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八章 生死幻化 荒野之议(中)

    其实现在就是夜晚,可突然的光色变化,却是极其激烈,仿佛劫火照耀下,全船各个区间形成的阴影,都活了过来,又在转瞬之间,连成一片,而就在李伯才挑眉欲将其镇压之际,忽又“噢”了一声,及时按下动作,只见那层暗影,像水一般流动,从甲板上,直接流到船外。其前端变尖,直指某个方位,而在其后,暗影收缩、扭曲、变化,竟是形成一个极浓极显眼的人影,就像是太阳从那边照过来,受了遮挡,投影到劫云之上。可问题是,那里除了六叶黑莲放出的霞光之外,分明空无一物。在人们似明非明的时候,影子又动了一下,分明是反映了“目标”的某个肢体变化,改变微小,却整个都显出一些无可奈何的神气来,让人联想到,被它针锋相对的那位,大约此时就是这个模样。场面诡异,却是又现几分滑稽。刚刚连续两次幻法变化,都是要给这一位打掩护?观其所在位置,发现得再迟一些,大概就要离开六叶黑莲的范围,远遁千里了。他们那个一直藏头露尾的“盟友”,把握时机的手段,很是不差,却是一直把烫手山芋死往他们怀里塞。娘的,刚刚对鬼厌那一剑,斩得更狠些就好了。李伯才看了绿波一眼,只见这位故人,其实已经做出了反应,按照两人的默契约定,绿波出手,他也要出手。在确认了敌手身份之后,李伯才已经不怎么想动了,此时更不免后悔,刚才“盟友”神通变化之时,没有出剑镇压。由这人施为,简直就是横生枝节,狗尾续貂!他还要尝试着再挽救一下,就干咳了声:“有没有被利用的感觉?”绿波瞥他一眼,这明明白白的眼神,直接戳破了他所有的心思。那你出手吧,事后给我分一杯羹就好。这种不要脸的话,李伯才是真敢说的,可便在他心酝酿之际,绿波已经用最干脆的方式,帮他做出了决定。冰雪风暴再起,其冷彻寒意,却是在旗剑天罗阵缭绕,如果李伯才再意图推托,事情肯定不好收场。闹起来的话,他肯定是不怕的,可那又何必?与其两边被动,不如他这里主动一下,把节奏纳入自己的掌控就好了。李伯才当即一声长笑:“这事儿有意思!”笑声里,旗剑天罗剑阵再度运转,裹着阵寒意,呼啸而出,“逆五行旗门灵幡”的法力,也加持其,形成一片风雪的湍流,已经遥遥锁定了对方的气机。有了阴影如此明显的提示,还要茫然无措的话,两人大约可以重头修行了。便在此时,云海之上,传来一声叹息。一道虹光飞起,瞬间甩脱了影子,也避开了剑气风雪,直入夜空。李伯才和绿波都没有出手拦截,因为虹光的方向,分明是直趋已证是空架子的黑莲央幽暗地带。失去了魂力供应,六叶黑莲所发散的霞光,都已消失,央地带力量将出未出的张力,更是化为一片玄虚,被压制的劫火也有反冲的迹象。可虹光一经飞入,幽暗便是一道强光炸开,直若刀斧,将那片黑暗一剖两半。刹那间,包括李伯才和绿波在内,所有能看到这边场景的修士,眼睛都忍不住眯了一下,那瞬间爆发出来的光线,实在是太强烈了,方圆数百里,都不是“亮如白昼”,而是完全目不视物的程度。而等到人们感觉着光线强度减弱,勉力睁眼去看的的时候,差点儿又忍不住闭上眼睛。因为光线仍然占据了所有的视野,这一片天空,已经成为了光的世界。移山云舟、人们的肉身、所有的实物,在光芒照射下,都变得透明,在云舟另一边的乘客,愕然发现,那些建筑、甲板之类,突然就被抽空了一切颜色和实质,只有简单的轨迹线条,到最后连线条也没有了,只有光芒透出来。他们整个人都似悬在了虚空里,可他们的身体又在何处?如此境况,只有李伯才、绿波、五大接引这等层次的修士,才可以不受光线之惑,至于三千剑修,则是由李伯才控制,个个心如止水,对外界的变化,不为所动。李伯才眯着眼睛,看到在光华世界的最央,有人影慢慢踱出来。初时一如常人,但一步便高出些许,连走七步,身躯高及丈六,身外华光,呈金灿之色,与光华世界相近又相异,两下相激,虚空之,隐然有乐音流转,有天花飘落,有香气弥漫,便如天人降世,佛陀现身,宝相庄严。“释教佛门?”李伯才的笑容又翻上脸来,只不过其间没有半点儿随意和懒散,而纯粹是刺入肌骨的冰寒。论剑轩,不管是哪派,对西方那些和尚尼姑,都不会有任何善意,如果他还在全盛期,此时已经一剑斩了过去。眼下只能先按住心思,扭头向绿波道:“有没有印象?”绿波却没有任何回应,只是定定看着那丈六金身,光华世界,完全是入了神。李伯才心一奇,耳畔忽有低语传入,直指心间:“李剑仙是大智慧之人,当知世间有志同道合者乎?”“哈,这话不错,不如咱们来秉烛夜谈,论一论同志之情……啧,我倒忘了,有你在,还真省了蜡烛。”李伯才一句话出口之后,才发现,他唇舌张启,却没有半点儿声音,可心念的意思,已经通过某种渠道,发送出去。好嘛,这光华世界,显然就是某种界域,法则特殊,音波在其间的传播,也已不再是惯常的模样,而是直指心意根本。绿波大概也是这种情况。只是这样区分开来讲话,是不是也有些玄虚在里面?李伯才倒也不急着斩破界域的束缚,而是细细观察。那丈六金身形貌,倒是出乎意料,其虽说是高逾常人甚多,但眉眼盈盈,柔美秀丽,其阴柔身姿气度,也不会让人略去某些方面的感受。唔,不是罗汉、菩萨一流,倒有些像是天人法身。至于这面孔,五方接引,有逯青华称奇道:“是花娘子!”*********前面还有一章。本章是感谢笑看吴钩书友的二次大额捧场。下一章更新在11点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