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五章 劫起劫落 莲灭莲生(上)

    花娘子深知,越是想着拖延,就越要入戏,绝不能把目的全然写在脸上。故而,她做出最端庄从容的姿势,很是表现出一番“尽力保持气度”,而又不甘的意味儿,就像是骄傲的失败者,在维持仅有的尊严的同时,要为自己寻到一个可以自我安慰的理由,“我想知道,你们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算计我们的?她自觉做得已经很好了,可余慈没有回应他,而是做出了一个“很遗憾”的表情。花娘子忽然大觉不妥,然后她身子就不由自主地弯了下去,身后鬼厌,将铁钳似的手掌扣在她头上,而前方,余慈脱去了彬彬有礼的面具,冷淡开口:“缺乏诚意的话还是不用说了吧,或者,你觉得让我们自己来比较好些?”“……你想让我说什么?”“其实贵教我已有耳闻,对菩萨在西南蛮荒教化万灵,也是很景仰的。”他果然知道了本教存在!花娘子心思流动,知道黑天教并没有什么,如今南国也渐有风声,不过余慈作为从二十多年前,就一直与教计划纠缠的人物,所知未必就是外面流传的那样粗浅。果不其然,下一句余慈就露出峥嵘:“不过世事难料,总让我和贵教牵扯不清,不管最后哪边更占便宜,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头。不如现在就做个商量,井水不犯河水如何?”……这像是井水不犯河水的样子吗?当然,花娘子绝不会放过这个拖延时间的机会,更对余慈战后求和的态度很感兴趣,她很想知道,余慈会拿出什么条件来,他对教的事情,又了解多少。可余慈又怎么能够轻易让出主动权?他走到花娘子身前,身后鬼厌会意,手掌向后扳,使得女子头面朝上,任余慈目光巡逡。这是一个绝称不上“谈判”的态度,说是“审判”还差不多。果然,余慈接下来就问:“这天地之间,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咱们偏偏还来来回回碰上这么多次,肯定是哪儿出问题了。我就冒昧问一句……两位大人,都在鼓捣什么啊?”大人……两位?花娘子心陡然剧震,突然就醒悟到,眼前这人,对教乃至于教所谋划的大事,绝对不是他嘴上说的那样,一无所知。相反,他了解得非常深、非常深……看着花娘子微微放大的瞳孔,余慈竟是莫名长长吁一口气,很是疲惫的样子:“火候到了,咳,我是说,果然,没诚意的对话浪费的时间还是太多。我们自己来吧!”不好!花娘子这时再不醒悟,就也枉她在世间行走这些年了。可问题是,余慈早就处谋积虑对她下手,且是花费了一番功夫,用明暗两路,诱使她神思流动,自入瓮而不自知。此时,对方已经在她全无知觉的情况下,再度攻入形神源头,并且诱发了海量的念头,一旦念头起来,想要压下去谈何容易?更何况,余慈和鬼厌如今可没有半分怜香惜玉的做派,用最粗暴的方式,轰开她的心防,在形神交界之地,直接掀起了一场风暴。花娘子脑轰然一震,魂魄**分离、错乱的可怕感觉重新回来,只这一下,就在她形神根本之地,留下了几难痊愈的重创。换了常人,此时大概就是要涕泗横流,灵智昏蒙,神经错乱,甚至于大小便失禁,化为一滩肉泥,事后就算不死,十成十也要成一个白痴。而像花娘子这样的层次,早已洗炼肉身神魂,体内并无丝毫杂质,还不至于到那种不堪的境地,饶是如此,同样也是失去了对身躯的控制,气血错乱,手足抽搐,全身软绵乏力,还在激烈地抖颤,而心底深处,则七情六欲并起,私心杂念横生,往不可控的深渊急剧滑落。在这思维的乱流,教的种种信息,不可避免地显现出来,都是她刚刚调动,还没有以教秘法敛藏的部分,且越是记忆深刻的,溢出的度就越快。余慈眯起眼睛,如果事情走势不是这么激烈,他或许可以用一种更温和的方式,可事到如今,已经得罪了两位神主,他可绝不会把和解的希望寄托在那喜怒无常的罗刹鬼王、还有由始至终都埋藏在阴影的大黑天佛母菩萨身上。这种情况下,不管是激烈还是温和,都没什么意义了。在目前时间点不怎么凑巧的时候,干脆花点儿时间,谋求一个利益最大化,才是正经。他要知道,这两位世间顶尖的大能,暗苟合这么些年,究竟在搞些什么!只有弄清楚这些,他才能有针对性的措施,也才能更有效地借力,分担两位大能带来的压力。在此,在教地位似乎颇高的花娘子,自然就是最理想的目标。花娘子的形神交界地,几乎已经彻底攻陷,亿万念头起落,都在他掌控之下,被他任意“掳掠”信息记忆。从她的记忆,可以翻阅到大量有价值的东西,比如她在北荒时,与教的往来沟通、交结的人脉,吸纳的教众,收集的情报等等。更有价值的,则是黑天教高层的信息、教派的结构等等,让余慈对黑天教有了一个颇为全面的认知。但是,余慈最想知道的信息,却只是从记忆见出一些零碎片断,难有决定性的情报。目前,形神交界地只剩下核心处那极微小,也是极关键的一点。余慈知道,那应该就是大黑天佛母菩萨寄托“种子”的位置,也应该是花娘子所有秘密的最后藏匿点。他已做好了一切准备,三方虚空早就封锁周边,确认再无破绽,他便将已经完全落入他掌控的念头洪流一股脑儿地压过去。以三方元气断绝加持,花娘子本身的力量,已经不值一提。原来,我的使命就在此终结了啊!最后的念头闪过,花娘子娇躯剧震,形神上强烈的冲击,彻底击溃了她的防护,这是形神结构的大崩溃,她陡然间丧失了一切力量,彻底软瘫下去,也将形神最深处、最核心的隐密,尽都展现在余慈眼前。那是一朵正片片凋零的黑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