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推衍真谛 多方争夺(上)

    花娘子的态度很是奇妙,这么大模大样地挑拨离间真的没问题?余慈也不会认可她拿出来的“板上钉钉”的态度,陆素华还没有抓到手呢,就开始商量如何怎么分法了……况且大黑天那边,不应该认定,陆素华就是属于她们吗?正想着,花娘子却把视线投了过来:“余慈道友以为如何?我觉得,在移山云舟,鬼厌道兄对抗旗剑天罗剑阵时,确实是神威凛凛,将聚仙桥上的三千剑修,玩弄于股掌之间,可已经在无意间,表明了他的极限所在……”余慈心一动,这位,分明是在对他讲话啊。莫非她已经看穿了鬼厌的傀儡本质?就是看穿了也无所谓,今日余慈几乎已经把牌面都亮了出来,而在与几方势力的对抗、比较之下,也有了更明确的定位,暴露一个鬼厌,他还真不惧怕。给一旁的宝蕴使个眼色,传音几句,让她仔细锁定了陆素华的位置,不要在这个时候,再出什么枝节,小五也陪她一起去。与此同时,花娘子真像是来了兴致,开始分析鬼厌当时的情况。鬼厌是怎么做的,余慈又怎会不知道?脱离剑阵那几步,看似简单从容,其实是经过非常用心的编排……“鬼厌道兄的编排很是巧妙,第一步是暗用直击形神源头的神通,搅乱了几个关键目标的心智,不过只从这里提前下手,就可知道,道兄的神通应用,是有些问题的。”花娘子始终是笑盈盈的,全然看不出,对“坏了她性命”的两个凶手的痛恨之情。也许,是她真的不在乎吧。“鬼厌道兄的第二步、第三步,其实都是给自己缓冲的。不管是用长笑声掩护也好,还是利用了对局面的精到把握,借剑阵之力造成混乱,将早就招的东海十凶刺激得跳出来树典型也好,只是一个‘拖’字罢了。直到第四步,才又再次发动神通,迷惑了极少一部分剑修,将混乱给做实了、扩大了,也影响了剑阵的运转。”说到这里,她竖起了两根指头,还很是随意地勾动两下,一派轻松闲适:“其后就是在剑阵左冲右突,塑造了从容随意的形象,而这些,其实更多是仗恃他意外超绝的剑道造诣,也有几分刺探人心的魔功痕迹在。最后那破阵一击,更是纯然的“乱欲精”神通,用得巧妙不假,其实已是落回了魔门窠臼,在神通层次上,反倒是大大地退了一步。”至此,她话音稍顿,终于下了结论:“就我所知,以触及形神源头这类神通的层次,如若鬼厌道兄真正掌握了,并发动无碍,旗剑天罗、三千剑修,根本不算什么,在没有李伯才主持的情况,当是一击而溃,绝不至于再多费这一番周折。“能够很清楚地看到,鬼厌道兄每运用一次类似的神通,就要有一段时间的缓冲,到最后的关键时段,甚至不再运使,那么就是说,他还不能有效利用这种神通,其消耗肯定是超出了他的可控范围……其实,这是不应该的!”余慈扬起眉毛。鬼厌冲击剑阵,在当时看来,确实是惊慑人心之能,可根本没办法和李伯才现身后的冲击相提并论,花娘子却这样郑重其事、不厌其烦地分析,恐怕就是为了这一句吧。花娘子口“直指形神源头的神通”,其实就是余慈在东海刚悟出的“黑森林”法门,是指向形神交界之地,控制人根本念头的手段。余慈必须承认,使用这样的神通,真的很吃力,因为人之念头的生发变化,当真是一瞬千变,尤其是那种发散性的模式,枝蔓纵横,想要从控制其大概的流向,委实艰难。他甚至也清楚,自己的缺项在哪里……花娘子的声音就像是直接在他心响起:“我教经义有明言:‘藤罗密织葱葱树,一元初始万象新’,这一条目,二娘如果认真去读,或应有所记忆。“其言就是讲,形神源头,有如森林一般,树木藤蔓密密麻麻,可只需要一个念头的变化,整个森林的面目,也将彻底改换。如果仅是单纯凭借心力记忆、控制,任是谁都要迷失其,空耗精神。花娘子明眸流转,在余慈和鬼厌脸上扫过,继而笑道:“至此,我或可大胆推断一句,鬼厌道兄在推衍、度劫之术上,还没有深入研究吧,又或者,尚有缺项?”一语正要害。余慈很想夸她一句“好眼力”,但最后也就是沉默以对,倒是鬼厌在他授意之下,阴森森地开了口:“那你觉得,推衍、度劫这两项,道爷缺了哪个?”“你不说我不知道,但如今,我却明白,你是什么都缺……或者说,根本就不明白其的真义。”她的回应看似对鬼厌,其实是一巴掌扇到余慈脸上来。不过,余慈还是没有说话。这种情况,人们惯常的心理第一就是反驳、第二还有好奇,一旦较了真儿,也就等于进了套子,主题直接就给带偏了。如今他确实很想知道其的道理,却没有这个闲功夫研究。一旁的鬼厌则是翻了个白眼,冷笑道:“那道爷就明白了,你是想拿推衍之术和度劫秘法,从陆素华身上挖一杯羹是吧。这个好商量……”鬼厌拿出的是胡搅蛮缠的态度,正好是破了花娘子的“套索”。花娘子摇摇头,有些无奈的样子,继而轻掠鬓发,似在在梳理心情和思路,余慈看她的动作,目不转睛。此时她乌发当真是浑蒙如烟,又层次分明,丝缕可见,但余慈目光停在上面,却非是色授魂予,只是想从见出女修目前的真实状态。鬼厌已经成了他的代言人,得了授意,便上前一步,笑道:“闲话少说!花娘子只身过来拦阻,却不知眼下还留了几分力?经不经得住道爷揉捏?若是自认为可以,现在尽管上来,过了时辰,道爷还懒得侍候呢!”花娘子微侧过脸去,似是懒得理会这色胚,又似向余慈这边求取回应,秋波分送,风情自生。“余道友……”话音未落,地面激震,像是波浪一般上下晃动。众人一惊,却见不远处小五猛地跳出地面:“哎呀呀,好烫!”************保底一更。另两更在晚上十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