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七章 香气幻法 天人神通(上)

    吟唱声里,那人影始终虚缈不实,却是迎风而长,待歌声住,已然体如常人,只是其身外始终笼着一层雾霭,流动间也错乱了人们的视线和感知,无法探知其真实面目。至于封闭虚空的剑阵,更是受此雾气干扰,怎么也无法锁定目标,导致“逆五行旗门灵幡”效用无法发挥。李伯才想直接将其圈摄进阵,以先发制人、或者说是吃独食的打算,就此破灭。他挑了挑眉毛,用笑脸压下心绪,回头对绿波低声道:“你要等的,就是此人?”绿波正看着莲花化生的场面出神,闻言回眸一笑:“是啊,不过伯才哥哥明鉴,我可没想到,有人说她要出来,她就真的出来了!”干得漂亮!听绿波一句话,就把莲人的气势摧折,李伯才心大悦。这位故人,当年就是个活泼的性子,又亲切可人,当年比她那个高傲的大师姐,还有让人崩溃的三妹,可要招人喜欢太多了。只是后来因受了挫折,多年闭关,看起来深沉了一些,但真有需要的时候,嘴巴的犀利程度,也要比当年更胜数筹。娘的,这样的妞儿,当年怎么就栽到了卢二手里?这一点儿念头,转眼就给斩灭,李伯才顺口就接了上去:“照你这么说,这位还真是很好脾气哈!”两人一唱一和,用的虽然都是直白的讽刺,但正是这种浅近直白,才是对此类开场便玄虚莫测,又有极强感染力的对手最有用的办法。至少先给自己做好一层心理防护,免得陷入对方节奏,仍不自知。当然,让李伯才的臭嘴一转,凭空就多了些市井味儿,很是上不了台面的样子,也亏了三千剑修此时都被李伯才剑意贯穿,杂念不生,而五大接引又是见惯了这一位的不靠谱的,这才没让他把自家的气势一并打落。此外,两人说话是一个层面,而在神魂层次,有更多的信息往来传递,有些已经不是语言所能尽述,却是将面对当前局面的默契一发地建立起来。李伯才知道绿波到此,虽然有给论剑轩上眼药的嫌疑,但目前情况下,更多的只是对莲花化生之人感兴趣;绿波也知道李伯才用志不分,只是关注陆素华背后若隐若现的势力。此时此刻,双方确实是站在了一条线上,有了共同的目标。那么……正要有所动作,体外忽有异感。移山云舟上体积巨大,乘客分布在船体各个部分,能够看到黑莲绽放一幕的,终究只是少数,但这一刻,船上的每一个人,都似在鼻端嗅到一丝若有若无的馨香。这里面有相当一部分人,平常是对气味都不怎么敏感的,更别说现在大劫刚过,惊魂甫定,五感六识都麻木了,更没心思去品鉴什么香气。可这缕馨香,却是有引人心神之效,不管人们之前在做什么、想什么,当香至鼻窍,在其微一流转,便是莫名引起了人们的注意,而一加注意,便察觉出嗅得此香的种种好处。心神得以安抚、情绪得以平顺、气机得以稳定,便是心块垒烦忧都似消去了一些,一时间整个船上,绝大部分人心竟然聚起了同一个念头:危险过去了!感觉和现实掺揉在一起,是最让人无法抗拒的力量,一时吸气吁气之声不绝,有些心志较弱者,干脆就坐倒在甲板上,只觉得劫后余生,全身的力气都消耗干净,一时半会儿都提不起劲儿来。顷刻之间,四十里云舟,数万修士,声息都沉下去三五个档次,若不是四方劫云红光透天,简直连最后一点儿忧虑都能忘却。“什么邪魔外道!”李伯才话是这么说,可脸上的笑容都有些发硬了,香气无远弗届,至少在移山云舟范围,人人都有感知,包括旗剑天罗剑阵的三千剑修,都要受其影响。他以剑意与三千剑修贯通,对众人的五感六识亦有所见,此时虽有他剑意镇压,百邪辟易,可那种直接勾连神魂,摇动心防诡异香气,就等于让他一人承担。香气本身的量无所谓,可勾动起来的神魂压力,三千人之力共一身,就算是李伯才再强,一时也觉得有些吃力。搞错了吧,我又不是旁边蕊珠宫的小娘子,这种防御不是我擅长的啊!李伯才从来都不乐意给别人充当搭台子唱戏的背景,配合意识差到无以复加,看这位故弄玄虚,自然老大不乐意,就想给她来一记狠的。可莲生人现,偈词唱起的这么些节点上,他竟然一直找不到出手的机会,勉强来了一次,还小丢了回人,他能够感觉到,如果再强行出手,在剑仙手段使不出来,只能借剑阵发力的前提下,只会是往此人脸上抹粉,让自己再丢一次人罢了。但若强行提至巅峰境界,在天地大劫,自家又身受重创的情况下,压力实在太大。他和陈龙川那样的老派人物不同,在他看来,陈龙川之类,求的是一道横绝天地,独立不改的剑心意念,虽是纯之又纯,但往往会因为太过独立,心性稍有不稳,就难以驾驭,失之偏激。他想的要更多一些。有时也会因为强敌在前,心潮澎湃,冲过去战个痛快,但怎么也要自家状态全满,且有几分胜算才好。至于脑子发热,对一些明明可以转圜之事,也要强顶硬上,更是为智者……不,就是正常人也不能这么干吧。不过,眼前这位,当真让他不爽!他与绿波再对视一眼,移山云舟上空,陡然大风吹卷,雪雾弥漫。风雪也不过是外在的表象,真正作用于人的,实是其冻彻万物的寒意,一切有形无形之物,其流动分化,都遭到寒意浸染。自然,也包括那诡异的香气。了无头续的香气运化,受寒意限制,登时便有脉络显化,在两人的感知里,那就像是一面舒张开的叶片,覆盖整个移山云舟,叶脉丝缕,根根如在眼前。“牛啊!”李伯才叫了一声,腰背再度挺直。莲人香法玄妙,但绿波的手段更了不起。这种在虚无缥缈,锁定对方真意所在,迫其现迹的手法,着实不愧是太玄一脉,封禁之术,宇内独步。李伯才赞声之后,哈哈一笑,头顶长幡卷动,由阵势运化出一缕奇绝之剑意,不斩那些纷繁之变,而直取根茎所在。剑意有锋刃,至废墟之上,从那人影当斩过。所触者……一片虚无。刹那间,莲人影化为纯粹的雾气,弥散四方;其下黑莲更重化为浑浊之乌光,砰声粉碎,如飞虫星散。待狂风暴雪吹卷而,一切异状,便都掩埋,便似是发了一场幻梦。之前所掌控的所谓“脉络”,竟然是误导的手段!李伯才和绿波的心神同时震荡,这种涉及气机牵引、心神交锋的对战,什么心如止水都是虚的,敌我彼此作用之下,有哪个能心波纹不兴,始终如一?但他们都是当世人杰,其李伯才更是世间最顶级的存在,一击失手,从错误便察知了许多信息,多方对照,感应方向顺势变化,一发地都看向船体左舷之外,同时有一些明悟在心头闪亮。是了,船上不过是一面舒展的叶片,那么,莲花又怎么在此间?心意同时投入虚空,依着之前的脉络,只见得滔滔云海之上,突有奇妙的光影显化,色泽不同,有火、金、青、赤、白、黄等,各色光明通透,光色绝不互掺,自成荷叶之形,舒展四方,每一片都覆盖几十上百里不等,将云海之上,渲染成多彩绚丽之界。移山云舟,正是被其“青叶”所覆,此时船体之上,便显出青光迷蒙,绕体如雾,如在仙境。至于下方劫云,虽然赤浊火光并生,翻腾起浪,却无论如何,都逾不过任何一张“叶片”的高度。此情此景,令人眩目,但无论是李伯才,还是绿波,感应到的,都是另一个层面的东西,就在他们观看这六叶并举的奇景时,神魂之,突然就是什么东西流失出去,如坠深渊,念生念落,已难挽救。李伯才一拍额头,叫了声“上当”。话音未落,便在层层荷叶的拥簇之下,一朵较之前所见,要大出不知多少倍的黑莲,徐徐绽放,放射出霞光万道,倒显得间深沉幽暗,却自蕴着澎湃之伟力,随时都可能被诱发出来。“原来如此,招了啊!”绿波也是慨叹。两朵黑莲,一小一大,一先一后,其实都不是实质。第一朵黑莲,不是生在废墟上,而是随他们心意,生在他们眼前;第二朵黑莲,同样不是生在劫云,而是生在所有为其玄妙所摄的人们心间。听来玄虚,其实就是他们二人、并聚仙桥山三千剑修、及移山云舟上数万修士,都被那香气幻法所迷,勾了些魂力过去,又在特殊法门的驱使下,化为这神通幻象,回来与他们为难。第一朵黑莲,是捕捉到他们对“目标”的必得之心,诱他们施展法力,得到了起始资本,随时展开香气幻法,迷惑了船上所有人,借此更生新力,终成规模。便如同武学之的借力打力,只不眼前这招的层次太过虚缈,难以目见罢了。如此真真幻幻、虚虚实实,心内心外难有藩篱区分的神通,使得他们同时想起一个人来。李伯才眉头连挑:貌似不小心,又招惹了一个麻烦?*********今天节奏不对,就来个两大更吧,把日常化进大章里面。晚上会再更一大章,时间……暂定九点。这一章也是感谢慕容琥书友大额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