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天遁难知 太渊在北(上)

    对赵相山的推断,余慈沉吟后,点头认可:“……确有可能。”

    “这一劫来,想打太霄神庭主意的势力、个人,数不胜数。据我所知,洗玉盟天、地两阶宗门,都是常年有人在湖下轮换、侦测的。有几次甚至已经摸到了‘影子’,但最后都失之交臂。

    “相较于他们,主上的优势,便在于上清法门、重器之间的真切感应,我这边也有比较详实的水域资料,两相结合,找到太霄神庭的可能性也将大大出。

    “然而,最后看的,还是打捞……洗玉盟那群货色,想必不会让主上如意。”

    太霄神庭的响应,怎么都是瞒不过人的,八景宫能说说就算了,洗玉盟那些宗门,可绝不会轻易放过。余慈现在是有着大义名份,但这种直接动摇洗玉盟秩序的做法,不可能不受限制。

    余慈却不在意,呵呵一笑:“如果太顺利了,我才真该烦恼。”

    赵相山微愕,随即醒悟,赞叹道:“主上明鉴。”

    “拾人牙慧而已。”

    余慈摇摇头,又想到了黄泉夫人。

    必须要说,目前余慈仍是按照黄泉夫人的思路,在调整计划。

    总体而言就是不当靶子,却不能无所作为。

    如此一来,实现对太霄神庭的掌控,时间节点就非常重要。太早了不行,早了就是靶子,天地大变时,会是更大的的负担;晚了也不行,不能及时稳固自己的体系,大变之后,也难作为。

    这一点,还需要好好设计。

    洗玉盟的做法,反而是一个很好的支点。

    果然不出所料,便在余慈向八景宫表态后不久,洗玉盟已经暧昧了多时的态度,陡然间明晰起来。

    已经多时不曾和余慈联系的洗玉盟高层,非常正式地传信,请余慈在拦海山地界镇压乱局,以防魔门东支借机生乱。在此地的百炼门、灵辰宗等,都会受他节制,等于是正式明确了余慈在周边区域的权威,割让了相关的利益。

    目的也很简单,就是想用拦海山目前的“封海”局面,绊住余慈的手脚。

    只是,这段时间,余慈早已经把好处占尽,照神铜鉴已经重塑,在拦海山几已别无所求,留下来还有什么意义?

    洗玉盟高层应该也有这方面的考虑,干脆也撕扯了面皮,对本来都已经有撤离迹象的魔门东支严厉指斥,简直就是要掀起又一轮战事的节奏。

    魔门东支也是配合无间,这一个来月,都不知去了何处的“雾鬼”翟蒙,专门又现了身,亮了立场,道是东昌子的命案一日不破,魔门东支的封海之举,就一日不撤。

    余慈听得好笑,把我陷在这儿,好让你家侄女儿在洗玉湖搅风搅雨?

    他当然不能让这些家伙如愿,不过在此之前,想立即离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他还要解决另一个问题:

    诸阳。

    这位天遁宗的宗主,谁也不知道他是否还在。

    此人神出鬼没,又有着“绝影三遁”、“天遁杀剑”这样的绝世杀法,威胁之大,甚至过了某些地仙大能。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在余慈或者羽清玄施展虚空挪移时,突然跳出来下杀手。

    在此微妙时刻,羽清玄没有回蕊珠宫镇守,除了八景宫的表态安抚了局势外,诸阳的威胁也在考虑范围之中。

    要清除掉这个障碍,真正设计起来,绝不容易,还需要好好动动脑筋。

    羽清玄为余慈护法多日,先去静修了,也要进一步适应地仙境界的种种变化。

    倒是余慈静极思动,也算是给洗玉盟高层一个面子,又开始在俱净坊及其周边巡游,偶尔还与各宗在此的主事聊聊天,感受一下他们的想法和态度。

    有羽清玄这个多年的大客户在,灵辰宗的态度倒是亲切许多,其宗主王太恒还主动和他取得了联系,大有称兄道弟的架势,或许是被排斥在核心圈外之后,想找一个盟友搭救?

    余慈对此不置可否,相对于灵辰宗,他这几日和百炼门走得还更近些,

    毕竟早年上清宗与百炼门是一脉的盟友,而离尘宗与百炼门的关系也是颇为深厚,于舟老道更与百炼门主许央是忘年之交,百炼门在此的主事,则是许央的亲弟弟。

    几层关系摞下来,其实都不算外人。

    严格来讲,余慈叫许奎一声师叔,并不为过。

    当然,许奎现在是绝对受不起的,两边越走越近是真。

    余慈重塑照神铜鉴,虽有心炼法火之助,炼制起来,没什么问题,可是制器之道,远不是这么简单。

    当年许央传授他相关手法时便讲过,制器之法,有塑模、贯脉、合气、通变四步四法,不可或缺。又有因器成符、因符成器等制炼规则。

    余慈现在,显然是因符成器,是要将自家的体系,通过照神铜鉴表现出来,只是玄门、魔门的根底终究有所不同,最初余慈为了完全掌控起见,选择的材料倾向于魔门法理,如今用以玄门法度,自然不太合适了,就算有心炼法火,也不能将相关材质完全烧炼转性。

    这就需要补充部分材料,许奎在俱净坊镇守多年,手边过的材料种类不可胜数,正是此中的行家,和他交流,余慈受益匪浅。

    几日交流下来,让余慈明悟,就算是“因符成器”,也能够利用材料,反向施加影响,效果甚至要更好。

    其最终的目的,就是要实现符与器的平衡,实现法器结构的和谐统一。

    余慈总算明白,为何许泊在百炼门进修数十载后,可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最终成为辛乙的弟子,百炼门确实有这个环境和底蕴。

    他几乎每日都在对照神铜鉴进行调整,反正他在俱净坊,什么都可以缺,各种制器的材料绝不会缺。本来已经到了极限的制炼进度,竟然因为短短几日的谈话,硬生生又前提了一些。

    如果以余慈心目中的完整架构为参照,现在他手中的宝镜,已经可以算是完成了约三成。

    此后每进一步,都可能会耗费巨量的精力,还有价值不菲的材料,但能够提升度,已经是最大的收获。

    不过今天,余慈到百炼门这边聊天,两人之间的话题切换得比较快,能看出来,许奎有点儿心不在焉。

    许奎也是忙人,说不定就有什么事儿呢,余慈见此便提出告辞。

    哪知许奎反而叫住了他:“天君且慢,我有一事求教。”

    “哦?”

    相处这几日,许奎倒是头一回开口求人,余慈挺好奇的:“有什么事儿,奎叔你说就是。”

    许奎粗豪的脸上有点儿忐忑的意味儿:

    “天君,我冒昧问一句,当初,您和东海那位大战,似乎是用了太渊惊魂炮?”

    “海人异族的太渊惊魂炮?”

    “正是。”

    余慈有点儿意外,但还是点点头,随即就问:“我记的那玩意儿,是四明宗要去了。路上虽有波折,如今还是运到了吧。”

    他这是明知故问,其实从三环城起,太渊惊魂炮就一直在他的心内虚空中,直到洗玉湖,研究够了,才看在沈婉面上,也看在虎辇玉舆隐轮之车的份儿上,还给了随心阁。

    据沈婉讲,北边四明宗和百炼门都等得跳脚了,白秀峰也不敢耽搁,一路转运,此时想来也到了地头。

    许奎却不知道里面的弯弯绕绕,只说:“到了到了。”

    “做什么用的?仿造?用在抗魔一线?”

    许奎有点儿招架不来,只能含含糊糊地道:“大概就是那回事儿吧……也不瞒您,这几日,大兄他就琢磨这物件儿去了,就是不太顺。”

    余慈听得就笑:“用起来确实不那么方便。”

    当日余慈能使动太渊惊魂炮,四个条件缺一不可:

    对诛神刺剑意的熟悉;

    对太玄真意的把握;

    在情绪神通上的造诣;

    万魔池上亿万魔头凶戾意念的支撑。

    如果没有这几条,任余慈有千般手段,也只能是望而兴叹。

    海人异族当年使用太渊惊魂炮,或许没这么复杂,在法器运用的层面上,应该另有机关。不过要想追溯上去,以许央之能,恐怕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解决得了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四明宗、百炼门,难道就指望这玩意儿了?

    既然都说开来,许奎也不再纠结,他本就不是扭扭捏捏的性子:

    “不瞒天君,这个什么惊魂炮,怎么用、用在什么地方,四明宗、百炼门这里,知道的人也不是太多,我也就是隐约听到了个风声,说是四明宗的杨朱宗主,现了一处特殊的所在,可以充做太渊惊魂炮的燃料什么的,一旦用出来,象山一线的魔劫,就有缓解的可能。”

    “燃料?”

    余慈眯起眼睛,太渊惊魂炮的燃料,除了巨量的情绪恶念,还有什么?

    但现在显然不是深究的好时机,余慈嗯了一声:“这是好事儿啊,奎叔你有什么问题,问来便是,虽然我在这上面,其实也不是太擅长,当日还是机缘巧合得多一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