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章 病弱美人 狰狞臂钏(上)

    花娘子见卢二娘还在沉吟,却是先开了口:“这一位白娘子,一直是身子骨不见好,却因先天弱质,经不起药石攻伐,便是针灸服气,也不成。问得几位医士,都道需要用富贵之法,慢慢调养。”所谓的富贵之法,其实就是在衣食住行,处处精细,以种种见效慢、消耗大的手段,固本培元。香料之类,正是其极重要的一环。“这样啊……”余慈低头寻思,他倒有些奇怪了,今日花娘子安排这等风流阵仗,只是为这等小事?他不寻思不打紧,旁边卢二娘只以为他在拿架子,便慨然道:“若是九烟大师有什么考虑,只管提出来!但凡我能做到的,定不推辞。”卢二娘许得爽快,只有让余慈更是狐疑。但他更清楚,只在心里乱猜,没有任何意义,也就一笑,同样爽快地回应道:“既然卢大家这么给我面子,再不答应,也就不太不上道了。敢问那位白娘子,需要什么香?”花娘子和卢二娘对视一眼,都露出喜色,由卢二娘道:“是云生香。”“云生香?”余慈搜检来自于《无名香经》上的种种记录,倒是很快就找到相应的条目,原料、作法都很是详尽,当下更是轻松,正想开口,猛地心里一激:还真是被风流阵仗绕昏了头也,怎地就忘了,这部《无名香经》的来历?《无名香经》来自于灵犀散人,而灵犀散人是从闻香教将此经携出,而闻香教……不就是花娘子那边的“产业”吗?谁都可以被缺乏香料难处,唯独花娘子那边不可能!余慈的笑容里就多了些别样意味儿,但他掩饰得不错,若无其事地道:“此香我倒也能制,只是手边原料不足,需要购买……”卢二娘当下便道:“原料有啊,差不多都是现成的。”“哦?不知都准备了哪几样?”卢二娘当即报出一连串香精、药名,余慈拿这些与《无名香经》对照,果然都一一对应,心里感觉更是古怪,但到最后,他却是找出一个‘纰漏’:“还有浮空花露……呃,我知道了。”话到半截,他突然改口,险险就出个丑。概因这浮空花露,性质与寻常材料不同,是要撷取碧落天域独有之浮空花的晨间清露,且现取现用,当场制作,如若不然,云生香也就称不上云生香了。说起来,这件事还真不是余慈之前认为的“小事”。不说别的,只制香这一条,需要在碧落天域的环境,一边挡着先天元磁神光和碧落风灾,一边迅采撷花露,制成香料,恶劣的环境不说,更难的是一应工具都很难利用,完全要靠自身的修为。调香师这一类修士,修为普遍都不怎么出挑,像东海“大小吕”那样的,能有步虚修为,就是出类拔萃,他们绝大多数人,连碧落天域都上不来,制香之事,就更不必提。算一算,整个修行界,能独力制出“云生香”的,单手就能数得过来。而如今,制香的难度,明显有了一个惊人的提升。至少余慈就不知道,怎么才能绕过论剑轩的封锁,到碧落天域去制香呢?“二位开口还是迟了。”余慈很是惋惜的样子,“怎么不提前几日讲?也不至于如今横生枝节。”看着一副关心的模样,其实余慈直指对方的破绽:你们早干什么去了?非要这时候迎难而上?而且,若不是论剑轩阻路,余慈这时候都下船了,那时候,你们又找谁去?怎么看都觉得可疑。哪知卢二娘冷哼一声:“若不是论剑轩堵路,也用不到劳烦你……”“二娘!”花娘子嗔怪一声,“大师是在帮咱们呢!”说着,她又对余慈道:“二娘一向与白娘子交好,未免有些急切了。也不瞒大师,其实在月前诊疗之后,我们便四处联系,找到了现成的香料,只不过是在雨师城那里,转运不便,就想着趁此次南游的机会,乘船到那里提了香料出来。“可谁也没料到,论剑轩竟然阻了去路,而且这两日,白娘子的身子是越发地不好了,怕是再也耽搁不起。此时,唯有大师能伸以援手……”雨师城位于飞马城之西,正是移山云舟下一步的停留地,旬日可到,但现在自不必再提。花娘子的理由,还算说得过去,可余慈哪有这么轻易信她。当然,心里戒备是一回事儿,如果他不配合,可就看不到花娘子想弄什么妖蛾子了。故而他哈哈笑道:“我理解,再说了,别的信不过,难道还信不过卢大家?有大家的许诺在,有些事情,做起来也让人开心、放心。”花娘子不想让他和卢二娘太过针锋相对,立即接道:“要制云生香,定然要到碧落天域去。和论剑轩交涉之事,就由我们去办……唉,菩萨保佑,能给白娘子争一条活路。”事情说到这里,已经足够了,花娘子便提出告辞,她还要去论剑轩那里打点。余慈却忽然道:“我能否是探视一下那位白娘子?”花娘子微怔,随即就点头道:“正要大师因人制宜,二娘?”卢二娘没有意见,而这时余慈才知道,那位白娘子,原来就在他的院子里,明显是与卢二娘一起搬过来的,更是与卢二娘同居一室。其实对这白家娘子,他也是有些印象的,不就是当日,被卢二娘在瀑布下调戏的那位嘛,当日看她身子骨弱,但行走无碍,不想才二三十日的功夫,已经病重到下不来床的地步。余慈进来之时,白娘子正在床上昏睡,气息微微,虽受病魔折腾,此时已然形销骨立,却也可以看出,确实是一位不俗的美人儿。他探了探脉,才发现,这位其实也是有一身正宗玄门修为,大约是在还丹初阶、阶之间。此类心法,本来最能养生,不知为何到了这等境地?余慈此时眼光、视角与常人都大为不同,隐约觉得里面不是那么简单,正想做进一步查探,却有人敲响了门。花娘子嗓音清亮地招呼:“大师、二娘,论剑轩灵矫仙子特来探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