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四章 千载难逢 调香之争(中)

    鬼厌不再看那些功勋消息,收了牌子,转向海宏道:“这人你们关注挺久了吧,身上莫不是有什么隐秘?”海宏也是看到这稀奇古怪的一幕,却是不以为意:“社品流复杂,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能发生,不过这一位……确实还有些不同。”说到这里,他又沉吟了下,方续道:“说此事之前,我还有一事相询。”见他如此郑重,鬼厌哪还不知,无意间,他已经触碰到了某个问题的核心,便直接道:“你说。”海宏盯着他:“道兄复得自由之身,着实不易,一些事情,若是牵扯进去,不免就要身不由己。故而我想问,道兄今后是怎么个打算,是要暂避开此界劫数,登临外域;还是……”鬼厌哈哈笑道:“本人做事,向来随心所欲,哪里有趣,就去哪里;哪有美人,自为前趋。海真人你也不用试探,有什么事情,只要觉得能对我讲,说来便是!”“好,等的就是道兄这句话。”海宏也是大笑,一摆袍袂,坐在鬼厌边上,声音却是低沉了许多:“道兄当知晓,眼下对我等散修而言,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鬼厌眼睛上翻:“那也未必。”海宏也不恼:“确实,就算天劫临头,和真正传承千秋万载的大宗大派比,咱们也占不了优势,可世上总有一些已经是畸形的门派,看似强盛,实则虚弱不堪,只需抓住机会,在要害处插上一记,可说是大有胜机。一旦将这样的门派击灭,扫出来的空白,岂不就是我们的机会?”“嘿嘿,那些大宗门阀,岂会放着肥肉不吞下去?”“所以,门派、地域的挑选,也就非常讲究……道兄你来看。”海宏拿出一件蜃影玉简,将里面的图形放出,鬼厌看得真切,那是一套东海近海的堪舆图,拟画得极其真实,临海陆地各类地形、海上星罗棋布的岛屿,无论范围大小、地形高低,都分划清晰。当然,那涵盖不知几个亿万里的广阔区域,全是靠着浓缩到极致的比例来体现,其分布的岛屿,纵然显示,也比微尘还要小上千百倍,若没有一双锐眼,恐怕都要忽略掉。“这是吴钩城。”海宏点了点他们现在的位置:“虽然此城眼下堪称是东海第一兴旺之地,可等到海鸥墟建成,恐怕就要把这名号让给海龙城了。”他手指往图上标识的南方移动,跨过论剑轩所在的东南灵纲山系,移到了海龙城,也就是现在思定院寄身之处。而此城另一个标识,就是海商会全力打造的海鸥墟体系的起点。海宏手指从海龙城开始,画了一个平滑的弧线,往西北外海而去。堪舆图上分分寸寸的移动,就是百万里的漫长路途。“海商会花费绝大力气,要将海鸥墟建成古往今来第一,对咱们散修,其实大有好处,至少是多了一个钱财出入的渠道。如今这情况,海鸥墟做成的可能性极大,到那时,周边区域,必是繁华。”海宏大有指点江山之状,多有品评;“华夫人确是大手笔,而且,更懂得做人,这么一条直至外海的漫长海路,包括论剑轩、罗刹教、洗玉盟等七百多家宗门,多少都能吃喝一点汤水之类,已经将阻力降到了最低。切过的轨迹,某种意义上,就是那些宗门之边界之处。所以……”他在弧线两侧点了几下:“对那些宗门而言,海鸥墟的这条海上商路,把可能的边界冲突变成了利益交汇之处,夹在间,海商会的压力会很大,可是压力越来,利益也就越大。”鬼厌笑笑:“那么,社里就想在其分一杯羹?这与九烟有什么干系?”“聚财生宝,咱们可抢不到海商会的头上去,抢来了,也要做得一塌湖涂。不过道兄可见到了,这海路商圈,其实是分内外的!”海宏又是指指点点:“你看,论剑轩、罗刹教,大半个、甚至整个势力范围都在圈子里面,大可发展多条路线,与其对接,主动权更多,受益更大,但这里面的竞争,肯定要更多些;而以飞魂城为代表的洗玉盟,位置就有些偏北了,可也有小半个在商圈覆盖之下。“至于商圈外侧,其实也是聚宝之地,尤其是南部区域,承接外海、南海资源,吞吐贸易,未来可以想见,定是奇珍异宝无数,那些要去外海的修士,更多的怕还是想到这里来。而且还有一条,这里正好由海商会隔去了论剑轩这等庞然大物的压力,秩序要更乱,机会则更多。”鬼厌看着海宏所指之处,忽尔一笑:“可这里,好像还有一个大宗门……”“不错,还有一个半山岛!”************余慈没进入主城区,而是顶着九烟的身份,沿着临海的滩涂,缓步而行,来自于鬼厌方面的信息,正源源不断地流进来,海宏的评断一个接着一个:“这些年来,半山岛一直都没有摆脱人力缺乏的困扰,只凭着宗门精锐,以及与论剑轩、罗刹教的微妙关系,能在东海膏腴之地,圈下一块区域。然而大劫一起,门十位长生剑修,能战的还有几人?“叶缤虽是长生真人里剑术第一,然而多年以来,多借外物,暂避劫数,又招惹了域外魔主,天地大劫一起,情况只有更糟。“若她躲在半山岛,闭关不出也就罢了,偏偏蜃楼开启在即,这是事关其宗门换血更替的大事,论剑轩、罗刹教,都会派出地仙大能前往压阵,她若不去,万一有什么闪失,宗门后备说不定就要出现断层,后果依然严重。“谋图半山岛的,从来不是四海社一支,叶缤早年锋芒毕露,结下的仇怨,也不只域外魔主一家,墙倒众人推,四海社也不想着独揽收益,只要这片区域清浊并举、百家争鸣,便是上佳结果。“至于那九烟,则是事关叶缤避劫的一个绝大助力。有他在,叶缤说不定就多一份机会……其实这又如何?叶缤避劫法门,何等隐秘之事,如今闹得路人皆知,半山岛难道就不知情?没奈何罢了!由此可知大势已成,大家要做的,只是加一把力而已。”余慈字字句句都听得分明,他缓缓停步、回头,视线越过浑茫的的海面,在那之外,似乎能看到,剑光冲霄,兵戈林立的肃杀之景。沉淀在心底的记忆自然回溯,天裂谷,那短短交错,却一直绵延至今的奇妙缘份,出乎意料地清晰,如在昨日。天裂谷风云激荡,东海上波翻浪涌,不过他的心神倒是出奇地平静。远眺未久,他忽地哈哈一笑:“哪个不开眼的,敢跟着你九烟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