下更在12点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