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二章 内外生灭 奇思妙想(下)

    余慈仍闭着着眼睛,但眼皮却是连跳几跳,外界突然变化的趋向,他是感应到了的。

    从这一个方面讲,天地法则意志肯定是感觉到了他尚未察知的某个征兆,而那征兆之后,就是陆素华的最终目的。

    天心感应,大劫重积,两相对照,余慈又怎么可能不醒悟?

    毫无疑问,度劫!

    陆素华要度劫,她凭什么度劫?她在哪儿度劫?

    心念波动之时,本已经渐渐平复下去的三方元气,也倏然动摇。

    分布在其间的神识,将每一个细微的变化都反馈回来,他由此知道,三方元气之间,真的掺进来了什么,他还知道,对方就是在原属于真界的天地法则崩溃、重组的时候,顺势渗透进来。

    可具体在什么位置……

    一念未绝,他忽地身躯激震,因为他发现,几乎在就在他身前数尺之地,忽有一道充塞天地,横绝太空的拳意,在三方元气,支了起来!

    当年在北荒,余慈曾在陆素华识海之,领教了陆沉留在其的拳意,至今还在心头留下难以磨灭的烙印,而如今这拳意,或许没有当时无止境攀升,俯瞰万物如蝼蚁的雄浑超绝,却依然有着一股不为任何规则所缚,高蹈于天地之上的傲岸意境。

    其意如人。

    他霍然睁目,陆素华清俊高傲的面容清晰映入眼帘,分明还在笑着,然后,就在他的注视下,从容向前迈了一步。

    就是这一步,让余慈眼皮再次跳了两下。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三方元气的性质,这一层厚壳,是在十多年的时间里,由真界、永沦之地、承启天三方元气交错扭结而成,用全新的眼光去看,其存在的依据,就是三方虚空绞缠扭曲在一起的诡异法则,最顽固的力量,则来自于永沦之地,那边的情况,至今他也无法理解。

    所以,即使他无时无刻不想着脱出束缚,也取得了一定进展,但时至如今,他的自由度依然有限。

    可是,陆素华现在的表现,轻而易举地就践踏了他十多年的辛苦挣扎。

    她在三方元气之移动,举手投足,自由闲适,就像是一个虚幻的影子,没有激起其间法则的任何反应。

    可余慈知道,她不是影子,那几乎要将他压到窒息的拳意也不是幻觉,至于在耳畔响起的声音,更是陆素华一贯的语调;

    “真是个好地方,那么,就借贵宝地一用了!”

    说着,她竟然再不理会这边,抬头上看。

    由于风火龙卷锁闭,视界狭小,根本透不过十尺之地,但无论是陆素华还是余慈,对高空慢慢垂压下来、每时每刻都更为暴躁的天地伟力,都有着相当清晰的认知。

    是的,定然是度劫了,而且是想着凭借着三方元气封绝内外的性质,乘一乘阴凉,省一省力气。

    这是能让人憋屈到死、气怒欲狂的事实。

    但是,余慈的心思很平静,只有盯着她的视线,始终没有移开。他要知道:

    陆素华现在终究是一个什么状态?为什么没有引起三方元气的任何反应?

    所以,他抬起手,用最直接的方式,去碰陆素华的身体。

    陆素华本正看天,此时也将视线放平,脸上笑容倒是未变,就看着余慈伸手过来。

    一声低爆,余慈没能碰到陆素华的身体,在相隔尺余的距离就给震回,半边身子都麻痹了。

    三方元气终于动荡,但那是对余慈变化的响应,对于陆素华,依然等若无物。

    但这时候,余慈却是真切感受到了对方的状态:

    从内到外,充斥拳意,只有拳意,除此之外,再无半点儿杂质。

    是被拳意遮蔽,还是……

    一道电光划破脑海,他忽然就想起在九宫魔域时,小五曾对他讲过的一句话,是描述昊典如何从永沦之地脱困的:“师兄你合于羽化真意的时候,她才抓着云楼树,从承启天里出来,因合于剑意,骨肉俱化,不得不投胎重生……”

    合于剑意!

    什么叫合于剑意?为什么合于剑意,能够从永沦之地杀出来?

    余慈一直想请教这个问题,只因昊典一直沉睡,才未能如愿。

    可如今,看到陆素华的状态,他猛然惊觉。

    余慈以神主的方式,借助超拔魔种,曾经在天地法则体系的最上层,俯瞰天地万物,法则衍化,那时他就有一种感觉:同样是此界最顶尖的存在,以神主的状态,就能把天地法则体系看得更全面,也能运用得更为自如。

    就像是罗刹鬼王,借助法则之力,轻而易举,就将她话音传至四极八荒,均无窒碍。

    而那时尚在交战的七大地仙,貌似就差了一些,至少余慈从没感觉到他们刻意去运用什么法则力量——当然,那时候战场周围的天地法则体系早烂成一锅粥,但七位地仙就是能在法则崩解的环境下,把自身实力保存得极其完整,腾挪转换非常自如。

    余慈于是知道,如果将神主视为吐丝布的蜘蛛,那么地仙大能就是在林间的鸟儿,虽然不可避免地沾着枝叶灰尘,却是自由飞翔,少有拘束。

    他一直在想,如果追究神主和地仙的本质差别,这一项应该很重要才对。

    不可否认,余慈一直在往神主的路子上靠,甚至已经被罗刹鬼王赠了“壁虎”之名,固然是取乐,但也证明,他的模式,就是罗刹鬼王这样的大能,也是认可的。

    正因为如此,越往深处修炼,他越清楚,照目前修士修炼的模式,每一层,都是对天地法则的总结归纳、协调共生,直至轰破劫关,成就长生,那时与天地法则意志的矛盾就尖锐起来,但不可避免的,“妥协”还是时刻相伴,要斩破一切法则束缚的剑仙,在当今之世都不再是主流。

    可这样,他心就有一个疑惑难解:

    一方面要保持自我,另一方面要与天地法则趋同,到最后触及根本之时,再没有任何妥协好讲,又该如何?

    这一刻,他终于恍然大悟。

    原来没有那么多玄虚,修行到最后,总是殊途同归,或许释玄等宗派的修士,绝大多数时间,还是与老天爷妥协共生,但到了最后,走的还是一条路子,就如同现在的陆素华,正是将自身化入那横绝太空、独立不改的拳意之,与天地法则决绝对立……

    一跃而出!

    故而,天地不容!

    **********

    突然有事外出,发晚了,抱歉。

    此章是感谢散人皮毛书友的大额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