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 青帝宝苑 北上计划(下)

    鸣剑楼前,早已是人流熙攘,季元和九烟二人下车、入楼,都要花费一番力气。

    但对季元来说,这种场面,比车厢里实在舒服太多了。

    也不知为什么,和九烟单独相处的时候,总有一种呼吸不畅的窒息之感,直到这鸣剑楼里,才真正松一口气,对情报上提及的信息,更添几分信心。

    照情报上讲,九烟为人寡淡,平日里深居少出,表露在外只有一个爱好,便是‘驭女制香’,顾名思义,大约就是借此刺激灵感之用。

    九烟曾在北荒华严城中,接受了一个貌美的舞娘,据说后来手段很是粗暴,而那舞娘的出身,便是华严城的移南园。

    而这移南班,正是移南园改头换面而来。

    正准备往楼上走,后面季大提醒了一声,季元回头,却见载着端木森丘的车驾也驶过来。

    停稳后,车上下来两人,除端木森丘之外,还有一个高高胖胖的中年人,两人都是锦袍玉带,但后者才真像是面团团的富家翁,未语先笑,很是亲切。

    此人是是大通行在吴钩城的掌柜,诸百途。是季元咬着牙,又卖了座师的脸面,请来做陪的。

    为了找这个陪客,他也是煞费苦心:修为不能低了,低了端木森丘看不起;也不能太高,高了说不定会让九烟心里不爽——从情报上来看,九烟在北荒时,也就是还丹上阶,如今十来年过去,最多也就是步虚境界,战力惊人,仍然不能取代境界上的差距。

    找来找去,找到诸百途身上。

    诸百途所在的大通行,独家制造和经营移山云舟,除此之外,所涉不过就是符桥之类,也涉及其他一些生意买卖,但都不太深入,算是专门搞往来运输的。

    随心阁、海商会这些大商家,往往因为商圈、领域的冲突,明里暗里竞争,可谓无所不用其极,而这种时候,大通行更多是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冷眼旁观,显得守成有余,开拓不足,但地位也就更为超然。

    诸百途背靠大通行,又是该商家在吴钩城的当家话事之人,身份决无问题。而他久在上位,又性情诙谐,既拿得住势子,也舍得下脸来,在人际上最是吃得开。

    一行人在楼里碰面,立刻就显出诸百途的作用。

    端木森丘强横霸道,九烟则少言寡语,诸百途却是轻而易举借着季元,引他们打了招呼,搭上了话,随后便拿过话头,笑眯眯地说起,今日鸣剑楼真正的主角。

    “今天的倾城一舞,无论如何是不能错过的。传说这位卢大家,本是寻常舞娘,却在一次险死还生之后,大彻大悟,至此舞艺日益精进,近年来,举世已罕有其匹。后来投入‘移南班’中,辗转北地,每过则观者如堵,山呼海啸。”

    他露出神往的表情,笑问道:“端木真人和九烟大师都是从北边来,这位卢大家的舞姿,可曾见过?”

    余慈只是摇摇头,端木森丘则哈哈一笑:“我在北地时,还真的见过一回,而且,是卢二娘投入移南班之前的最后一场,不知这些年过去,是否又有精进?”

    诸百途连连点头:“之前我还头痛呢,行里的事头太多,竟把日子给记错了,根本就订不上位子,十九郎的邀约,时机可是卡得极妙……说起来卢大家加入‘移南班’,这班子的名字,起得也是古怪。据说,其班主花娘子,在北荒有个园子,就叫这个名,或是有什么寓意?”

    季元心领神会,当即就道:“正是如此,九烟大师也从北荒来,不知有没有印象?”

    余慈嗓音低沉,回应道:“园子就在华严城中,园子里的风景不错,至于‘移南’,大概就是移南国之景,到北荒不毛之地的意思……舞娘也相当出色。”

    虽然是平铺直叙,还是引得众人一起发笑,如此情境之下,在男性之间,这类话题是永远都不会过时的。

    一来二去,四人间的气氛便有些热络了。

    此时,他们已到了三楼,临栏坐席之处,一番推让后,四人插花而座,端木森丘居首,接下来是诸百途、九烟、季元。

    鸣剑楼里,一、二楼中央打通,居中立起高台,当是卢二娘献舞之处,观众则是围栏而坐,此时人还没到齐,喧喧嚷嚷,呼朋唤友,煞是热闹。

    既然正戏没开始,众人便继续之前的话题。

    端木森丘哈哈笑道:“北地之园,移南国之景,也算切题,不想今日,却是真正南下……膏腴之地,果然最是引人向往。”

    诸百途也笑了两声,却是突兀叹息:“膏腴之地,也禁不起劫云数月不散,难见天日之苦。移南,移南,这些歌舞班子往南来,殊不知还有大批的人想往北边走呢。”

    “哦,竟有此事?”

    “诸位或许还不知晓,自东华山,陆沉等七大地仙,决死一战后,方圆近千万里区域,地层结构已然不稳,那处又是个水系纵横之所,因此,少则数月,多则数年,地陷成湖、成海,已成定局。据说周边的宗门、商家,已准备越过沧江,迁到北边去,接受洗玉盟的庇护。”

    “还有此说?为何不南下?”

    “南面?海鸥墟将启,谁还愿再分他们一杯羹?”

    原因当然不是仅此而已,但诸百途也不愿再说,又露出笑脸,举杯道:“来来来,为今日之会……”

    “且慢!”

    “端木真人?”

    席人众人都停了手,不知端木森丘叫停何意?

    这位虬髯大汉则是咧嘴笑道:“这楼里别的都好,就是酒水差了些。今日与九烟大师、诸掌柜相会,一同观倾城之舞,也当有绝世美酒,来来来,且看我这里!”

    说话间,他手指在案上一敲,杯中酒水便都跳出,洒在地板上。

    同时他袖中一根藤蔓探出来,前端凝出露水一般的晶莹之物,在四个空杯中依次滴了一滴,每杯都不过小指肚之量,可随后便膨胀起来,化为一圈微弧的水光,恰好撑在杯子边缘,腻如流脂,又通透明澈。

    “哎哟,这可是仙藤汁?”

    诸百途惊呼一声,圆圆的脸上,几乎要绽出花来:“这等天材地宝,也只有真人的青帝宝苑,才拿得出来。”

    端木森丘哈哈一笑,端起杯来:“诸位,请满饮此杯。”

    说话间,他目光又来到九烟面上,加了一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