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五章 劫起劫落 莲灭莲生(下)

    此时的移山云舟,真的就像在狂风巨浪中摇摆的船只,左航掀起了滔天巨浪——相对于那让人窒息、绝望的无边火海,巨若坚城的云舟,似乎随时都会被吞没。

    事实上,它也确实被吞没掉了。

    这一刹那,长逾四十里、宽逾十里的移山云舟,几乎每一个区域,都在亮起防御阵的光芒,无数绚烂的彩光飞动,最终在百丈巨帆之上,形成超过千层的密织大网,意图抵御劫火的冲击。

    最初确实是有效的,仅有双方对撞产生的力量,传导至船体各处,这一刻虽然不少人被撞成滚地葫芦,却也没有人在劫火中丧命。

    但紧接着,第二波、第三波、第四波滔天的火浪掀起来,一波更比一波强,其中甚至生成了似蛟如龙的怪影——这是天地大劫发动的力量越过某个极限,天地法则意志临时具现的形象,就如同姹女阴魔之属。

    移山云舟发出令人心胆俱裂的呻吟,倾斜的程度,已经成了一场灾难。

    防御阵发出连串“崩崩”的怪音,防护网一层接一层地崩裂,彩芒飞溅,看上去绚丽耀眼,却是让人为之毛骨悚然的死亡之光。

    终于,最上层的一张巨帆,禁受不起透进来的恐怖热力,足以短时间内抵挡碧落风灾、极光元磁、太阳真火的涂层彻底化掉,随后燃起大火,转眼化为飞灰。

    一面已如此,其它的更是接二连三。

    看到这一幕,船上已有人哭了出来,一声哀声四起。

    作为船务总管的诸兴,此时已经是如行尸走肉一般,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巨帆在火焰中化为飞灰,本能地往前冲了两步,脚下一软,险些跪倒,还是身边周虎把他扶住。

    他定了定神,忽地发力,一把将周虎推开,仰头看天,在甲板上跳脚大骂:

    “田孟,这就是你对我们讲的‘诸事无碍’?你王八蛋的论剑轩,狗屎堆的灵纲山,除了欺凌弱小,强横霸道,你们他妈的还会什么……”

    在嘈杂的现场中,诸兴不是第一个发疯的,但他的骂声,还是清晰地传到上空论剑轩诸修士耳中。

    五大接引等都是脸上无光,尤其是最初与大通行交涉的北方接引田孟,本是温润君子,如今被人指名道姓地痛骂,更是苦涩。

    当时封阻移山云舟的时候,何曾想到有如今的境况?

    而更现实的问题,还摆在他们面前,等着去解决。

    劫火来袭,他们五方接引都修炼了论剑轩一脉的度劫秘法,在此情况下,自保无虑,可组成剑阵的三千剑修,又该如何?

    急切之间,他们中间也出现了抱怨的声音:

    “一开始调派就错了,这种层次的场面,又什么时候轮到聚仙桥的修士出马?”

    “剑修最重进取之心,这些人先是远空城,随后又在此,接连折了两阵,锐气都给打磨光了,日后修行……”

    “呸,这一关过不去,还想以后吗?”

    逯青华仍是擎幡而立,也因此处在最接近劫火的位置,燎心的热力,让他本就不怎么样的脾气越发暴躁:“不要再管其他,先带着孩儿们撤出去……”

    正叫嚷着,他身后忽有人道:“如果现在撤了,那什么‘王八蛋’、‘狗屎堆’,是不是就坐实了?”

    “……”

    “其实吧,王八蛋之类且不讲,狗屎堆什么的,天天住在上面,也着实不是个味儿……所以,我来吧。”

    逯青华呆呆放手,那“逆五行旗门灵幡”随即易主。

    紧接着,长幡招展,飞卷的猎猎之声,竟似有金戈铁马之势,森然席卷整片虚空。磅礴剑压自中而发,逯青华竟然立身不住,硬往下被压了近十丈,才停稳了。

    那声音又道:

    “我以前对你们讲过,剑阵虽强,但面对强劲的对手时,总是不尽人意,根本无法达到理想状态下‘三千人共一心,三千剑出一门’的效果。说白了,不是剑阵不成,而是其定位,从来就不是独挡一面,而是作为一个辅助——剑阵,只有在能够驾驭它、敢于驾驭它的人手中,才能发挥真正的作用。剑兵,剑兵,当初宗主定名的深意,你们从来就没有仔细想过!”

    那人居高临下,看着五方接引惊讶又喜悦的面孔,摇了摇头: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连凡俗之辈都能明白的事情,你们竟然至今不悟。看来在聚仙桥上呆的时间太长,门中教授的精义,都给污了吧!”

    五大接引,都是垂首不言。

    那人却也不再说,忽地执幡长笑,大呼道:“来,看看王八蛋的论剑轩,究竟能干什么!”

    话音方起,冰冷寒透的剑意,已经自幡上透出,循着阵势尚有的法度,一举贯入所有阵中修士的灵台。刹那间,上至五方接引,下到每一位剑兵,心中都有冷硬之意铮然冰结,不自觉一声喝,杀气凛然。

    长幡四周,已经翻涌扑击的劫火,只在外面打了一个旋儿,便倒流回去。

    本以为要死在劫火之下的船上众修士,忽然觉得热力消褪,寒意却生,一时恍惚不知好坏,面面相觑。

    随后,船上便起了风,不是劫火咆哮,带来的狂暴湍流,而是冷冽森寒,如剑锋划过,贴肤而去。

    一时间,人们尽都打个寒颤,却也没觉得如何。可紧接着,便听得一声惨叫,血光迸溅。

    人群先是骚动,很快就有人叫:“是血屠子,他还藏在船上,被一剑斩了!”

    “还有李明权,乱剑分尸!”

    “看那边,那边……”

    在人们的视界中,大片屋宇房舍突然崩塌,尘烟却都来不及飞起来,便被无形的力量压下,显露出里面对峙的人影。

    虽然人很多,但某些人眼中,只有一个值得开口:

    “剑下游魂,又见面了。”

    陆素华一点儿也没有身份暴露的危机感,她甚至还盯着面前的余慈,头也不抬,冷然一笑:“李伯才,灭元锤下,你五脏六腑还有多少是完整的?”

    “心还在跳嘛!当父亲的拳头果然很重,做女儿的就要差一些。”

    移山云舟山空,一袭白衣,风标绝世的剑仙李伯才,就那么闲聊似的和轩中第一目标交谈:

    “看起来,你可不怎么受欢迎……不如换个地方?”

    话音方落,十方虚空固锁,当中剑气绞缠,直接便是一轮风暴,转眼将陆素华吞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