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一章 云房密事 魔意纵横(上)

    夜色渐沉,屋烟岚流动,似若梦境。卢二娘坐在梳妆台前,由花娘子为她缀上种种发饰,自己则一动不动,连话都没说一句。前面院子里,消息一直不断,天鹤门为了今夜宴请,专门邀移南班献舞助兴,卢二娘他们自然请不到,但其他的舞娘也足够了,前去的舞娘、乐师,自然也就成了花娘子的耳目。自从宴席开始后,那边的消息便如流水般发过来:“高云波等人一直在询问九烟出去的缘由,九烟口风甚紧。”“高云波提议船上修士成立一个临时联盟,与论剑轩合作,寻出其目标……九烟不置可否。”“宴上已经拿出了嫌疑名单,第一位是鬼厌,其余还有东海十凶等。”花娘子细品这些消息,嘴上则继续劝说:“何苦呢?九烟或有寡人之疾,但观其敛藏精气,没有丝毫外泄,当是在修炼独特法门,也证明他绝非是急色之徒。说到底,大家不过是话赶话,才闹得这么僵。”稍顿,花娘子伸手轻抚上卢二娘细腻光洁的面颊,似乎想用掌心温度,将其冷意融化:“我知道你不想听这些,可有一条,我却要对你讲:不管九烟对错,你与他置气,就是你错了……”卢二娘终于开口,冷淡回应:“我何时说过,自己没错?”“我不是讲‘面是背非’一事,这种小事,错就错了,又能如何?我是要讲,你与他置气本身,就是最没有意义的,要记得,你如今是什么身份!”“我?”“你还当自己是卖艺求生的舞娘吗?”花娘子弯腰,使两张如花似玉的娇靥并排出现在镜,在卢二娘耳边,低声道:“你既然拜在菩萨座下,此界第一流人物,便有你一席之地,普天之下,只要你不愿,又有谁能让你献舞侍寝?”虽然九烟没有明说要做什么,可那意思,又有谁不明白?花娘子便抓着这一条,延伸开来:“九烟虽非寻常之辈,但相较于你未来的成就,还是天上地下,判若云泥!不远的将来,便是他凑上来叩拜,你都要嫌他污浊……今日出于意气之争,把身子舍给了他,未来又该如何看待?这等耻辱,就是日后成就长生,历遍大劫,也难以洗褪……”“有什么洗不净的?卢二娘的身子,不是什么金镶玉,当然,却也不是谁人都能辱没的。想吃到嘴里,也要看看牙口够不够硬!”她语句的寒意,便如冰珠一般,让人绝不会误会她的意思。“你还是在置气!”花娘子秀眉颦蹙:“而且,这岂不是另生事端?”卢二娘微微一笑,取过唇纸,轻抿上朱红色彩,眸光彩流转,却是将一应寒意杀机,尽都掩盖,越是如此,越让人无法轻视她的决心。镜见得其眼神,花娘子都是心头微凛,口则道:“何必弄得你死我活?好吧,九烟死活不论,如今论剑轩肆无忌惮,圈禁旅客,你又树大招风,万一闹出不可收拾的局面,难保那边没有一个居心不良的,借机生事,图谋不轨……”卢二娘对这种理由,根本不屑一顾。花娘子叹息道:“事情本没有那么糟,完全可以更简单地解决。他不是要观舞么?你便带着乐师,也可以与窈娘她们同去。窈娘平日里最听你的话,到时由她们腾挪几下,封着他的嘴,也就是了,本来不是什么大事,那九烟最初也未必就要做出这等事儿来……”“是吗?我倒觉得他早等着这个机会……”梳妆已毕,卢二娘起身,往床前探视白娘子,而被她这么一提,花娘子也不好再多说,深深看了眼床前那美饰华服,无限娇好的身影,径直出门。移山云舟上的夜色,别有奇景。几十上百片巨帆,共同构成如乌云般的阴影,又有大小不等的缝隙,将夜空切分,星月掩映。而今夜,更有别样景致。花娘子往南方天域去看,那里劲吹的风雪,至今没有停歇的迹象。纵然是隔着一层剑阵,她还是隐约感应到,风雪所覆盖的区域,一应气机,并相应的天地法则体系,都罗列清楚,结构稳固,那一位竟是自冲击劫云后的三两个时辰里,将天地大劫影响的部分地带,重新归拢,塑造出一片具有自洽法则,独立于天地之外的虚空世界。而在那风雪弥漫的世界外围,正承受着天地大劫的反冲,偏偏稳若磐石,不见丝毫动摇。其所涉及的种种神通,简直强绝到不可思议,便是见多识广如她,也要感叹:纵然是你,也能走到此一步……倒也不愧是太玄亲传。心念未绝,她又生感应,扭头去看,只见一具高大的身形,正负手缓步入院,不是九烟,又是谁来?可以看到,九烟也是抬头望天,视线所指,同样是南方天域,而且相当入神,甚至没有发现她的存在——当然,更有可能是根本不予搭理。花娘子知道,此人与蕊珠宫倒是颇有渊源。据说湛水澄对他很是看重,还有传闻是,他只是旁观湛水澄与辛天君下棋,就自悟太玄冰解神通,还险些把小命都搭在里面。如今,他坐的移山云舟被论剑轩阻禁,而千里开外,蕊珠宫的那一位,放出如此声势,确能给人极大的想象空间。这样……其实挺不错。正沉吟间,门声响起,却是卢二娘迈步而出,身上披着一件黑沉沉的斗篷,行步间,偶尔其内的美饰华服偶尔翻起,却是更要诱人遐思。只是这一位同样是把她忽略,直接与九烟视线遥对,然后就要走过去。花娘子一把将她扯着,低下嗓子,以急促的语调道:“我来安排,不要再使性子,想想白娘子,若她知道此事,又该如何自处?”提到白娘子,卢二娘向屋里看了一眼,没有即刻出声反对,花娘子抓着机会,向门外以目示意,早已等候在不远处的窈娘等人,忙上前来,如众星捧月一般,拥着卢二妨一起去了。九烟定然是已看到了的,却是半分表情都欠奉,径自回屋。这就是默许了?不多时,花娘子便听得窈娘柔腻的嗓音:“九烟大师,可安歇了么?有佳人夜访……”不久,门响,再有片刻,乐声响起,却是迷离顿挫,忽高忽低,如心意之动荡,真幻难明。花娘子思忖一会儿,走回屋来,慢慢踱到床前。床上,白家娘子还在闭目沉睡,云生香的流岚恰是漫过她的身躯,迷蒙不清。花娘子叹了口气:“情之一物,定有难明之理。二娘这等天资、性情,也难勘破。你有意无意,倒是拿出的好手段!”声音婉转低回,似若自语,可话音分明就有所指。便在此刻,床上沉睡的病弱女子,倏然睁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