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四章 千载难逢 调香之争(下)

    一直在后面小心翼翼跟着的季二,闻声就是头皮发麻。作为季元的贴身长随,他也有通神上阶的修为,一向是比较有眼色的,见前面那位大爷发怒,当下就要出来招认、致歉,免得不可收拾。可就在他将要开口出声的时候,却见九烟并不回身,身后却有一道煞气长烟,迎着滔滔海风,嘶然而起,转折间,已化为十丈巨蟒,盘云绕雾,鳞甲森森。其双瞳昏黄幽暗,巨如灯笼,放射出幽幽冷光,正是照向他这边。随后又是“嘶”地一声气啸,张开那堪可食象,深不见底的巨口,扑杀而来。随着巨蟒动作,这一片海边滩涂,直似坠入无底深窟之,阴惨惨,风嗖嗖,还有湿冷气息,舔上脸来。季二的眼珠子差点儿就突了出去,想尖叫“误会”,却受煞气所摄,无论如何都吐不出音来。最后心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死定了!哪知,也在此刻,身后远处的滩涂砰砰两声,连续两类气机爆燃,横过数十里虚空,与那巨蟒煞气隔空交战。巨蟒带着森然煞气,从他头顶掠过,血脉亦为之冰凝,带起的冲击波,直接把他掀了一个倒仰,正好看到天地颠倒的滩涂上,陡然暴起一道灼然耀眼的剑光,正面迎上驾雾飞游的巨蟒,铿锵鸣吟,震荡耳鼓。相隔七八里,还有一片扭曲的空气屏障,正急剧扩张,其势如同扑面而来的海潮,观其去向,便是前面那一剑无法建功,也能将巨蟒吞没。季二修为平平,但长年跟着季元,又在飞羽宗里接受熏陶,眼光相当不错,一见便知,这绝对是步虚高人的手段。那剑芒慑人魂魄,直指心神,乍起而趋百步,锋芒反而愈发凝练,想是步虚剑修无疑。而后面更是典型的步虚法域,虽是拟化真人界域而来,倒更显威势。两个步虚强者……原来九烟是针对他们!人的念头闪灭,着实快得惊人,正因如此,季二才能在此瞬间,想到这么些信息,做出相应判断,可这也到了他的极限了。后脑勺重重撞地,他眼前一黑,视界恢复正常的时候,恰是又看到,那道灼目的剑芒,光华骤暗,连着清越的鸣吟之声,都哑了下去,现出其一个人影,手足发僵,直往下坠,被下方巨蟒噬象蛇吻一口吞下,再无声息,惟有巨蟒的嘶嘶之声,漫过滩涂。看到这幕,急剧向前扩张的步虚法域,竟然即时后缩,撑起步虚法域的那位,明显受了惊吓。就在其心神震荡之时,那巨蟒将已经其软如绵的剑修甩了出来,让人记起,这恍若凶恶大妖的巨蟒,只不过是煞气凝就而已。巨蟒在半空又一个盘转,视前方急缩的法域如无物,直撞过去,哧哧之声连响,其身外浮动的煞气,似有着恐怖的腐蚀性,轻而易举便将扭曲的空气屏障蚀开一个大口子,蜿蜒而入。不数息,尖锐的惨叫声响起,又戛然而止。季二又打了个寒颤,抖抖索索,全身发软,动都动不得,只能拿眼看。只见,原本横扩了大半个滩涂的步虚法域,此时正晃动、崩解,现出里面人影,已是被巨蟒死死缠抱,空自张大了嘴,却再也无法呼吸,整张脸都变成了青紫色。眼角弄影,却是九烟缓步从他身边走过,季二不自觉就屏住了呼吸,让他有些心安的是,这位大爷根本连眼尾都没扫他一眼,径直来到距离较近的那个步虚剑修身前。那剑修此时也恢复了一点儿力气,算是个聪明人,张口就叫:“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们与你无怨无仇,你怎地就狠下毒手……呃!”从季二这个角度,看不到九烟的表情,却能见到那剑修,从满脸的愤激表情,倏地转为恐惧,随即扭曲得不成模样,嘴巴一开一合,似是在说些什么,他这边已经是听不清了。过了片刻,九烟转身,径直走回,那剑修便软软倒地,再无丝毫声息。而更远处,那个巨蟒缠身的修士,也是摔落地下,煞气凝就的巨蟒,已无影踪。季二心头,寒气突突地冒出来,看着九烟慢慢踱步过来,越走越近,而且那视线,分明是直落在自己身上。他恐惧到极处,莫名就有一股力气冲开了嗓门,大叫:“小人是季元季郎君的仆从,是专门……啊啊啊啊!”看九烟脚步不停,越走越近,他再也禁受不住,惨叫声起。季二的惨叫再凄厉,海风一吹,也是了无痕迹。相隔约半刻钟,得到消息的海宏,已带着手下赶至滩涂上,此时,滩涂上再没有一个活人,只有两个修士的尸身,摆在那里。死的这两人,都是四海社的成员,无疑是看到了排出来的“榜”,想着捞一笔,反死在九烟手。和手下轮流查验了两具尸体,海宏面色严峻。身后,吴、倪二人都是面面相觑。海宏缓缓站起来,开口道:“谭峰、赵拥,都是久历此道的高手,平生又最是谨慎,不会在不知底细的情况下,轻易出手。从两边发动的距离也能看到,相隔有小二十里,这不是个刺杀的好距离……这个九烟,好大杀性!”他还有很多话没说出来。且不说战斗结束之快,只看两具尸身的情况:剑修谭峰,是心神错乱,导至周身气机造反,经脉错乱,走火入魔而亡;另一个修士赵拥,就更古怪了,竟然是窒息死的,但脖颈胸肺均无伤痕,倒像是被人捂了口鼻,活生生闷毙。这简直是滑天下之稽。要知赵佣已经是步虚境界,虽然出身旁门,所成就的步虚法域只是最粗糙的那种,算不得什么真正的高手,然而其真形法体即将圆满,阳神也有了一些成就,早就不依赖于后天呼吸,别说被捂住口鼻,就是砍断喉咙,也不是什么致命的伤势。真是咄咄怪事。正思忖之际,倪姓修士凑过来道:“城守剑堂的人已经得了消息。”海宏不准备与那些人见面,嗯了一声,也不收拾尸身,领着手下离开。半途,他吩咐道:“季元那里,先晾着罢……社里有关九烟的情报,你们整理出来,把今日的情况加进去,也能换些功勋。”吴、倪二人连忙谢过,海宏不再说话,心里却是又闪过念头:“看谭峰的模样,当是受了酷刑,或已把社里的事情合盘推出,两边再无和解的余地。社里的分歧,应至此而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