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一章 灭元一击 更胜一筹(下)

    “灭”音入耳,宝蕴身躯激颤。

    纵然全身结构除形貌之外,没有一处与人相同;纵然她与天地法则意志紧密勾连,天地大劫之力就等于她的防护,宝蕴还是感觉到窒息和压抑。

    字音完全是压着她的灵魂炸响,又像一只粗暴有力的手,紧紧扼住,随即猛地一扯!

    刹那间天旋地转,宝蕴几不辨东西,被硬扯着投往陆素华所在位置,勾连的天地法则意志、牵涉的大劫之力,竟然起不到任何作用。

    她耳畔响起连串“崩崩”之音,便如被强行扯断的弓弦,每响起一声,她的力量就衰弱一分。

    至此她才骇然发觉,在“崩崩”之音断去的,其实是她赖以存在的、与天地、与大劫、与余慈发生的种种联系。

    正是这些联系彼此反应,衍生出种种新的联系,共同架构了她的存在,这大概也就是余慈提起的“法则”吧。可现在,这些联系正在以令人绝望的度崩解,一旦它们彻底分崩离析,宝蕴也将灰飞烟灭,难以在世上留下半点儿痕迹。

    此时的陆素华,扮演的就是“剪线人”的角色,那“灭”字真言分明有些让人绝望的力量,所过之处,势如破竹。

    “崩崩崩”、“崩崩崩”的声音连成一片,那节奏就像是爆竹上飞缩短的药捻线发出的声音,随时都可能彻底引爆。

    但其还有一根,陆素华始终不剪,相反,还刻意维持。

    宝蕴知道,那正是她二人间的“锁心劫”,在她苦心孤诣创造出这道前无古人的劫数,并借此将陆素华重重折辱的时候,决然没有想到,这根连线,会是她的追命符。

    她就像是一个失控的风筝,被陆素华从天下硬扯下来。

    宝蕴知道,这么下去,肯定糟糕,但瞬间之间,又哪有好办法可想?

    这时就看出宝蕴在失了去天地法则意志加持后,惨不忍睹的实战经验和应变能力,在此危机时刻,她的精力反而不能更有效地集了,前面还想着如何应对,后面就转到如何向余慈求救,再接下来,她甚至还把有限的精力,移到了陆素华那边,看着她做出一个让人难以接受的动作:

    将宝蕴扯过来之后,陆素华立刻就转移了方向,借着“灭”字真言,轰开了天地火海的禁锢,直扑向黑袍,

    貌似解决掉宝蕴,不过是做正事的前奏而已。

    黑袍也明显紧张了起来,身子向后急退,嗓音都变了:“灭元锤!”

    作为陆沉独门“三元锤”之的定鼎绝技,天底下没有哪个修士敢面不改色地接下来,真那么去做的,看看陈龙川吧,谁知道那位什么时候就崩成碎末了?

    黑袍也是没有想到,陆素华在几乎是重伤垂死的情况下,还能、还敢使出来!

    她哪还能承担“灭尽诸法一元生”的冲击?

    不管怎么样,眼看占据了绝对上风,黑袍怎么可能陪陆素华玩这种同归于尽的游戏?当下避让锋芒,颇是狼狈。

    宝蕴看到了这一幕,可悲哀的是,即使如此,她还是挣扎难出,找不到任何脱身的办法。反而是随着“联系”一根根崩断,内心的思维、对外界的感应都迅迟钝了下去,整个人坠入了没止境的黑暗。

    似曾相识的死亡的感觉,尖笑着大踏步追来,好像还在讲:

    好久不见!

    同时崩散的是她的意志——随着相应的天地法则崩解,她连意识都无从寄托,她还有什么能保留下来的?

    极致的黑暗降临,她以为自己将投向迟来了十五年的结局,可这时候,“崩崩”的连音倏地变了调。

    “嗡嗡”的颤音,或尖锐,或低沉,上上下下变化了十多次,终于稳定,像是有一根最坚韧的弓弦,终于禁受住了“灭元锤”无往而不利的力量。

    光明重新绽开。

    灭元锤一鼓作气的灭杀,未能建功,毫无疑问就要遭受天地大劫的反击。但对宝蕴而言,最重要的,还是以那根最坚韧的“弓弦”为根本,诸多“联系”刹那重塑,外面世界的色彩拼接成完成的视界,而几乎将视界填满的,则是一个熟悉的高壮背影。

    其人背后头颈处显露出黑黝黝的皮肤,这是一层伪装,却有着让她记忆深刻的印记。

    余慈!

    在黑袍那样的劫法宗师四方游走以避锋芒的时候,这家伙竟然冲了过来,挡在了她身前。

    类似的桥段,宝蕴自小到大,听了不知多少百个,早听得恶心,可真当事情发生在她眼前,而她又作为当事者,亲身承受之时,冲击之强,又哪里是几个干瘪的故事所能形容的?

    她呆呆看着这一幕,全然忘了该如何反应,直到鬼厌斜刺里冲过来,将她带走。

    不管宝蕴如何想法,如今的余慈,着实没有心思想太多。

    刚刚他见宝蕴的情况就知不好,也没想太多,就趁着绝心圈被劫火搞得大乱的机会,裹着斩魄阴雷的余波,冲进来救人

    半途才听到黑袍那一声“灭元锤”,而那时候,已经是骑虎难下之势。

    冲过来之前,余慈已经想过,很有可能是救援不及,还做了一个给宝蕴强行续命的准备。

    可越往前冲,越觉得不对,等到他真正卡到宝蕴面前,直面陆素华的时候,他就彻底醒悟。

    上当了!

    陆素华倏然转身、移位、欺近、出拳。

    她没再去理会黑袍,脸上微微笑着,拳锋所及,方圆二十尺范围倏然封闭——在劫法宗师出手的威势下,这样的范围已经极是狭小了,但这正是余慈和她之间的距离。

    余慈就在这区域的边缘,但这一刻已经被封闭在其,没有任何卸力的机会,完完整整地将陆素华的拳劲吃了个瓷实!

    这一刻,他真切感受到了,什么叫灭元锤!

    天地法则体系本就在崩溃状态下,只剩下最上面的根本法则,还有衍生出来的最底层法则。

    而灭元锤一出,方圆二十尺范围内,全部、至少是绝大多数的底层法则即刻崩解,山石的坚硬、火焰的燃烧、空气的流动,乃至于人身的结构整体,其存在所依靠的根据,在此刻都荡然无存!

    三方元气呻吟动荡。

    ***********

    此章是感谢小楼ypq书友的大额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