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推衍真谛 多方争夺(中)

    小五本是第一等的神禁法宝,聚五方地气为己用,更有九地元磁神光为防护,在地下之时,可谓是无往而不利,以她的根底,竟然能给逼出来,地下的温度究竟到了什么程度啊。余慈心念往地下一落,果然有灼热之感,但也只是觉得有些烫而已。念头刚过,真正的热力传回,顺势直透脑宫,皮发肌骨并髓浆之流,都似要焦枯、沸腾。痛感之强,实难忍受,余慈是靠了形神交界地的运化,才将这部分痛觉切割掉。他同时也感应到了,在地层深处流转的,是已经浓稠如流质的烈焰,或曰熔岩。这已不是凡火,而是化出了焚心烧魂的真意,换了个心志较弱的,指不定就给烧化了神智,在无边痛苦形神俱灭。怪不得小五也要呼痛,当真是强横霸道,又极是阴毒。余慈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老朋友”大梵妖王,但又觉得不对,似乎那位还没到随意在真界出入的程度。这时候,花娘子开口道:“是熔核焦狱功,并已经是修炼出了直指神魂的真意。”余慈唔了一声,觉得“熔核焦狱功”这个名字有点儿耳熟,此时,宝蕴已经将她的消息传至,述及远方的情形,他猛然间就醒悟过来。原来也是一位故人!他按下心思,朝前面花娘子笑了笑:“煮熟的鸭子要飞了。”花娘子“哦”了一声,却是眉眼盈盈:“那……先一致对外如何?”谁又和你“里”啊?余慈哑然失笑的同时,也开始想,这一位是不是已经知道会有第三方插足,所以才想拉一派,打一派来着?花娘子见他没有一口拒绝,笑得更是动人:“那边想来是魔门人,吃惯了独食的,想从他们手里拿人,可不容易。”余慈随口应道:“他们也是一样……”“余道友是要做渔翁吗?”“哪里轮得到我!”余慈冷笑一声,魔门横插一手进来,其实并不意外。论剑轩此次设卡强留移山云舟,其便有魔门的影子在。还有人跟着聚仙桥一起过来,与灵矫互换了身份,光明正大地去侦测陆素华的根底。只是,在鬼厌击破旗剑天罗剑阵后,聚仙桥上那几个魔门修士便不知所踪,现在看来,分明就是先把“渔翁”的角色抢到了手。在移山云舟上惊鸿一瞥,余慈对当时几人的气息都有印象,却不见眼下动手这位,况且,这一位的身份也是魔门东支的叛逆……莫不成近年来已经重归于好?不管怎么说,魔门肯定是在论剑轩眼皮子底下隐藏了实力,只等着这时候发动,一举成功。也是天地大劫之下,除非是他在移山云舟上运用的生死法则层次的手段,否则各方感应都要受到限制。宝蕴或许是个例外,心思却是偏执得过头,只把注意力盯在陆素华身上,对周围不怎么用心,要不然他也不用等到双方动手,才后知后觉了。花娘子还在劝说:“魔门既然敢撇开论剑轩单独动手,必定有一些仗恃,我们合则力强,分则力弱,不如先摒弃成见,协力把事情办妥,再论其它,才是最现实的法子……”余慈其实已有定见,又在心底梳理一遍思路,便点了点头,回应了花娘子的提议:“其实我也想听一听,推衍之术和度劫秘法的玄妙。”这就是答应了,同时在心,他也在想:听完了再想办法处理掉……花娘子当然不知他的想法,闻言甚喜,笑盈盈地欠身:“自然乐意与道友探讨。”在余慈看来,她的思绪就像是俯身时,胸前显露的沟壑,深不见底。目前也没有那么容易探入她形神源头,明其究竟。所谓的“勾心斗角”,不外如是。人们一边动着各色念头,一边飞起,往地震的央地带赶去。不过数十息,众人便翻过两个山头,也在此时,从地底辐射出来的强压,化为令人窒息的热风,迎面吹来。余慈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停在了战场外围。在他们这个位置,已经贴近了最敏感的区域,余慈早就严肃告知宝蕴,让她帮忙侦察,效果不错,眼下的位置,也是经过了一番测算,正好是在魔门所设下的伏击圈边缘。在这片区域,对方肯定会设置几个暗哨,以为示警之用,而鬼厌的价值就此显现。无声无息间,本方向的暗哨已经被处理掉了,且没有引起内圈魔门修士的注意。此时,余慈眯起眼睛,袖几颗无形星芒飞出,直往战场核心地带而去。他还记得,在移山云舟上“照过面”的几人,还有步虚修士的存在,应该不会发现神意星芒的手段,如此不至于打草惊蛇,事实也是如此,余慈精心挑选的目标,对神意星芒没有丝毫感应,便被植入,其视角也就共享过来,照神铜鉴终于派上了用场。因那魔门修士地位不高的缘故,其位置其实不是太好,看不到陆素华的身影,但正好看到,刚缓缓从地层浮起来的己方高手。那人一身黑袍,遮着头脸,观其形体气度,当是魔门东支的叛徒黑袍无疑。当年在北荒时,他就与陆素华战过,初时并不落下风,只是后来在陆素华的算计之下,吃了闷亏。这些年过去,陆素华修为大进,他也不是原来面目。从地层弥漫的火力看,这一位,终于从单纯追求破坏的炼体法门,转入魔识法门,在魔门体系内,就如同鬼厌将九藏魔身修炼到极限,开启“天魔变”的神通一般,绝对是极大的进步。可问题是,他现在的身份是什么?独行客?回头浪子?还是别的?如果能知道这一点,或许有章可作。余慈利用魔门修士的视角、感应,也暗刺探其心思,对当前形势,做一个了解。便在此时,花娘子突然开口:“素华情况不是太好啊。”余慈为之一奇:“你能看到?”*************终于开始还地仙大能的债了,此章是感谢凝固眼泪书友的超大额捧场的XX分之一(现在脑子昏沉沉的算不出来)话说,今天又要掉节操了。回来太晚,只赶出来一章,眼下精力又不济,开始东倒西歪,只好留到明天早上八点更新。然后全力拼一下,争取全天四更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