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五章 诸天血战 星锁轮回(上)

    此时的陆素华,要比之前更狼狈一些,拳意浑化的身躯,都很多处都沾染上了刺眼的血色光焰,还有一些区域模糊甚至于空缺,这是强突太阴血煞雷付出的代价。

    但陆素华全不在意,也不会有任何松懈,拳意行云流水般转换,瞬间跨过十丈距离,穿透余慈身外三方元气,直击其胸口——在六天鬼神血光雷狱呆了这么久,陆素华已经推衍出了绕过劫雷,直接冲击余慈本体的办法。

    她现在就要将余慈彻底制伏,然后弄清楚:这家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余慈眼睁睁看着陆素华瞬间近身,坚城般的三方元气,对她没有任何效果。

    如此短暂的时间里,他只来得及做一个提纵动作,似是要飞遁逃离,可飘悠悠腾起不过七八尺、一人来高,陆素华已到眼前,而且拳锋依然锁定了他的胸口,没有半点儿偏斜。

    拳至、贯穿、交错,然后就是光影的交迭变幻……

    而应有的实质感、冲击、还有陆素华所确定的结果,统统都没有到来。

    两人交错而过,陆素华瞬间控制住了身体,而余慈则继续上移,度仍不是太快,看两人间的距离,陆素华只需反手一抓,就能扣着他的胫骨。

    可是,陆素华没有动。

    她仰起头,看着几乎就在她正上方的余慈,有些出神。

    余慈低下头,看着首度露出不那么确定表情的陆素华,笑了一笑。

    陆素华的判断没错,在六天鬼神血光雷狱演化到“鄷都罗山虚空雷狱”的层次后,确实是他在后面操控了一切。

    事实上,就是仍局促在里许之地的那段时间里,就在陆素华扭曲太阴血煞雷,横扫四方,掌控应劫之节奏的时候,他已经插手进来。暗将天劫直接推进到几乎是最终的形态上。

    他成功了,可做到这些……真不容易啊!

    “披着人皮的天劫”不好做!

    余慈从一开始就明白,不管是在北荒、在北地三湖,还是东海上,所谓的借天劫之力,更多的都是机缘巧合,其也不缺乏天地法则意志“刻意”而为的缘故。

    贼老天从来都是那么现实!

    可这次,当余慈看到陆素华如闲庭信步一般掌控局面的时候,他就明白,这次与前面那几次,完全不一样。

    陆素华是妖孽一般的绝顶天才,承继了东华真君的拳意,更不缺抗天击地的意志和信心,更重要的是,直到那一刻为止,天地法则意志都没有寻找到面对三方元气这种特殊的存在的办法,严密的劫数,硬是给漏出了一个好大的缝隙。

    不解决这个问题,陆素华破劫的把握,就是居高不下。可问题是余慈也不想让它解决……

    如此纠结的事情,“交给”天地法则意志处置,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个好结果。说到底,只能由他来办。

    余慈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一言以蔽之:

    掌控一切!

    说来简单,而在此之前,他却需要把所有的环节都搞清楚,不能有任何缺项,否则一个计算失误,不管是陆素华的冲击,还是天劫的反噬,都绝不是他能消受起的。

    神主视角帮了他的大忙。此时的余慈,论信众,前前后后加起来也不过万数,而且超过九成九的,都是由神意星芒、天魔染化等不怎么见得光的法子,强行收拢了,用过就扔,绝大多数是连精进魔种都难达到的货色。

    所以,他的神主视界广则广矣,却十分粗疏,不精细。但至少每个境界、每个天地法则结构层次的信众都有一些,在每个层次,每个区域都有布。

    通神、还丹不说,步虚境界有无羽,真人境界有鬼厌分身撑着,远在北地的逍遥鸟阿大也算,更高层次则有幻荣夫人,他还曾旁观和体验玄黄杀剑斩破重劫的大半个过程……

    包括玄黄杀剑在内,各个信众的修为境界、在天地法则体系的位置状态,对他全无秘密可言,给了余慈更广泛的参照。

    采样是少了些,却也足够得出个结论了。

    余慈很聪明地没有漫天撒,而是揪着一点不放:自辟天地的虚空神通!

    因为六天鬼神血光雷狱,正是表现出这样的特性。了悟其堂奥,正是势在必行。

    他将自己与信众和眷属比较、参照,思索虚空神通的奥妙。

    余慈本身是有自辟天地的神通的,他心内虚空的承启天外化,最终成就一方天地;而分身鬼厌也从幽冥九藏秘术,推出另一条路途。

    至于信众和眷属,身具虚空神通的也相当不少,幻荣夫人这样的半步神主且不说,幽蕊身为灵巫,号称逾界使,可在各个世界之间往来;逍遥鸟阿大天生便有虚空穿梭之能……

    但就目前的感觉来讲,自辟天地虽是名义上划分在虚空神通里面,但却自有其独特的一面。

    此界流传有一句话:“小劫小神通,大劫大神通”。

    如果在天地法则体系这个角度,解释神通之根源,其实就是在与天地劫数的对抗,自觉或不自觉地寻找到了运用某种法则或法则组合的最优手段。所以,其得来神通之高低,往往与天劫的大小有直接关系。

    只不过,从余慈本人的实践看,这种手段可不只是“运用”、“组合”那么简单,按照修士与天地的对立妥协关系,几乎任何超凡力量的发挥,定然是在扭曲法则的情况下产生的,修为越高、神通越强,扭曲的程度则越大。

    所有神通里面,“扭曲方式”最特殊的,就是“自辟天地”的大神通。

    余慈低头看自己的双手,下一刻,便旁若无人地伸张扩开,似乎要拥抱海天之间吹拂的劲风,事实上,有三方元气的阻碍,他对气流的感觉,也是扭曲的。

    可是,余慈又哪会对这里腥膻的风感兴趣?

    他真正用心去体会、去享受的,是不过数尺的间隔内,截然不同的虚空气机、法则之玄妙。

    眼睛乃至于五感,总是会欺骗人的,这时候只能依靠感应,而且需要达到绝不为外相所蒙蔽的层次,才能见出这短短数尺距离,不可思议的虚空交叠,神通变化。

    一步之隔,便是天壤。

    ***********

    今日保底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