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九章 高空滞留 拘禁搜检(上)

    卢二娘掷杯不饮,哑然笑道:“师姐若要学调香,怕不要羞煞了他!”“调香术,小道尔。便是九烟本人,只看他在鸣剑楼里的表现,也未必在意,师妹你天资非凡,根骨特异,只要在我教扎下根去,未来成就,不可限量,在这些旁枝末节上,倒是无需在意了……”“你总是说我天资非凡,根骨特异,却从来没讲过,要我学什么。”“教直指永恒的法门体系,早已齐备,便是教的《三际经》。你修炼此经,对哪一部更有感觉,便是要学哪个了,何必疑惑?”“又是这种说辞。”“倒是师妹你究竟对哪方面有感应,一直没有提及……”“你不对我说,我何必对你讲?”连续几句话对上,都不投机,卢二娘干脆不再多说,径直离开。亭花娘子半点儿不生气,只在这自斟自饮,数杯已过,脸上晕红,方低声而笑:“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俗人缘法,果然还是太简单,到得非凡之位,更多还是孽缘哪……”************移山云舟经过数十日的飞游,这一日终于暂停下来,高度也降到了两百里左右,几乎就是停留在火红的劫云上方。侧舷附近的修士,看劫云上恐怖的热力,形成一个个巨大的浆泡,再爆开,看似千篇一律,可其涉及的天地之伟力,变化之玄妙,令有心人为之倾注、神往。隔过劫云,地面上就是天马城,正是旅客转之地,船上有接近五成的客人,都准备下船,到天马城暂时等候,他们都是往北、、南三个方向去的,因为所乘坐的船是往西南大雷泽方向,故而此时要等其他的移山云舟过来,做一次转乘才行。余慈也在转乘之列。所以他也没有再继续闭关,早早准备好了,等在船舷边,准备下船去。可这一等,就是一个多时辰,远远超出正常的期限,天马城的接驳大阵,竟然还没有开启,大阵不开启,船上的劫云就冲不破,无论上下,都要冒着更多的风险。船上已经起了微微的骚动,仅从余慈所感应到的范围,流言便起来了不少:“天马城的驳阵出了岔子?”“听说是被劫雷毁了,一时半会儿修不好。”“我怎么听说,是要等其他的移山云舟过来,直接在高空转运?”“想傻你的心了,你这法子看着方便,其实最是耗力,几万人的流动呢!耗得还全是移山云舟本身的积蓄,大通行有多傻,才会给咱们来这种待遇?”“最新消息,最新消息!”“怎么回事?”“据说,船上混进来了一个大魔头,被论剑轩知道了,此时已经扣了船,不让任何人上下船,只等着瓮捉鳖呢!”“哪个,是哪个?”“狗屁!能让论剑轩看上眼的魔头,最起码都是长生人,真的被发现了,拍拍屁股就走人了,哪能真让人给堵着?”众说纷纭,却也理所当然地得不出确切的结论。余慈见不是头,径直回到了自己的独院,还没坐下,周虎便匆匆赶过来拜见。不用余慈问询,他已经竹筒倒豆子,把所知的消息都说了出来:“九烟大师,实在抱歉,论剑轩那边突然告知,船上有他们通缉的要犯,要我们配合,暂时停留,等搜查的人上船。”“魔头?”余慈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鬼厌那边,若说魔头,除了那位,也没有更现成的了。可还没等他开口,又有人在外面叫:“九烟大师可在?”周虎一奇,忙对余慈道:“是船上的诸总管。”诸姓在大通行是大姓,当年的诸老,吴钩城的诸百途,还有如今这诸总管,都是如此,并不值得奇怪。而在船上多日,从没打过交通,眼下却登门拜访,才真是稀奇。余慈也不会拒人于门外,示意侍婢去迎人进来,不一刻,一个身材高瘦,却是眉眼精明的男子走进来,见了周虎在此,倒不奇怪,周虎本来就是诸百途专门安排,与九烟沟通的人物,他也是知情的。向周虎略一点头,他紧趋数步,一个大揖到地:“在下诸兴,见过九烟大师。”余慈懒得和他客套,直接就问:“诸总管到此何事?”诸兴苦笑:“不瞒大师,正是为此船滞留之事而来。周管事应该已经禀报过了,正是那件事情。”他看上去倒是个自来熟的性子,一句话后,便大发感慨:“论剑轩着实是莫名其妙,吴钩城的时候不开口,偏是要到天马城,这小十万人在船上,万一出了意外,可怎生得了。”余慈仍不客气:“此事又与我何干?”“本来怎么都和大师没有干系的,不过刚刚收到论剑轩的通知,要船上所有还丹境界以上的客人,都要集到船体部来,说是等论剑轩主事人到了,有事商议。大师您倒不用动,可是一会儿,这附近就要有上百人过来,怕是失了清净,便先告知大师一声。”清不清净,余慈也不在乎,只是好奇:“如果那边不到呢……”“等着呗。”“客人不到呢?”诸兴苦笑更深,停了一停,方道:“论剑轩的聚仙桥,就停在八十里外,听说连剑阵都布下了,大师您说呢?”余慈哈地一声冷笑:“这是要行拘禁之事?”诸兴不敢再接话了,只是苦笑而已。倒是一边周虎闷声道:“咱们大通行,什么时候轮到他论剑轩指手划脚了?”诸兴看上去倒是个好脾气,一点儿都不生气,只是摇头:“他们直接拿来了总行的信物,分明是一切准备妥当,方才动手,我们又能怎样?”余慈心一笑,这两人倒是演得好双簧,明着是一问一答,其实还是给他解释。正想着,门外又响起敲门声,今天他这里,倒是客人不断了。而接下来响起的婉转声息,却是让诸兴、周虎都睁大了眼睛:“九烟大师可在?花娘子偕二娘冒昧来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