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 青帝宝苑 北上计划(中)

    出了旅舍,季元长长出了一口气,最艰难的一步迈了出去,后面就刹不住了,只能一步步地往前走,首鼠两端,只会把事情搞得更糟。更何况,真的迈出这一步,倒是比想象更轻松些。他很快振奋起精神:“走,去端木真人那里。”端木森丘是穹庐社的重要人物,而该社的跟脚,又颇有些微妙,在此特殊时期,为了防止论剑轩产生什么不必要的联想,端木森丘到吴钩城后,表现得非常低调,若非飞羽宗和穹庐社有一些生意往来,季元的座师,当年也与端木森丘有点儿交情,这次是无论如何都延请不来的。季元对端木森丘的重视,绝不在九烟之下,这些时日,可谓是竭尽所能,招待侍候,打交道次数多了,也就知道一些那位的性情喜好,倒是比见九烟时,自在一些。在主城一处独院里,季元见到了端木森丘,此时,这位穹庐社的大佬,正一身锦袍,照看园的草木,看背影,倒是个富家翁的形象,可是一转过身上,满面虬髯的大脸,还有过份凌厉的眼神,就将那感觉冲得七零八落。好听点说,是豪迈;难听点儿讲,就是匪气。季元忙上前施礼,并奉上礼品,端木森丘则让他在院小亭坐了,端茶倒水的事情,自然还要由季元动手。这一位不和他客气,茶水不及一泡,劈头就问:“我听说,你不准备请‘小吕’出手了?”“呃……”“不叫他也好,说什么‘大小吕’,其实比起他伯父吕沛,这吕能的本事,差得可不是一星半点儿。最后事情不成,没的还败坏本座的名声。”季元还能说什么,只能应声不迭,但他着实没想到,消息竟然传得这么快法。看端木森丘的态度,若是他对九烟也不满意,又该怎么办?还好,事态还不是太糟糕,端木森丘紧接着便道:“那个叫九烟的,听说半山岛也延请他去调制香料,有无此事?”四海社不就是因为这个翻脸了?当然,季元绝对是不会把话说满的,只道:“都这么传……”“挺有意思,说实话,本座以前是没听过他的名号,但你宁愿得罪四海社,也要请他来,想必也是个有本事的,这样吧,做事之前,你安排一下,我和他见个面。”季元“啊”了一声,他本来打定主意,不使这两人见面,只由他在间做个转就好,没想到端木森丘竟然如此感兴趣,意外之余,也暗担忧。无论是九烟还是端木森丘,都不是好相与的,若两人碰了面,一个看不顺眼,倒霉的可就是他了。但这种时候,他又不能说不行,脑子里念头急转,终还是露出个笑脸:“其实晚辈也在想着,真人,还有九烟大师,都是危险之,伸以援手,救晚辈于水火,无论如何,都要有所表示。此事自然由晚辈安排,摆下场宴席,真人与九烟大师当是能谈得来,哈,哈哈……”他嘴上发笑,心里却是拜天拜地拜神拜祖:但愿如此,但愿如此……端木森丘对他的态度还算满意,点点头,端起茶水,抿了一口,季元知趣,忙告辞离开。等出了院门,背上不知不觉,又是一身冷汗。再怎么担惊受怕,事情也必须要做,又想到之前,九烟对宴席很不感兴趣,心又呻吟一声,开始绞尽脑汁,想着如何措辞,才能既请来客人,又不至于招人厌烦。快要走到宗门的店铺,都没有一个万全之策,正头痛的时候,季二气喘吁吁地赶过来,见了季元,忙表功道:“郎君,信已经送到了。”季元唔了一声,心思倒是转移过来一点儿,要想用上九烟,又不至于卷到东海纷争去,那封信也是很重要的,便多问了两句,季二也回答得很顺畅,季元还算满意,但很快又是头痛起来。此时,季二却是又拿出一枚玉简:“郎君要阿大去打听的九烟大师的消息,眼下情报已传回,小人顺路,就给取来了。”“这么快?”满打满算,不过就是两天时间,就是最顶级的传讯飞剑,也不至于这般快法。。“听说是正好有一支北荒的歌舞班子,南来讨生活,以前是见过九烟的,据说,还有些香火情分。许多情报,都从那里来。”“歌舞班子?”季元一边探入神识,查看情报,一边随口道:“我记得这几天,鸣剑楼里,也有个班子,叫‘移南’的,就是卢二娘所在……”“正是移南班。”“哦……嘶!”他猛抽一口气,面上压不住,已是喜色盈.满:“哈,好,这消息来得及时,真是天助我也!”他一时灵光攒簇,妙法横生,转而便向季大吩咐道:“后天在鸣剑楼上,卢二娘的倾城宴席位,无论如何要拿到手,要三个,不,至少四个。此外,和移南班的班主打打交道,让那边准备两个可人的女子……唔,罢了,这事儿我亲自去办,你只管安排席位就好。”季大小心翼翼地道:“郎君,这种事儿,您何必亲自沾手,小人自去办就是。”“你懂什么,做事去吧!”季大喏喏告退。季元连门都不进了,转身又要走,又记得一事:“季二,你将宗门内的香料,不论好坏,每样都准备几份,随时预备着。万一九烟大师有什么灵感,也免得急手耽搁了。”季二不明白,这与九烟的灵感有什么干系,也不敢问,忙去处理。季元上了车,又将那份情报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此时最重要的,其实还是将里面的信息,向当事人求证,那个移南班的班主,叫……叫花娘子是吧。此念既生,心湖不自觉便浮出一个妖娆身姿,他深吸口气,倒是对此行更多几分期盼。*********时光如白驹过隙,倏乎而逝,短短两日时间,吴钩城的局面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最多,是从拥挤,变得更加拥挤。据传,城守剑堂已经开始准备限制外人入城,同时在城,也安了不少名目,将一些“惹是生非”的人物,驱逐出去,标准越来越严苛。为的就是缓解城里的拥挤局面。但驾车行驶在城大道上,所见所感,并没有什么明显变化。平日里一刻钟的路程,硬生生给变成了一个时辰。看着车厢另一侧,闭目养神、已经很久没说话的那位,季元虽然早已是寒暑不侵,还是有汗渍慢慢地从背后沁出。在车厢里的时间,似乎永远都过不完的样子。倏地,车子停了下来,驾车的季大低声道:“郎君,到了。”季元肩上猛地一松,甚至都有点儿眩晕之感,还好很快调整过来,立刻绽开笑脸:“九烟大师,鸣剑楼已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