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七章 香气幻法 天人神通(下)

    劫火云海之上,黑莲并六色莲叶,横跨百里区域,对天地元气的影响,更是远及千里,不提其声势之盛,单论其气机运化之玄妙,就足令人为之眩目。分明是用了借力之法,又营造出气魄宏大神通,偏偏损耗之微小,与其后力相比,几可忽略不计,已将“生生不息”之妙,运用到了极致。至于在劫云之上,却与天地大劫“和平共存”,几乎未受其冲击的手段,更是让边缘地带的宝蕴,看得目不转睛。结合着《过去庄严劫经》的经义阐释,再实地观测,以前一些纯粹想当然的东西,都有了参照,一时极为欢喜。不过看了一会,她觉得太过入迷,就强自移开眼睛——相较于解析天劫神通,还是眼前最重要的目标,偏偏身边同伴的态度,让人相当恼火。回头就见余慈盘膝坐在云海之上,任周边火焰翻腾,电光如蛇,轰击三方元气外壳,也还是自顾自地在那儿伸手比划。如今大约已经弹了十几首曲子了吧!“你究竟在做什么啊?”宝蕴像鱼一样游到余慈身边,相较于余慈,她要更自在一些,其姹女阴魔本质,还有这些年来的修炼、钻研,使她在天地大劫之下,如鱼得水,就是这销铁融金的高温火云,对她来说,也如温汤一般,徜徉其间,倒是比平常还要舒服许多。至于余慈,有三方元气包裹,短时间隔绝天劫攻伐,倒也不难。所以,当远离了移山云舟之后,他们都很快从小五“肚子”里出来,毕竟宝蕴一身法力,都与天劫勾连,贸然进入,后果难测;而余慈现在施展的手段,似乎间隔一层的话,效果也不太好。其实,余慈已经对她解释过一次,是要在从天地法则体系,做一点儿事出来。可宝蕴即便是天地法则意志的某种外化,天生就能应用一些神通,但对其道理,还是缺乏全面的认知,毕竟她与天地大劫的“混乱”局面更亲近一些。而且,这么长时间没见效果,宝蕴对他在虚空比比划划,着实是看得够了,“喂,陆素华已经在两千里开外了,而且越来越适应环境,再这么下去,就要跟丢了。”余慈没有回应,还是在那儿动手指,宝蕴按着火气等了快半刻钟,终于恼道:“说话!”话音方落,余慈手指似乎是勾到了某一根无形之弦,忽然凝定,只有指尖微微抖颤,似乎是按弦听其余音。宝蕴不是不知轻重之辈,登时噤声,也细细去看余慈指尖动作,想从看出点儿奥妙来,只可惜,她的眼力还是不怎么足够。就算是按照余慈的指点,抓到了一些相应的天地法则片断,也看不出个究竟。但她却明白,能从天劫肆虐、法则乱离的周边虚空,归拢起这些“东西”,显然已经是有了初步的成果。余慈心里也颇感欣慰,这证明他对天地法则体系的认识,更深入了一层。在他原本的认知里,天地法则体系,就是多张层次繁复,自上而下,疏密不等的大组成。在天地大劫到来之际,这个由多张大构建的体系,已经轰然破碎,与正常情况相比,已是千疮百孔。不过有两个区域,仍相对完整。第一就是最上层,原本空疏的区域,受到的影响也最少;另一个就是最下层,那些属于万物基本结构、生灵最本能需求的地方,天地大劫一者无力、一者也没有必要触及这两个区域。而这两区域之间,其联系相当密切、甚至于非常直接的联系。在以前,这种联系固然存在,可没有这么清晰。这让余慈进一步明白了一个事理:如果为天地法则体系找个便于理解的参照,那么,人体经络体系,或是最合适的。“经脉为里,支而横者为络。”最上层法则可曰“经”,可以视为体系的主干,承担着最主要的功能,从上到下一切天地法则的衍生,都从此来;其余各级,都可曰“络”,都是从主干里分出来的岔路,承担着辅助功能。有所区别的是,天地法则体系的干、支之分,要比人体更彻底。最高层法则一贯而下,触及到万物生死存灭的每个角落、各个阶段,只不过越往下,它藏得越深,表现得越繁琐、或复杂,更多的是隐藏在穿织交错的大,只有在最极端的情况,才有一鳞半爪显现。又什么情况,会比天地大劫更极端的?这就是“度劫”的本质。正常状态下,修士的修行是这么个路数:通过修炼,将低层次的繁复法则断开一部分,抛弃一些束缚他们的、相对而言不怎么重要的,而将暂不可改易的统合梳理起来,从找到通过更高层次的脉络,等于撑大了“眼”,获得腾挪变化的空间。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一步行差踏错,就可能迷失在其,走火入魔。但是,劫数的到来,给修士提供了一个机会,一个趁乱而起,一步登天的机会!在乱离的天劫下,其实要比任何时候,都容易把握到天地间的根本法则。有个最典型的例子:羽清玄!修行百年,强渡四九重劫而成就大劫法宗师,别人只看到她天纵之资,看到太玄魔母施教之能,但从另一个方面讲,如果不是正好碰上四九重劫,便是她天资再强、太玄魔母再能教育,也不可能取得这一成就。平常状态下的天地法则体系,是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的。余慈忽然觉得,他似是把握住了什么。正想进一步思考,但他“拈弦微笑”的时间,持续的未免太长,宝蕴也看出来,这位明显是走神了,又感觉陆素华那边,感应急剧变弱,眼看就要脱钩,终于忍不住,小小地推他一下:“到底怎么样了啊!”“呃,挺好。”余慈也觉得思路走得有点儿偏了,险险就误了移山云舟那边的时机,当下再不耽搁,似在指尖,其实是以心念维系的那一根法则之线,微微颤动,发出只有他才能听到的低回之音。这一刻,他的感应范围透过法则之线的传递,在天地大劫的“沸汤”,打开了某片区域的视角,那里正是移山云舟所在。闲置袖已久的照神铜鉴微微发热,对这其间的气机运化,明显有了反应。余慈却把此时事略过,目前,他不用袖宝镜也能清晰地看到,长四十里,宽十里的偌大云舟之,数万修士,明明还在四处走动、观望战局、彼此交谈、说话,可几乎每个人脸上,都有着一些松弛和茫然混揉的奇妙表情。他们并不自觉,可在余慈看来,却像是一场大戏,完全由拙劣儿的戏子演出,把原本应表现出来的凝重氛围,弄成了一场滑稽戏。造成这一切的,正是那覆盖全船的香气幻法神通。宝蕴凑过来,她通过天地大劫掌握的视角,绝不比余慈来得逊色:“怎么办?我看她玩的还是金蝉脱壳的把戏,可这幻法太强,李伯才又根本不愿出力……”对他们来讲,最理想的结果当然是那边打成一团,彼此限制,方便这边行事,同时还把一些隐秘暴露出来,把事情扩大化,这样的话,以后的日子也好过多了。可目前来看,对方明显不想让他们如愿。余慈只笑不说话,神意是在那根虚无的丝线上挑过,那丝线纤弱,似乎一崩便断,但颤鸣之间,却是直切入移山云舟那方区域,与数万人交错的心神、气机一触,便化入其……其实,用更准确的描述,应该是倒过来的——这根丝线本就是余慈借用生死法则之力,从数万人的生机意志抽离出来,如今只是再重新融进去。就是这一出一进,理论上,移山云舟内数万修士,其生死便操之于余慈之手。这就是生死法则之妙。当然,理论是理论,实际问题还是要考虑。以余慈目前的修为,到这一步,已经是做到了极限,待“丝线”重与诸修士心神、气机相融,其分量,是他无论如何都难再撼动的。对此,余慈倒是早有了准备。正要动作,云海之上,黑莲的花瓣已经绽放到极限,其央幽暗处孕育之物,也到了随时破胎而出的程度,由此吸引了李伯才和绿波的全副心神。宝蕴却旁观者清,恨甩手臂,把周边劫云打得火花乱迸:“错了错了,那人都要跑掉了!”余慈不说话,心神微动,一门本命神通就此发动。因神通本身就是寄托在生死法则之上,在目前的状态下,最是顺遂不过。刚刚绽开黑莲,又证明是幻相的那片废墟一角,叮啷啷一声响,一件被弃在乱石之下的乌黑臂钏,在全无外力凭依的情况下,微微一跳,随即崩解,有暗云薄雾,从砖木缝隙流出,很快散于无形。*********来,我们继续!这一章是补昨天的,也是感谢笑看吴钩书友的大额捧场。今天争取再更三章,重回正轨。更新时间在晚十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