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 天之权柄 神之网络(下)

    余慈铺开了神主的网络,也就与天地法则体系建立了更深层的联系。

    神主与天地法则的关系,相当之密切,罗刹鬼王曾经拿蜘蛛吐丝来比喻,是非常恰当的。这个比喻很真切地形容天地法则体系的结构,还有神主如何在其中运化神通。

    神主就像一只巨大的蜘蛛,盘踞在天地法则体系的最上层,等若蛛网的中央。

    而在这一切之前,则要有一个“织网”的手段。

    以前余慈以为,所谓“织网”,就是直接将某些可以运使的法则视为“蛛丝”,通过种种操控,在天地法则体系中,重新编织一张专属于他的“蛛网”。

    但后来他发现,天地法则体系不是那么容易直接利用的,想着将其直接化为自己的蛛网,不啻于痴人说梦。

    以余慈为例,守着一道生死法则,已经是极限了,根本没力气涉及旁类,也不应该如此。神主神通从来都是“借力”之法,还需要经过一道程序,即是将自家的信力回路,即“蛛丝”,粘附到天地法则之上,再间接发力。

    而粘附的节点,就是信众。

    信众越多,境界越高,可以涉及的天地法则越广泛,神主的威能自然也越发地强大。

    目前余慈倒不指望别的,只是要通过神主网络的铺开,将自身的视角提升到极限,更容易去理解天地法则意志在“六天鬼神血光雷狱”中的体现和贯彻,也利用这个网络,突破因为阳神远游而带来的心力限制。

    作用是比较明显的,“六天鬼神血光雷狱”的名字,其实就是从中筛选得来,让余慈有了基本的概念,省了好一番功夫。

    当然,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个网络,余慈将原本只能由自身承担的天劫伟力,传递出去。

    他不需要信众、眷属为他承担劫雷,只要一个外放的渠道就好。

    这大概可以算是最高级别的“内气外烁”,也是为了绕过三方元气封堵干扰的无奈选择。

    目前来看,效果不错。

    雷音不只响在余慈的体内,也响在空中,响在雷狱里。

    空中的雷音是“六天鬼神血光雷狱”本身所发动,而雷狱里的,就是余慈和天地法则意志共同作用的结果了。

    二者并行不悖,对彼此暂时都没什么影响。

    陆素华就站在余慈身前,触手可及——三方元气其实就那么点儿地方,正常情况下,扩及身外五尺,刚才为了抵挡她的灭元锤,扩到了丈许方圆,但也就是极限了。

    三方元气是可收缩的,如果余慈收拢到贴身的程度,她也要随之贴身。

    当然,不需要那么暧昧,她全身化入拳意,虽是暂时的,却是有如阳神法身,或是鬼厌的九藏魔身一般,聚散自如,可放诸天地,亦可化为芥子。

    只要余慈不能真正将空间的概念化为乌有,对她来说,都没有什么差别。

    显然对方也是明白这一点,并没有做那些无谓的事。

    当然陆素华也知道,余慈正在进行一个看起来更疯狂的尝试:他真以为他是披着人皮的天劫?

    老天爷没有给陆素华太多思考的时间,在雷狱外围孕育了相当长时间的六天鬼神妖魔,终于成形,没有任何循序渐进的过程,在一声惊天动地的雷鸣之后,整个雷狱范围内,都被涌出的魔头填满。

    这些所谓的“六天鬼神”,是天地法则意志下取世间诸阴魔邪鬼、怨愤恨怒之气;上引九天外域各天外劫、末法主等天魔真意,在雷狱里运化而成。其身上凝就一种“太阴血煞”,便是之前太阴血煞雷的源头。

    太阴血煞专门污人真意,若炼出的真意中,稍有半点儿瑕疵,沾着一丝,便要被透隙而入,无限扩大,直至全盘受污。便是没有瑕疵,在其中沾染久了,也要跌落道行,还要被九天外域的天外劫、末法主等天魔感知,或化身、或真身,或驱役“十三外道”,跨界而来,专门行染化之事。

    陆素华当然知道此中的厉害,且更明白,劫数至此,可以用各种方式减缓、抵御、消解,唯一不可做的,就是避让。

    她利用余慈的三方元气,也不过就是找一个换气、休息的掩体,提高自家度劫的机率,而不是说就躲在里面不出去了——这没任何意义。

    没有天劫淬炼,陆素华没可能突破;更何况,她躲得了一时,难道还能躲得了一世?

    雷音隆隆,渐成气候,九天之上,九地之下,莫不碾动奔流。

    雷声者,万物之萌生也。

    雷震而万物生,其实就是天地法则体系重建的肇端,陆素华可以躲,但等到雷狱范围内,天地法则意志专门为她准备的法则体系搭建完毕,恐怖的劫数集四极八荒、九天十地的伟力,倾压而来时,三方元气大概会和气泡一样脆弱,那时候就是陆沉复生,也救不了她!

    这一点,陆素华非常清楚。

    所以,她再瞥了余慈一眼,没有任何犹豫,倏然冲出,直撞入六天鬼神妖魔的群落中去。

    “嗡”地一声闷震,巨力激震摩擦的冲击形成的刺眼的光芒,从密集的六天鬼神空隙中穿出来,四面放射。

    这一击陆素华没有用上三元锤的法门,可强横的拳力却横斥四方,尤其是在雷狱这样的封闭空间内,更是形成了绞杀式的风暴。

    等风暴稍歇,整个雷狱骤然一空,万千六天鬼神身化污血毒浆,汇聚成河、成湖,殷透土地,更蓄了直至脚面的一层。

    看上去大获全胜,可陆素华并不看重这些,老天爷也不是那么这么好打发的。

    果不其然,六天鬼神方去,遍地血浆之中,太阴血煞雷仿佛是上涌的气泡,咕噜噜浮起来,遍布、封锁了每一个角落。

    而雷狱的外壁中,正挣扎出来一头又一头妖魔,它们不惧那遍布的雷球,相反,它们身上的太阴血煞,反倒与雷球相互关联,形成生灭与共的太阴血煞雷网,铺天盖地,直罩落下来。

    对此,陆素华变化了一个拳架,气机交错,阴阳摩挲,忽有眩目电光自拳架间迸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