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五章 劫起劫落 莲灭莲生(中)

    妖异的黑光,从花娘子身上透出来,分瓣开叶,曼然舒展,恍惚中像是形神交界地的黑莲,外化至现实层面。

    只不过,一者凋败,一者盛开。

    鬼厌松开了手,猛然后移,迅若鬼魅,至于余慈,则面色严肃,同时往后退。

    他感受到了,黑莲中孕育的诡谲莫测的力量。

    在攻陷花娘子形神交界地的瞬间,他非常清晰地感觉到,随着形神交界地核心地带的陷落,花娘子的生机倏然断绝。毫无疑问,这是某个早先架设好的“机关禁制”,很有可能就是为了防备目前情况的出现,及时断去线索。

    可这还没完,余慈进一步发现,这分明就是个连环套,当花娘子生机断绝后,另一个“机关”,也就是这一朵倏然开放的黑莲,翻了上来。

    “翻”字用来最是恰当。

    因为在余慈的感觉里,如此变化,是早早就埋设在花娘子形神中,与她的生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简直可说,就是花娘子生机的反面。

    在哪怕有一点儿生机存在的前提下,这种境况都不会出现,可一旦出现,生死翻转,力量催发,就再不可逆!

    世上还有这种禁制?

    余慈是充分把握到了生死法则的人,同样,他也是拥有多次形神重塑经验的人,以他对形神结构、生死关联的认知,这种情况,很诡异。

    他已经用三方元气封锁了周边,以三方元气的特质,不能说封闭了一切天地法则,但至少是任何的变化,都会艰难许多倍,其运转的声势,也会引起余慈的清晰感应。

    但由始至终,余慈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就像这莲华开败之景,仅是一场幻梦,只是眼睁睁地看着莲生莲灭,生死异化,成就奇景。

    毫无疑问,对方早就设计好了眼前的一切。在花娘子形神结构中,安排了诱发的力量,并直接作用在花娘子生机之上,还瞒过了余慈的感应。

    无疑,这是一位在生死法则的掌控上,比他更为老道,更圆熟的大能。

    是大黑天佛母菩萨?

    十有八九就是了。

    在余慈为了黑莲生灭间,体现的生死法则之玄奥而失神之际,宝蕴的呼喊声贯入耳畔:

    “这里!”

    余慈回头,然后很惊讶地看到,本来正艰难与锁心劫抗争,已经失去了几乎所有行动力的陆素华,此时的身形,正发生着明显的变化。

    相较于先前的柔弱纤细,她身躯拔升了一节,形体略丰腴了点儿,还是显得有些清瘦,但骨架是把本是宽松的雪白中衣给撑了起来,束起身姿,更显得背直腿长,而撑开的衣料中,显露的肌肤,似乎都在放着光,极具矫健之美。

    这样的身影,一下子就陌生……不,是更加熟悉了。

    她不就是十多年前,给了余慈、宝蕴刻骨铭心记忆的昭阳女仙吗?

    那身形缓缓转过来,正面对上余慈的视线。

    确实,原属于“白娘子”的纤弱面容已经改易,重新回到那清贵而又略显冷硬的轮廓上去。

    余慈不由自主想到,第一次正面见她:当时她千里投影,出现在他和妙相身前,也是这样的表情,似乎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样子。

    那时候,她确有资格这么表现;而如今,又凭什么?

    余慈看到了她眼眸中往复来去的血色,更清晰则是在她光洁的额头,一朵黑莲印记,分明才刚刚散去。由此牵涉的气机,直面这位天纵其才的劫法宗师,余慈不退反进,上前两步,笑呵呵地道:“这才是昭阳女仙啊,怎么,花娘子一去,仙子就不准备拜入六蛮山了?”

    他这是明知故问,岂不见陆素华额头黑莲?这一变化,十有八有和另一边的莲生莲灭,有着密切的关系。

    大黑天佛母菩萨的诡谲手段,余慈当真是见识了。

    “我去哪里,永远由我来定!”

    面目不同,气象也有变化。陆素华似乎忘记了刚刚发生的一切,竟然露出了微微的笑容:“这段时日,日夜修炼那《三际经》,好没有意思,如把它的功行散了,自然我又是我!”

    原来如此!

    之前陆素华和花娘子在另一件屋里说话的时候,他通过某种方式,从头听到尾,自然明白其意何在。

    陆素华为了消去李伯才贯胸一剑的重创,转修《三际经》,移元换质,一时倒成了弱质纤纤的女流,可如今,她果断散功,虽然造成之前的修炼前功尽弃,却还是从中抽离出了部分力量,将劫数暂时压下。

    可话又说回来,这才是真的拆东墙补西墙吧。

    余慈看向她胸前,不过几句话的功夫,其左胸已经有血迹渗出,将雪白中衣染透。

    虽然宝蕴之前一剑,也是差不多插在了同样的位置,可余慈很清楚,这不是新伤,而是旧创。

    那其中流出来的不只是鲜血,还有丝丝缕缕的剑气。

    那李伯才虽是此一劫初方登上剑仙尊位,可剑意之凌厉,令人咋舌,以陆素华之能,一两年的时间过去,也难以彻底驱除。

    所以陆素华还有“闲心”和他交流,也是为了拖延时间,调理状态。

    但不管怎么说,现在的陆素华,重新又具备了一战之力。

    “好吧,确实厉害,可你确定道基没问题?”

    最初的惊讶过后,宝蕴终于做出了反应。她还是笑盈盈的,却言语如刀,直指陆素华最虚弱处:“我怎么觉得,相较于其他人,现如今,贼老天对你更有兴趣一些?”

    似乎是遥空感应,这边宝蕴话音方落,地面忽然剧烈颤动,继而产生了惊人的倾斜度,后面那些早被眼前发生的一幕幕惊傻了的舞娘乐师们,再度发出惊叫声,以昭示她们的存在。

    此时的移山云舟,正往右侧倾斜,而左边,则是如潮水般阔大无边的劫火云潮,是在巨舟之下,自顾自地流动,此时却受到了某种力量的吸引,咆哮着翻涌上来。

    那力量的源头,毫无疑问就是陆素华!

    内劫压下,外劫又如何?

    天地法则意志可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抹杀长生中人的机会!

    余慈眼中闪动着幽冷的光,半边火焰连天,穿透了窗口,疯狂地向这里喷吐着火舌。

    而更上方,锋利寒透的感觉突然切过,剑吟如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