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一章 云房密事 魔意纵横(中)

    床帏之,似有灿若电光划过,映得一室生明。正面与此眼神对接,花娘子便是早有准备,也不由得微微恍惚,似乎心底的隐秘都要被其眸神光刺透,也在此时,她及时定神,瞑目结印,口发真言,漫过床帏的轻淡烟岚,受法印催动,便如开水滚沸,翻滚不休,莫名又扩张许多。花娘子掬手切入,再抬起时,竟是从凝成一枚水珠,紧接着就按入床上病弱美人的眉心。受此水珠加持,白家娘子缓缓盍上眼帘,遮去眸如电神光,等片刻之后,再睁开时,已经是光泽黯淡,再无丝毫锋芒。只不过若仔细去看,在她眼底深处,还蕴着一层灵光,似深潭清波,看似明澈,又深不见底。花娘子轻拍胸口,好似惊魂甫定,旋又嫣然一笑,伸手给眼前的病美人整理鬓发:“总算云生香制得及时,可以借之施展罗刹大人的神通法力,若不然,你《三际经》的火候不足,移元换质难臻圆满,旧伤复发之下,定然是遮掩不住了。”“你不用解释……也没必要借此占我便宜。”白家娘子自顾自摊开双手,仔细观察,但见肌体纤弱,软柔乏力,便是哼了一声:“你们把《三际经》吹到了天上去,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如今快要两年了,进度还是平平。”“是师妹过于急切了。若非《三际经》神妙无方,你受了李伯才那逆绝生机的贯胸一剑,也不至于能在这短短时间里,重塑肌体,再复新生。”她稍稍劝解,顿了一顿,又道:“如今只要云生香未散,罗刹大人的幻法神通,便可持续作用,想来论剑轩那边,也难以再勘破虚实……”白家娘子,如今却可说是陆素华了,她依旧躺在床上,与既往迥异的病态娇靥上,有些惊讶显露:“论剑轩?似乎我昏睡这几日,外间倒是生了不少事。”“如今当头不过数里,就是旗剑天罗的剑阵。不过,事情倒也还有转圜的余地,你自被李伯才重创后,便拜入菩萨座下,也在班子里有了白家娘子的身份,距离东华山被攻破的时间,差了一年以上,其间经历,处处可考,常人思维绝绕不过这个弯去……”“可那魔女是怎么回事?”“魔女?”“就是今日探我胸口旧伤的那人……”“你当时尚有知觉?”“莫忘了,我是什么人,你们菩萨又是为什么要收我做入室弟子。便是最昏沉时,也定有一念明晰,只是范围严重受限而已。然而旁的不知,近身探我气机,还不知么……那人气息,当是女流,而她使的分明就是魔门手段!”花娘子面上也是讶然失色:“怎会?那人是灵矫,是论剑轩四代弟子的精英一流……”话音到此戛然而止,两位女修目光对视,眸底都是恍然。花娘子忽尔哑然失笑,素手握拳,轻敲额头,终于明白差错出在哪里。她当时已见到灵矫身上宝光慑人,遮了本身气机,却因先入为主,怎么也没想到,来人会在论剑轩眼皮子底下,冒充他们的核心弟子……这定是得了论剑轩的准许才对!她心念头纷至沓来,却是密而不乱,要从勾连出一条最清晰的思路。陆素华轻咳一声,随后以手掩唇,将后续的咳音压下:“东华山已成废墟,论剑轩与魔门,到现在还没撕破脸么?这下倒是真有些不妙……十有**是魔门东支,那边握有我那娘亲的血脉咒誓,虽然她早已在父亲大人的助力下,洗神换血,脱了束缚,我却没做这一手,纵然已经隔过一层,但近距感应下,怕是难以瞒过!”花娘子若有所思:“可论剑轩至今还按兵不动……”“自然是那人私心所致。”陆素华从来不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断言道:“她必想借着论剑轩的压迫,谈些交易之类。她要什么,我大约是知道的,我想,不多久,她就会和我们联系!”花娘子为之沉吟:“虽是如此,我们却不能跟着她的节奏走。”“这是自然……你把她言行都说给我听,看一看能不能辨出她是哪个?”“也好,此事是因为你昨日突然旧伤复发,眼看遮掩不住,不得不冒险,请九烟……”听到这个名字,陆素华神色微动,将之前的问题暂时抛下:“九烟?”“就是在园子里,撞破你和二娘好事的那人,二娘没有提起?”“从未提及。”陆素华也在沉吟,“只是觉得这名字有些熟悉……”“你应该认识的,当年在北荒时,你不是与他大劫干戈,更还与白莲师妹隔空交战……那是因为,白莲师妹有一桩机缘落在他身上。”“九烟……哈,九烟!”陆素华倏地拥被坐起,却因为动作过大,咳声不停。花娘子忙为她顺气,却也难掩惊讶:“九烟又如何?”“你们到现在还不知道么?此人在北荒,先做追魂道人,又化名卢遁,最后拿出九烟这个外壳来,却无一是其真身,他真正的身份,实是叫做余慈!他瞒过了无数人,可这我心那块记忆里,却是清晰分明的!”“余慈?就是离尘宗的弃徒,年前驾驭玄黄杀剑,几乎打穿北地的那个……看起来,咱们之前,还真的欠交流呢!”“哦?”“若他是那个余慈,与我教的孽缘倒是相持已久。早年间,在天裂谷那边,分明也是纠缠不清,派过去的伊辛等人,多是因他而亡。”陆素华不认识伊辛,也不关心,此时倒是有点儿幸灾乐祸:“如果牵涉如此之深,我倒觉得,你们的底细,怕是瞒他不过。”花娘子淡淡道:“不是‘你们’……”“好吧,是我那位便宜师尊,还有你们这些同门。我只是想说,如果一个人,无论天南地北,不同身份,总能牵扯到一起,十有**,他就是冲着这边来的。”陆素华倒是轻松下来:“况且当年他在北荒,好听点儿说,是纵横捭阖;难听点儿讲,就是见缝就钻,不仅勾搭上了我‘那位’,交接了湛猫,连黄泉秘府都进去过,后来我铁心要杀他,都未能如愿,如今不知他又要使什么手段?”************今天早上醒过来,才明白啥叫月票战了……落后半拍,就可能被压得整月抬不起头,这时候,只能恳请各位兄弟姐妹神通加持,鼎力相助了。上个月月票历史性地过百,让俺很是振奋了一把。这个月,就以上月的票数为基数吧,每10张月票加一更,起码也有十更了;当然,大额捧场也加更!更新时间是早上八点(保底)、午机动和晚上八点。所以大伙儿要勤快地刷刷版面了,免得漏掉更新!这辈子第一次月票战,好奇也兴奋,大伙儿是不是也一样呢?噢噢噢,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