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 生死玄机 风凄雪迷(中)

    “其实也没什么可讲的,斗剑之法,除去那些天差地别,根本称不上“斗”的,总是以我之锋刃,刺你之柔弱,刺积胜,刺死而决胜。“剑诀也有各类先发先至、后发先至的名目,但不管先发、后发,‘先至’一条,都不会改易。也就是说,要把敌人刺杀于剑下作为终极目标,没有达到这一点,什么都是虚的。就算你把对方打得五痨七伤,敌人只要留一口气在,一剑刺死你,也就一切休提。“我斗剑之所常胜,便是在于,总是能先一步做到这一点。而做到的原因则在于,当别人盯着胜势的时候,我抓着胜机;当别人看到胜机的时候,我已牢牢抓住了!”宝蕴笑盈盈地白他一眼,瞳孔莹光血色,自有妖异诡奇之美:“好啦,你只是要讲,你总比别人多看一步就是。”余慈笑了起来:“说来简单,可里面还包括很多东西,比如反应、判断、计算、移动、布局等等,只不过,长年斗剑,游走在生死一线间,我已经把这些东西整合,化为自己的本能,再不需要分心旁顾,而只需要去捕捉胜机就好,到后,连捕捉胜机都不用刻意去做,自然身剑合一,心剑无碍,自是无往而不利。”宝蕴受不了他了,恼道:“你能不能说点儿人家能听明白的?其实我只是要问你,你的做法靠不靠谱啊?你看,陆素华明明都要走了……”说话间,陆素华果然举步。此时她每一个动作,都是牵动着天地大劫加在她身上的毁灭性力量,所以,说是举步维艰,绝对是非常准确的形容。只是,她虽然走得难、走得慢,却走得稳,四面八方都是劫火奔涌,还有火龙咆哮,撕扯、撞击,便是金铁在其,顷刻间也要化了,可陆素华没有,甚至连身躯都没有摇动.一步步向前走,八方**的劫火龙形,都只是做为背景,难有实质杀伤。余慈看着这一幕,也是惊叹了声,方道:“没有最终验证之前,我没有回答你。不过,不管是你听来玄虚的斗剑也好,眼下这现实局面也罢,既然都与生死相关,其根本道理就没有差别。“若强要说差别的话,也仅仅是结果之前,各式各样的条件、过程,这些时日,我一直在想……”说了半截,宝蕴忽然极亲呢地抱着他的臂弯,光影妖艳的身子几乎要挤到三方元气里来了:“喂,你要再废话,咱们就直接翻脸了啊!”余慈微微一笑,闭上了嘴,其实他心里也很清楚,他说的这些,并不是给宝蕴听的,而是自己抒发了一通感慨。从东海回来这段时间,他真的想了很多。他抬头看向永无尽止的虚空,忽地伸出手,要触摸什么东西,最终是轻柔划过,如抚琴弦。距离最近的宝蕴,也不能理解,他这番举动的意义,只是看他像是触到了什么火热的东西,手上猛地一抽,旋又稳定下来。此时,余慈在她耳边道:“喂,该跑了!”移山云舟之上,李伯才擎幡而立,看着劫云火海之,如踱步于大道之上的陆素华,连连点头,喃喃道:“镇四方,定五行,慑伏劫煞,这定元锤比起在东华山时,气魄可真是再上一层。”逯青华看着这一幕,头皮发麻的同时,也是战意盎然:“李长老,我们追击吧!”李伯才用很古怪的眼神看他:“我才知道,你已恨我入骨了……”“啊?”“你让我这样一个五痨七伤,脏腑都空了一半的半死之人,跑到劫云里和她拼斗?啧啧,你说吧,我究竟是哪儿得罪你了。”逯青华一张绿脸颜色更深,对李伯才这位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奇葩,他只有退避三舍的份儿。还好有田孟为他解围;“伯才兄,陆素华是宗主亲自圈定的第一目标,若她一去,后患无穷……”“哦,你既然这么说,就回答一下,为什么这么一个后起之秀,势单力孤之人,会让你们觉得后患无穷?”“她是陆沉亲传,日后地仙有份!”“莫说她还不是,就算是了,咱们有五个呢,大不了抹下面皮,再群殴一回就好,嘿嘿,就算是陆沉,也不见他真正掀翻了咱们灵纲山!”“……”这话里涉及的东西就太敏感了,五大接引谁都没法接话,李伯才冷笑道:“为什么差不多同时修行,我成就剑仙,你们才刚到长生,这就是差距了。只想着把宗主的话奉为纶旨,却不想想其真意。”“真意?”“是啊,势单力孤的陆素华不算什么,死了亲爹,毁了基业,又受了重伤,还能从天罗地脱身的陆素华,才真叫奇怪。所以,与其去理会此时满身是刺儿的那一位,还不如从她身边着手……咦?”突然走调的声音,让五大接引一起回头,却见之前隐然与陆素华对峙的那两位,不知何时,竟然消失不见,倒是废墟一角,有个秀气的小女孩,迈开纤细的小腿儿,卟啦卟啦跑得远了。一直惫懒不正经的李伯才,突然就直起了身子,长幡招展,似要有所动作,但最后却是长叹口气,整个身形都佝偻起来:“罢了罢了,重伤之时就不要再去撞山了吧……”话里很有些意兴阑珊,不过也在他叹息的当口,眉头却是一挑,虚空陡然一声剑吟,随即嘶啦啦如裂帛之音,在差不多要回到水平位置的左舷边缘,紫芒绿焰轰然外烁,却是被一剑劈开,连带着其间的人影,都给斩成两半。可那光影随后便是弥合如初,直跳入下方劫云之,转眼不见了踪迹。“哈,我这挑眉剑如何?当年卢二也不过此如吧!”“鬼厌!”看到那人影,逯青华哪还管得了什么挑眉剑,眼珠都成了墨绿色,而李伯才则是先一步泼了冷水下来:“不要动!我也就是泄泄火儿,明明是人家有心提示,你们要把路子给走偏了,才叫丢人!”说话间,虚空一个剑气圈子飞落,将废墟昏迷过去的几个女子都摄了进去,众人不解其意。他则道:“仔细讯问,应该能找到些端倪……咝,怎么刚说了卢二,他旧情人就来了?”*************按……按部就班吧。这章是感谢减肥FANS书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