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三章 乱离人心 断头一剑(中)

    在半空,连珠似发炮叫嚷的,除了鬼厌就没旁人了。剑阵很多人感觉出了里面的问题,虽然思维乱了一下,终究没有上当;还有人是在正副执事及时的提醒下,悬崖勒马;但终究还是有一部分人,说他们积极也好,没脑子也罢,心里一个糊涂,直接调转剑锋,指向那几个逃命的身影。算起来,总共二三十人的数目,看起来,招的人并不多,可计算比例的话,这就是百分之一了,且由于是“方向性”的错误,由此牵涉的气机,还不知有多少,剑阵不可避免地发生了一阵混乱,谨严的剑阵结构,露出了不应有的破绽。鬼厌又怎么可能错过机会?那对绿焰魔瞳,其光焰射出数尺,所照之处,众剑修便是有剑阵护持,也难免有所压力。尤其是,他们都明白,如今的旗剑天罗之阵,就像是迎着箭雨擂石的盾牌,在内侧开裂了几道细缝,只需一箭就能穿透。远方发石射箭的敌人未必知晓,但紧挨着盾牌的自己,肯定不会不知。所以,他们心里面不由自主就会去想:不要射过来,不要射过来……可世事偏不如人意,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鬼厌一步跨出,横渡百丈虚空,其间剑气如雨,森然如狱,却都被他身外浓稠如汁的紫芒挡住,而他也并非是闷头前冲,而是不断地做出微调。他每一次调整,都让剑阵的正副执事们,憋闷得几欲吐血。他们坐镇在剑阵运转的各处节点上,是驱动剑阵的关键,一切变化,总要通过他们,集、发散,才能最终形成。此时,剑阵出现混乱,他们的责任更加重大,自然也就要全神贯注。可越是锁定鬼厌的身形,越是觉得,此人每一次的调整,都是卡在他们最担心的位置,迫得他们不停地变化阵势,以遮挡破绽。来来回回,把他们的精神都绷紧到了极限。有时候连续两到三步,鬼厌没有逼得太紧,才要松一口气,却发现其实那厮早就有所图谋,前面的看似闲子,其实却是把阵势的破绽撕得更深,更加地猝不及防。两边的局面,就像是两位剑客比剑,一个身高体壮,有断岳分海之力,但转折僵硬;另一位却是轻灵敏捷,进退自如,杀招犀利。这么下去会有什么后果,大家都练剑的,又怎会不知?直到这个时侯,才有更多人醒悟过来,从头到尾,他们竟然都是被鬼厌牵着鼻子走,莫说行动,就是心思变化,也都落入其既定的谋算。而鬼厌更是展现出对剑道一门清晰、深入以至于无比犀利的认知和见地,那种以自家优势倾压过去,却发现敌人比自己更精通的滋味儿,实在是糟透了!再这么下去,不是剑阵能不能拦住鬼厌的问题;也不是鬼厌破不破阵的问题;而这整个旗剑天罗大阵的体系,会不会被鬼厌勘破、掌握乃至最后玩坏的问题!被“陆素华”的消息引开的几位接引,终于发现问题的严重性,要回来支援,可此时,已然迟了!鬼厌哈地一声笑,突然合身急进,这一次真的再没有任何调整了,因为这就是双方横剑对决,插进敌人心脏的致命一击,在“出剑”的那一刻起,他已经胜了!由始至终,都在流动的清缈铃音倏然休止。“真有先见之明!”鬼厌的讥笑声有掏腹挖心的效果。因为就在这一刻,一直与论剑轩合作的魔门修士,敏锐地察觉到了,鬼厌冷厉锋芒,锁定其气机,直指其所在。显然,这一位对旗剑天罗的防御力不怎么看好,也不想把自己的性命赔给论剑轩,毫不犹豫就退缩了!这才是剑魔两宗合作的常理!便在这笑声里,剑阵的变化展开到了极致,浑茫剑气化为天地之罗,节节收拢,根根交错,要用这种方式,“扣住”那直取心脏的剑刃。“慢慢慢,太慢!”没有了铃音的干扰,鬼厌瞬间就失去了确切的形体,九藏魔身催运到极致,转瞬突破了形神束缚的界限,先转为化神之光芒,随即散入虚空,成就精气之幽微,令人莫辨其踪。这一刻,阵里阵外,不知有多少人叫一声:“不好!”不知有多少人,心头像是被人重重打了一拳,种种迷乱心思、恐惧念头,生发而出,随即就有魔头成就,吞噬精气神魂。这是外魔内侵,走火入魔的前兆,来势如火,不是剑阵所能压制。本来受剑阵所化,三千剑修都隐没入空,难见形影,可这一刻,就像是重演当初远空城的一幕,且更为“壮观”,至少有近百人被魔头乱了心智,惨叫着从半空摔下。剑阵的容错性再好,在人心已乱,气势暴跌的现在,也难以再维持谨严的结构,任由鬼厌魔念来去。不过一息时间,正副十二执事,便有三人吐血受伤,都是意图强行归拢剑阵,却被鬼厌批亢捣虚,击其流,生生打断,再受反噬所至。连续三次扫拢不成,许多剑修的心气就此散尽,鬼厌长笑声又起,却已经是在移山云舟的正上方,旗剑天罗阵的“背后”。顷刻间,剑阵竟然被鬼厌硬生生打穿!不知是出了什么问题,旗剑天罗的标志,那高悬天宇的“逆五行旗门灵幡”,竟然悬立不住,就那么歪斜、倾倒。还有有人及时赶到,一把擎住,总算没让论剑轩的脸面丢尽。但事实上,两样结果的差别也不算大了。擎旗的是东方接引逯青华,因旧创而永远是青绿颜色的皮肤上,蒙着沉沉的暗影,切齿低吼:“鬼厌……”上次在远空城,他们五大接引所控的旗剑天罗,已经是折了一阵,那时是因为战线拉得太长,也不曾把握住鬼厌的根底,才被他遁走……遁走而已!那时候已经觉得不可接受,而今夜,却是败了,且败得更是憋屈,若不是被陆素华牵扯了精力,他们五大接引齐至,再有魔门帮助封锁鬼厌魔功变化,又怎么会令那魔头得逞?可引开他们,也是鬼厌的谋略,他纠结此事,可不会有人体谅他们受宗门的压力之类,只会更招人耻笑。他心头火发,只想着重整剑阵,将鬼厌扯进阵来,再打一场,洗却耻辱。可问题是,鬼厌在打穿了剑阵、长笑宣示之后,已然无影无踪。*********这一更是感谢大梵妖王陛下。另:貌似有书友没看明白,现在是三更的节奏,三更的节操啊!晚上八点左右还有一更。所以,继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