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二章 内外生灭 奇思妙想(中)

    余慈深深吸气,在这些年的生死打拼,已经学会了一件事,在绝大多数时候,不要去相信自己的眼睛、耳朵,甚至连感应都不要信,而应该按照既定的思路和趋势,找一个最合理的解释。

    所以这个时候,这个时候,不要去看陆素华成了什么样子,而要去考虑陆素华会成什么样子?她想成什么样子?

    陆素华活够了吗?

    显然没有!

    陆素华的性情太鲜明了,像她这样高傲、自信又真正强大的人物,怎么可能会做出未伤敌,就先把自己毁掉的乌龙事来?

    别说什么“意外”,强者之所以为强者,便在于能够把意外抹杀掉,这一点儿,余慈在体悟天地法则体系的时候,已经真正悟到了。

    所以,余慈定下心神,闭起眼睛,不再为五感六识的表相所干扰,而是将自家的意识散入三方元气之内,他的感觉很明晰,陆素华以灭元锤硬撼坚壁,只要不是计算失误,其目标和打算,定然就在其!

    余慈瞑目感应,有三方元气护持,闹取静,其他人可没他这种条件。

    惯性的力量是非常可怕的,尤其是放大到天地这个层面。

    寻常人想要阻止天地运转的法度惯性,就像蚂蚁要绊倒大象那么可笑,然而一旦成功……

    就像陆素华办到的这样,大象“仆倒”的声势,也定然惊人。

    此地的绝大部分修士,面对广袤天地,大概都只算是蚂蚁级数,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大象仆倒”,再看它“挣扎站起”,实际固然没那么形象,但他们是真真切切地承受了整个过程带来的震荡。

    以陆素华致命的“二十尺”范围为心,风暴呼啸,卷起还未散尽的劫火、熔岩,以可怖的度飞旋,瞬间形成了连贯天地之间,却又“纤细”得令人心惊胆颤的风火龙卷,把那个莫名还活着的黑肤大汉包了进去。

    这大概是天地法则意志的“自救”机制发挥作用,“本能”地将可能造成连锁反应的大破坏,封锁在有限的区域里。

    这么一个“封锁”的力量有多大,龙卷的破坏力就有多强!

    高热的火焰被扯成了一道道或明亮、或黯淡的细丝,在龙卷内外盘旋,偶尔放出堪比刀锋的焰光,让人明白,谁敢凑到前面去,粉身碎骨就是他的下场。

    黑袍距离风火龙卷几乎是最近,眼下不免庆幸,刚刚退得及时,而陆家的小娘皮看起来也不是把他当成第一目标,如若不然,就是不死在灭元锤下,这么一卷风火龙卷,其威力也几可比拟大千颠倒风,虽是前年过了一回,一举成就劫法宗师,他还是心有余悸,绝不想着再试第二次!

    遑论其集度、爆发力似乎还要胜过!

    那个黑炭头才是莫名其妙,突然就杀出来,想来也是看着如今的陆素华鲜软可口,想过来分一杯羹,却不想陷在里面。

    还有不远处那个形若美人、本质却极是古怪的异类,以及刚携她远遁的鬼厌——在南国这段时间,鬼厌的名头实在太响,他便是从论剑轩的追缉榜上认识。

    这样的组合,实在稀奇古怪。

    黑袍忍不住仔细打量几眼,见那两位脸上表情,着实不是同伴殒身的样子,鬼厌面无表情不说,那个刚被黑炭头救了的异类美人儿,盯着风火龙卷看不出端倪,回头却是抱着鬼厌的胳膊如释重负……

    小毒妇……

    黑袍按着自己的理解,低咒一声,终于也是收到了迟了很久的指令消息:

    “黑袍师兄辛苦了,现在请往后退上里许,不过还要劳烦师兄你谨守方位。”

    “翟雀儿你够了没有?”

    前面被陆素华赶得狼狈,已经憋了一肚子火,再接收这类狗屎不如的指令,黑袍的火气立马炸开了:“老子这回帮你,是看了二叔的面子,可不是给你翟雀儿当牛做马的,你还说这次能助我拿到碧落通幽十二重天呢,可如今……”

    那边却是半点儿不怒,笑吟吟地在间插言;“师兄误会了,师兄难道觉得陆素华会这么轻易地没了?你看鬼厌那边……”

    黑袍扭头,在他视线,鬼厌倒是没什么,可那个异类美人儿,正仰头上看,红莹莹的俏丽面容上,全被惊讶填满。

    黑袍忍不住也往上看去,初时什么都没发现,只见火云翻涌,与风火龙卷的上端交融在一起,形成一个更大的云气漩涡,转却要缓慢得多。

    这是一开始就有的现象,黑袍本没有在意,但他终究是劫法宗师的级数,很快就发现不对。

    在云气漩涡的内侧,也就与风火龙卷相接的位置,正有一层妖异的色彩,慢慢铺开,偶尔化为电光,窜出一股,很快就消失在劫云边缘,但就这么闪烁的空当,也足以让黑袍确定,那电光,是幽深的黑色,而边缘,却是流转的血光。

    他登时就想起典籍上有关的记载,一时震惊,然后开口就骂:“翟雀儿,你既然知道,还让我只退一里路!”

    说话间,他也不管什么安排,飞身便走,翟雀儿也不拦他,笑嘻嘻地回应:“机会难得……黑袍师兄你已经是劫法宗师了,近距离看一看,也当是为以后积累经验啊!”

    黑袍闻言又是大骂,但最可悲的是,他心里还真的小动了一下……

    去***!

    黑袍恨恨地咒骂一句,这次却不知道是骂谁了,而此时,他也终于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陆素华那边……你就眼睁睁看着她度劫?”

    “这话,等师兄你愿意舍命打破那堪比大千颠倒风的风火龙卷时,再对小妹讲吧!”

    高空终于响起一声沉闷的爆音,不是雷鸣,而像是某个已经堵了很久的塞子被崩了出来,强劲的气流冲击,在天地之间掀起一场暴风,从东向西,从南到北,全无定向。

    风力是如此之大,以至于贯入天际劫云的风火龙卷,在风暴扭曲摆动,有些不稳,似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有墨汁一般的颜色从龙卷和劫云相接的地方渗漏下来。

    *********

    此章是感谢凝固眼泪书友超大额捧场5/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