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七章 小楼故旧 云舟北上(中)

    余慈对花娘子点头示意:“挣扎保命而已,哪还有什么香,若说有,也只是生死香……拿自己当材料,着实无趣得很。”端木森丘和季元都是似明非明,因为这些话,实是当年在移南园时,从九烟和花娘子的对话衍生而来。当时余慈为了救走宝蕴,说是要以人制香,很是唬住了不少人。不管花娘子信还是不信,此时道来,倒是拉近了两人距离。九烟笑了一下,又问道:“白莲仙子可好?”“尚好,如今在师门闭关。当年未能帮得上九烟大师,她一直深以为憾,如今听闻大师安然无恙,必是欣喜。”欣喜?是有所求吧。季元虽听不怎么明白,还是很欢喜看到九烟与花娘子交流,这总比看着那始终黑沉沉的表情好多了。他便凑趣道:“原来九烟大师和花娘子真有旧情,如今相会在亿万里之外,可谓是缘分不浅哪。无怪乎,我当日请托之时,花娘子答应得这么爽快。”端木森丘在旁不满道:“九烟老弟果然是真人不露相,十九郎的招待不说,转眼还搭上了倾国花娘子,我这边,怎么也要一位倾城卢二娘吧?”明为不满,其实却是捧了花娘子一把,还有调笑之意,显出确是个久经欢场之士。可花娘子又怎会怵他:“哟,端木真人一句话,花娘就成了倾国祸水,真枉费了这几日准备的心思。至于二娘么,别看二娘在人前,是个生人勿近的模样,私下里可最是平易近人的,心肠又好,不信你问问她们,班子里的孩儿们,都受她扶持呢。”便有端木森丘旁边一个女子低声应道:“二娘着实是位好人,姐妹们有什么事情,求到她里,总能得到助力……”花娘子笑斥道:“那便是我这儿都做了恶人!”那女人胆子却小,惊抬起头来,见了花娘子似笑非笑的表情,不知怎地,脸上就是晕红,颜色直染到玉颈之下,头面埋得更低,声音几乎都听不到:“阿娘……自然也是极好的。”端木森丘见她这副模样,忍不住就伸出手去,探到女子纤细腰身上,调笑道:“极好的花娘子,怎么让小娘子成了这副模样?”他这么一延伸,花娘子顺势笑骂,简直此地无银三百两,众男子更不免浮想联翩。余慈真是服了花娘子的手段。至于端木森丘,口花花几句,也就哈哈一笑,不再多说。卢二娘真来也就罢了,若真的托辞不至,要他强催,他还真没这个胆。那一位刚刚与陈龙川歌舞相和,引得剑仙弹剑而歌,在吴钩城的地位,自然不同,遑论其修为似也相当不俗,闹将起来,他还怕丢脸面呢。花娘子也知道,并未当真。又与端木森丘调笑两句,便转向九烟道:“大师如何到了吴钩城来?”余慈还是把那些话讲了一遍,听得花娘子唏嘘不已,连道“无妄之灾”,至于她心里真正的想法,她不说,又有谁能知晓?端木森丘啧了一声:“近年来,老弟的运势似乎不旺?到了南边,和四海社的关系,也不怎么样啊。”余慈就笑:“此事已是尽人皆知了吗?”“这有什么!事涉半山岛嘛,东海之上,总要为人关注。”端木森丘嘿然道:“不信你可以问问花娘子,问她知不知道东海上这些腌臜事。”花娘子倒是轻描淡写:“偶尔听得只言片语,哪有闲情关心。”“花娘子带着满园名花,周游天下,自然不会关心这个。可我这边,再不关心,就说不过去喽……四海社,嘿嘿,毕竟是同行相忌,那边虽然是藏头露尾,却岂能瞒过有心人去?他们的跟脚,我这里清楚得很!”“哦?”余慈听他话风,顺势就接上来,“还要请真人指教。”“如今确实该给老弟你讲一讲,以备万一。”端木森丘倒是当仁不让,也不避忌外人:“这四海社,其实是由三股势力汇集而成。这第一股,自然就是散修,为数众多,但也是最没有力量的一股,一盘散沙,就是有四海社兜着,也是扶不上墙的货色。“第二股,就不简单了,据可靠消息,应是与南海的那些异类有关。”余慈微怔又悟:“十三天妖海君!”“不错,四海社立社之初,是在南潮附近,若说与那些异类无关,我第一个不信。”所谓南潮,是发于南海的一道洋流,入东海而回返,横十万里,长亿万里,其浮岛星罗棋布,位置不定,南海十三天妖海君,大半都长居于此,是南海香料、药材、妖丹魔骨等最大的产出之地,也是海鸥墟规划的一个重要商品来源。其牵涉的力量,绝对不容小觑。可是,天妖海君窥伺东海,那些大宗门阀,当真不关心?还没想个通透,端木森丘又道:“至于第三股,却是一个很神秘的势力,只知道,该势力与罗刹教交好,四海社初成之时,因为和罗刹教起了冲突,很是狼狈,就是这股势力插手,和罗刹教达成了协议,才容得其发展壮大……”余慈若有所思,想往花娘子那儿瞥一眼,最终还是忍住。端木森丘不知,他不可不知,思及青狼山主,那背后势力的身份,不正是跃跃欲出么?说完三股势力,端木森丘也开始评点:“不管四海社的后台如何,这一回,他们做得着实不聪明,过海香……”余慈抬头,露出个惊讶的表情。端木森丘大笑:“老弟你别看我,过海香是吧,这事儿,东海之上,但凡是有心人,谁还不知?不过就是个公开的秘密吧。我还知道,叶缤与罗刹教交接,有一大半都是为的过海香,为的就是顺延劫数。可如今过海香已然用尽,偏偏两边已经彻底翻脸,使得她大劫临头,如今天地间这场劫数,更是火上浇油!”余慈苦笑:“怎么真人你比我还清楚?”端木森丘倒是语重心长的样子:“老弟你不在南国,终究不清楚局势。实话说吧,你与半山岛有约,但能不能帮上忙,还在两可之间。若不然,你在城多日是,怎不见半山岛派人来迎接?”“这个……”“也不是说他们怠慢了,也不是说你制不出过海香,而是如今这局面,就是你给叶缤制成了香料,能不能交到她手上,都在两可之间。”***********感谢大屁股樟脑球的大额捧场,那么明天也双更……汗,其实我真没存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