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章 病弱美人 狰狞臂钏(中)

    余慈闻声回头,见一位身形娇小,面上犹显稚嫩天真的少女正走进来。她一本正经的时候,上翘的唇角也让人看着喜气,就算是“仙子”,也是顶亲和的那一类了。余慈曾以鬼厌分身和她打过交道,知道此女是论剑轩四代弟子的精英,艺高胆大,思维跳脱,又有丹霞法衣那样的宝物护身,是个让人头痛的主儿。说到宝物,他还缺乏直观认知,可当前眼光不同,再看过去,就发现,这一位身上真的是宝光冲霄。所谓的“宝光”,其实就是那些法器法宝,以其独特的存在脉动,与周边元气共鸣,或轻或重,契合或挑动天地法则的表征。自从灵矫进来,便有宝物灵压,弥漫室内,尤其是她背上的宝剑,乌沉沉的柄鞘,感觉很是沉重,却似有无形芒刺发散。照理说,神物自晦,不应这么锋芒毕露,那就只有一个解释:这个主儿有意催发出宝物的威能,显然也有其目的所在。不过,这柄宝剑,她以前有佩戴吗?和她的风格不是很一致的样子。作为论剑轩的代表,灵矫倒是一直保持正经的样子,只点头与屋几人示意,直接到床前,探视白娘子的病情。和余慈一样,她也是先探脉,还摸了摸额头,不过接下来的步骤,就比余慈细致,也直接多了。她很干脆地掀开了白娘子身上的薄被,显露出下面纤瘦,却也不失玲珑有致的身姿。白娘子穿得也算保守,还裹着一层丝绸衣,只是昏睡已是半敞衣襟,露出里面亵衣,还有小片雪白肌肤。灵矫却没有丝毫停手的意思,要继续伸手解下去,一旁,花娘子显得有些惊愕:“仙子你这是……”“例行公事喽。”灵矫漫声回应一句,手下丝毫不停,在人们反应过来之前,已经分开衣,拉下抹胸,露出床上病美人儿那形状美好,可堪盈握的椒乳,其鲜嫩动人处,直可荡人心魄。这变化来得太快,屋里众人一时都惊了,余慈第一个念头竟是:平躺都如此,此女倒是比感觉更有料啊!一念至此,他又暗道声“罪过”,下一刻,他又见那灵矫,将同样嫩白的手掌覆了上去,摸索片刻,末了,还有些好奇地逗弄了下那最鲜亮惹眼的峰尖所在。这场面……过了吧!余慈偏转视线,去看卢二娘,却见这位处处显出与白娘子有极亲近关系的舞蹈大家,面色竟是出奇地沉静,没有任何阻止的意思。感应到他的目光,卢二娘也转过脸来,眼神平静,一转又移回,如此态度,让余慈心连呼古怪,而这时,灵矫“检视”得差不多了,依旧低着头,似乎对屋几人的眼光全无所觉,说出她的判断:“倒是不用太担心,我看这位白娘子,肌肤紧致,亦有光泽,看上去根本尚在,唯是神气虚弱而已,或者被什么摄魂法力冲击了魂魄,岔了经脉所至,用富贵之法疗养,确实是个路子。”她一边说,一边为白娘子掩上衣襟,又盖上被子,这才转脸,却惊见九烟这个光头汉子杵在后面,登时便瞪大眼睛:“咦,这怎么还在?”余慈就莫名其妙了:“我不在我去哪儿?”“男女授受不亲啊道兄,你这人,不知道回避也就罢了,怎么还真看过来了?故意占便宜是吧!”你要是不说,不就没这份儿尴尬了吗?话是这么讲,可明明是嗔恼的言语,由灵矫口道出来,偏有一种玩乐式的天真,还有些自来熟,倒也不是让人太过难堪。花娘子还是帮着解了围:“灵矫仙明鉴,这位就是能为白娘子制香的九烟大师。”“他给白家女子看的病?”“不,病是在吴钩城,请秦神医诊断,九烟大师是船上偶遇……”“哦,那他的嫌疑就小多了。”好吧,谢谢你说得这么直白……余慈真服了这位,不过当初在江畔初见时,这位也是飞扬跳脱,如今只是本性外露吧。灵矫站起身来:“白家娘子这边,我已经看过了,会如实向几位师叔回报,人命关天,几位师叔应该也有所考虑,但剑阵的布置,事涉大局,我这里也不好承诺什么。”花娘子轻叹一声,没有说话,卢二娘则很奇怪地沉默着,事实上,从灵矫进来,她一个字儿都没有说。倒是灵矫,笑眯眯地主动和她打招呼:“卢大家是吧,听说你和龙川祖师歌舞唱和,真可能,没亲眼见到呢。”卢二娘这才开口回应,但也非常简单,只三个字:“不敢当。”灵矫不以为忤,笑吟吟地挥挥手,腕上系着的小巧铃铛便响了几声,甚是俏皮可爱。她随即提出告辞,花娘子自然要送她出屋。灵矫道声“不必了”,又想到了什么:“对了,剑阵不论开启与否,你们的请求,都不能外泄,免得耽搁了事情。”一旁余慈突然道:“既然贵宗布下剑阵,要困谁抓谁,到现在也没个准信儿吗?我想船上这些人,恐怕比贵宗的心情还要急切。如果公布出来,说不定很快就把那人揪出来呢?”灵矫微怔,但随即笑得灿烂:“那可不成,那一位心计手段都是此界有数的,说不定就来一个浑水摸鱼,贼喊捉贼,我们还是更信自己多一些。”稍顿,她却是笑眯了眼:“再说了,撒这么大下来,谁不想多捞两条鱼呢?”余慈哑然。但灵矫话风突又一转:“其实呢,我对这一点倒是颇不以为然的,撒抓鱼,本来就很难有准头,不如看准了,一记鱼叉下去更直接……可惜,几位师叔都不听我的,那就先这么着吧。”很有些成熟样儿地摇头叹息,她背着手,一步一摇地走出门去。临到了门外,忽又回头:“哎?你怎么不跟来?”“谁?”“你啊,九烟大师!你要出去,就准备好制香的材料,跟我一起去师叔那边,成或不成,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同意了就去,不同意就不去,一锤子买卖就好了,还真挑个良辰吉时啊?”她语加快,清亮若滚珠,将屋里几个人都给绕了进去。至少余慈是首次在花娘子脸上,看到一丝丝近于无奈的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