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 故旧同舟 敌我同行(中)

    得到这种待遇,周虎受宠若惊,但他也是见过世面的,躬身谢过之后,把茶杯拿在手,也不沾唇,回应道:“敢叫大师得知,诸掌柜曾专门提点过,大师喜静不喜动,故而安排别院时,专门找了这一处所在,周围倒是没什么邻居。”“门口那一位小姑娘……”“那位啊。”周虎来之前,自然是把情况都了解透彻了:“那位,是与鬼厌真人同来的。不过他们两个住得很远,今日到大师这里,或许是贪玩儿……”说到这儿,他猛地住口,作为船上的管事,他只需要把情况如实禀报就好了,至于判断之类,根本没必要多说,若不然,导致客人判断失误,出了问题,又该怎办才好?再说了,鬼厌凶名赫赫,跟在她身边的小姑娘,应该也不是寻常人吧。船上的人有往龌龊之处想的,可周虎觉得,鬼厌给这小姑娘的自由太多了,而小姑娘本人,也是性情天然可然,不像是受制于人,又或者了惑心术之类。当然,以鬼厌的魔功造诣,就是真使了手段,他也很难看出来。余慈其实也是明知故问,只将此事作为引子,才不会关心周虎怎么想法,随后又问起其他人,便发现,确实如周虎所言,诸百途给他安排的这个居处,根本没什么邻居,静是极静的,安全也颇有保证。周边所有地警戒、防御法阵都已经打开,又与移山云舟的主体防御阵勾连在一起,一旦有人意图闯入,余慈和船上的护卫,都将第一时间知晓。环境方面没什么好问的了,余慈却一时谈兴未尽,拉着周虎扯起了闲篇儿,也是想着从周虎这边,问一问诸老的近况,当然,这需要一定的技巧。周虎虽不知这位“寡言喜静”的调香大师,为什么如此健谈,但这种交结的机会,还是不会错过的,两人的话题便扩散开来,只不过,在余慈有意的控制下,话题一直没离开其最熟悉的领域。从船上的乘客,到本次的航线,再到大通行近日来的经营状况,周虎果然是历练了出来,每个问题,都说得头头是道,而且言简意赅,不是泛泛之论。“其实天地大劫降下,我们这里,冲击也是极大。在南国的常规线路,已经缩减了四成,若非如此,也不至于本是北、、南三方的客人,都要到天马城去分流转运,时间多少是要耽搁了的。“不过,也是由于这劫数,倒是新辟了一些客流,毕竟行于劫云之上,安全性还要更高。尤其是长生一流,从吴钩城出去这趟,倒还不显,之前返程之时,可真是不少。”“大劫之下,长生更难得自由。”余慈点头,顺势移转话锋:“周虎你头脑清楚,前途不可限量,是一直在大通行里吗?”周虎忙谢过,又道:“小人从小就在行里了,此前一直在近卫里摔打,少有动脑子的时候,还是之前有幸侍奉过一位贵人,他老人家辞世之前,将小人推荐到船上,十多年历炼下来,才有今日。”“哦,是这样……”虽然不曾指名道姓,可余慈知道,周虎口的贵人,十有**就是诸老了。当年已知那位老人寿元无多,不想当年一别,就是永诀。从诸老那里得到的天遁宗两枚玉简,对他来说,实有大用,更不用说当初借诸老的数万如意钱,买下的玄真凝虚丹,更是又帮他延命多年,可谓是受用无穷。更具体的信息,他也不愿意再问了,有时候给自己留一个念想,或许更好?他叹息一声,站起身来,“这里有没有什么好景致?”他想出门散散心,顺便,也探一探某些人的底线——他不想主动惹事,可如果同船的,是那些一碰就炸的危险货色,他也觉得心烦不是?谢绝了周虎陪他的提议,余慈出了院子,顺着外间园林回廊,一路上行,不多时,便到了部区域的最顶层。一到此处,天高气爽,心胸便为之一畅。为了避让劫云,移山云舟此时正航行在千里高空,居高下看,滚滚劫云,像一片暗红的薄膜,覆在地层之上。若在北荒,这已经是碧落天域的上层,几乎要到域外了,而南国的碧落天域厚度则远胜,此时还在下部,还有着比较丰富的生灵圈子,时有碧落天域独有的生灵驾风掠过。这些生灵,有的还具有鸟兽之形,有的则干脆就化为风云,飘然来去,都是地表上不得见的珍奇之物,从这个角度看,又要把北荒远远撇在后面。无怪乎世人都道,北荒贫瘠而南国富饶,这真是从天上到地下全方位的差距了。余慈随意走动,倒没有特意在哪儿驻留,一时兴起,便顺着条蜿蜒的溪流,沿水而行,不知怎地,到了处颇幽静的小山丘处。这里积土成丘,高不过七八丈,有香花绿草,又有怪石清泉,小溪绕丘而过,在远处流泻而下,有瀑布水响遥遥传来,全然不见人工痕迹,真不知设计移山云舟的大通行,是怎么个想法,但这种天外园林的感觉,确实不同凡俗。余慈便往瀑布处行去,转过山丘,果然见得一处低崖,溪水便自此而下,乃是瀑布之顶。还没走过去,却是听到几声轻咳,继而,有人声传来。“妹妹既然身子虚弱,就不要在这儿沾了湿凉之气,还是回屋休憩去吧。”话音清雅,吐字圆润,很是悦耳动听。余慈这才知,他无意间已经到了别人所居院落之上。本来他早该收到防御阵的警示,但他一身气息,都敛藏在三方元气,若不有意显现,便是立在长生人身后,也有极大的可能将其瞒过,此外,防御阵也确实干扰了他的感应范围,两个原因作用下,倒是让他无意间做了回“闯空门”的小贼。偷香窃玉是鬼厌的活计,他可没兴趣代劳,转身正要离开,却听得那边一声低喘:“你……二娘,且住手!”*********虽然磕磕绊绊,但连续三天,达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