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 倾城一舞 虚名之争(中)

    赞声未绝,又有一人道:“不只是这百念香,这些年来,吕大师几乎每年都有独门香料问世,光是方子,就不知几百份,这才是大师级的人物。”前面那人当即符合:“调香之道,当在此乎?旁门邪道,焉能企及?说话这两人,声音不大不小,倒也没有刻意之感,就像是普普通通,拍吕普的马屁,但鸣剑楼,无不是耳聪目明之人,很是招来了一些视线。吕普是心高气傲之辈,纵然觉得场面上有些不妥,可转念一想,也觉得这样的夸赞是理所当然,对某人的讽刺,更是深得他的心意——他从来不认为,那九烟是什么“大师”,一个连独门香料方子都不曾有过的调香师,就算是精炼上有所建树,也不过就是个匠人罢了。最终,他还是自矜一笑,没有开口。只是同样的话,落在有心人眼,则是另一番滋味。距离吕普席位有一段距离,海宏闷哼一声,他日前接到消息,九烟会到鸣剑楼来,故而低调前来探查,也没有和吕普接触,意外发风这冤家路窄的局面,不免就上了心。此时他眉头大皱,暗道吕普从哪儿招来的损友,恁地不厚道,后面所指太明白,不用多说,开头那一句,所谓的“相得益彰”,看似夸赞,要如此一来,岂不是摊薄了移南班的名声?捧人也要看场合,尤其是这等舞艺,辅以声光、香料等道具,增强吸引力、感染力,是行业惯有伎俩,但从来是只做不说,处在从属地位,以凸显舞娘之技。这样明白摘出来,分明就是暗讽舞娘舞艺不精,要靠“迷香”之类的歪门邪道。海宏心生恼意:“此人也是社人?”旁边同来的朋友眯眼看了下,点头道:“有点儿面熟。”“嘿!”想到某种可能,海宏不免烦扰。社里终究还是品流复杂,所思所想所欲,各有不同。九烟这人,招之、杀之均可,却又何必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设局下套,这是生怕论剑轩的剑刃不利么?想想也是无奈,四海社立社之法在那里摆着,这个问题实在是难以克服,可若不解决,又如何更进一步?、如今这事儿,莫不是社有些人觉得,论剑轩在与陆沉相争之时,损了元气,想着趁此机会,来点儿试探?不论成败,吕普怕是要陷在里头了。又看九烟,这一位倒是稳在席上,黑脸沉静如水,与当日举手间就击杀两个步虚修士的酷烈表现截然不同。想来也是,如今陈龙川压阵,任是谁也要收敛几分。海宏不由去看陈龙川,这位老大人单手支颐,眼睛似睁非睁,姿态倒是悠闲,对舞娘的技艺,却又没有什么感觉似的。也对,这位老大人,是剑仙西征时,便活在世上的,万载以下,又有什么没看过?正想到这儿,忽又听人笑语,因为是舞曲的间隙,这笑声显得分外清亮:“原来小吕大师、九烟道友都在,如此也算吾道盛会。”说话间,有一人举杯,从旁的席位上起身,来到吕普身后:“百念香是小吕大师所制么?”听他称自己为“大师”,称九烟为“道友”,分明是把那人看低了一头,吕普心下大悦,转身又看到,此人长身玉立,肤色白皙,是个俊秀男子,倒是很给人好感。便笑了一下:“正是……”吕普话没说话,来人便扬眉道:“巧了,下一场窈娘所舞,所施用的‘游仙香’,乃是在下的手艺,适逢其会,正好切磋交流,还请吕大师指正。”吕普怒极而笑,他潜心研究香料没几年,怎么阿猫阿狗都跳出来了?也不用做势,拿出一贯的姿态,眼珠向上一翻:“你是谁?”俊秀男子笑吟吟地道:“在下百子狐。”吕普闻之便是一惊:“香狐?”百子狐此人,也是东海区域,有名的调香师,论名声之响亮,绝不逊色于“大小吕”,当然,此人的名声,至有一小半都是因为此人流连花丛的浪荡之举,让人又妒又羡。这样的人,跑过来给移南班捧场,倒是情理事,而趁这个机会,争抢风头,也是理所当然。两人在那边针锋相对,却是有意无意地把九烟撇到一边,说明在他们心,异军突起的九烟,说到底还是一个在调香圈子里没什么地位的新人,或曰异类。对他们的心态,余慈当然清楚,也看到季元跃跃欲动,想着给他撑场面。只是,他实在没有心思与吕普他们相争。本来么,他就是半路出家,所谓的“大师”名号,多数是由心炼法火的效果所致,这点儿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就是把这个名号撇掉,也没什么。他倒有些羡慕主位上的陈龙川,到那位的层次,再看这边的争端,直可视若虫豸之流,不值一哂。嗯,其实他也是这么想的“咳,咳……”主位上的陈龙川,忽地咳出声来,咳声牵心连肺,沙哑的回音,让人听了都觉得喉咙痒痒。这几声比下方的歌舞,更要牵动人心,至于两位调香师的明争暗斗,更是完全不值一提,楼上楼下几百号人,都是齐刷刷地注目过去。端木森丘本来在看邻席的乐子,此时也调转目光,看了半晌,喃喃道:“他伤得到底有多重啊?”诸百途叹息一声,自觉把声音收束:“陆沉的三元锤,也不是那么好接的。”在座的都是认可。此时,有人匆匆赶上去,似乎要询问陈龙川的身体状况,却被这一位挥手赶开,紧接着就是拿起桌上酒壶,给自己斟酒,上来那人想递手过去,不知是要代劳还是劝阻,却吃了陈龙川一瞥,噤若寒蝉,僵在那里不敢动弹,眼看着老人将大杯烈酒倒入喉,咳声立止——然而这算什么止咳的办法啊!不管怎样,陈龙川还是理顺了气,接下来,却是突兀开口:“妙舞香风已经见了,不错,还真是熏人欲醉,如我这老朽,也是痒痒地么!接下来该卢二娘出场了吗?”不想这位,倒也诙谐,话颇有自嘲之意。至于卢二娘的场次……就算不是,老爷子您一开口,也就是了。听闻此言,无论是吕普还是百子狐,脸上都是尴尬极了。不管如何,这“熏得陈龙川鼻子痒痒”的名声,怕是都去不掉了。尤其是后者,本来信心满满地要压过吕普一头,没想到连冒头的机会都没会,便给一棒子打死。余慈无声一笑:什么百念香、游仙香,就算真是天花乱坠,也抵不过剑仙人的一句话。这才是调香师应有的地位,争抢虚名,何苦来由?一声鼓响,鸣剑楼灯火骤暗。高台之上,乌云生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