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七章 小楼故旧 云舟北上(下)

    端木森丘所言,定有深意,余慈转头看他:“何以见得?”“看来老弟是真不知道了,近年来,叶缤深居少出,藏匿形迹。有半山蜃楼之剑意护持,她若要躲藏,真没有几人能找到她。”“她宗门内也不知?”“当然不知,恐怕她第一个要躲的,就是半山岛人。”“……内奸?”余慈怔了怔,“何至于此?”据他所知,叶缤治宗一向严正,宗门人数虽不多,向心力却是数在前列的,那人心岂有说散就散掉的道理?“老弟你也看到了,眼下这四面漏风的局面,这不是叶缤治宗不力,而是抵御不住。老弟你别忘了,叶缤和罗刹教翻脸,得罪的是哪个人物!”端木森丘刻意压低了声音:“那一位可是最能幻心迷性的,若真的出手,天底下谁人能挡?叶缤或许能抵御得住,但她那些同门、弟子又如何?说不定哪个还被看上……咳,这种事情,她又不是办不出来!”你才不知道眼下这话风会传到哪里吧。余慈按住心头荒谬绝伦的感觉,又一次忍住,不去看花娘子,而是仰头看屋顶承尘,半晌方道:“若真如此,半山岛岂不是分崩离析就在眼前?那一位若真的出手,哪还用得到四海社插足?”“所以只是猜测,况且,那一位的性子,谁能把握得了?”端木森丘的话,其实不无道理,照余慈对罗刹鬼王的理解,只要情况允许,她决不介意出手,调戏那些“小小蝼蚁”,以为乐事。看余慈在沉吟,端木森丘就凑过来:“老弟非要给半山岛卖命吗?”余慈笑了一笑:“早有约定,而且,也预收了好处。”端木森丘向他竖起了大拇指:“老弟仗义。”季元则在一旁附合:“践约不难,明知危难而不移心志,九烟大师的为人,着实没的说。不过,有些事情,还要以自身安危为重,像是东海这事儿,大师在此多日,半山岛竟然没个信儿来,里面的关节,还是要仔细考虑为上。”余慈冲他点点头,算是认可,季元为之一喜,还待再讲,端木森丘已经续道:“若老弟不嫌我这里冒昧,我倒有几句话,想提一下。”端木森丘表现出十二分的热情,完全是站在了九烟的立场上,出谋划策。虽说这种场合下,这份态度的大有可商榷之处,但余慈还是要给他这个面子:“请讲。”“如果老弟非要践行这约定,这第一要务,就是一个‘等’……其实就是不要主动,***,老弟身蹈险地,已经足够对得起他们了,再主动凑上去,岂不是掉了身份?“再说了,若不等他一等,怎么能看清局面?现在啊,不怕不使力,就怕使力使不到地方!”季元看着九烟的表情,见他没有什么反应,才小心翼翼地道:“小子以为,端木真人所说,很有道理……”余慈没有说话。端木森丘则又摇头道:“其实,就是在这儿等,也要冒风险的,四海社那边,不能说没有聪明人,但蠢笨的货色更多,想对老弟不利的,决不在少数。真要我给老弟建议,就一个字儿,走!”“走?”“不错,走!不过什么时候走,怎么走,往哪儿走,都要好好合计合计。”说话间,他端起桌上茶杯,还没就唇,身边女子便红着脸儿,低声道:“茶凉了呢……”却是这一位听得入了神,又或者还没有从刚刚失言的羞涩脱出来,忘了给端木森丘换水。花娘子笑盈盈地给她解围:“你们这些男人啊,专门在我们女儿家眼前,说这些兵凶战危的事儿,显示英雄气概,偏偏我们还就吃这一套……”端木森丘放声大笑,很是受用,九烟却知,这是他拿出了谨慎的态度,不愿意在这种地方透露关键信息,而花娘子也很知趣,直接把话题带开。耳听他们调笑,余慈却知,自己心已经有些触动了。*********剑仙歌,倾城舞。鸣剑楼上,那一场撼动人心的长歌健舞,掀动的波浪,以超出人们想象的力量,横扫整个吴钩城,且余势不衰,逆着天地大劫的压制,向四面八方扩散,度之快,令人为之瞠目。助推这一切的,除了那歌那舞直指人心以外,还有其透露出的丰富信息,其最浅显的一条,也事关陈龙川这位剑仙人物的生死,如何不令人瞩目?“恐怕不久之将来,龙川剑歌当为绝响……”“论剑轩的绝顶剑仙少了一人,这次岂不是赔得大了?”“魔门那边还不好讲,不过总有人隔岸观火,好开心呢!”“噤声!这种话也是咱们能提的?”“怕什么,人家自在云天外,清净自守,连世人生死都不理睬,哪管咱们唠嘴唠舌?”两个修士正倚舷说得入神,有闲人凑过来:“喂喂喂,你们讲的,可是八景……”“咳,这位朋友大概听错了吧。”稍谨慎的那位,拉着朋友想离开,哪知来人是个自来熟,笑眯眯地拱手凑过来:“旅途漫漫,见面就是有缘,认识一下,在下……”话没说完,背上便吃人撞了一记。这下当真极重,撞得他一个趔趄,不由大怒,转脸要喝骂时,却是立刻闭嘴低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行人就从他们身边走过。其高矮胖瘦不同,可视线扫过,这边三人,都是寒意暗生。等这一行人去得远了,后来那人扭着肩膀,仿佛身上沾了什么脏东西一样,最初还不愿搭理的两个修士,倒是好奇地凑上来,问后来那位:“是他们是谁?”后来那位拿背脊在船舷上蹭了好几遍,等那一行人完全不见踪影,这才低紧骂道:“娘的,运气真糟透了……你们不认得么,他们就是东海十凶啊!师从十三天妖海君的水母妖君,号称步虚合击,天下独步的那个!”“咦?就是那个专门奸……哎哟。”嘴巴大的这位,又吃朋友撞了一记,总算改了口:“他们不都是在东海上犯案子吗,怎么要坐这移山云舟到内陆去?”“谁知道,大概是要到天马城转吧,早知他们也是一条船上的,我宁愿等几天,再换……娘喂,我总算知道为啥了!”顺着这位的视线,另两人一起看过去,只见不远处的登船点上,有一个身材高大的光头黑肤男子,慢慢走上来。********汗,自大了,晚更一个半小时,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