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四章 千载难逢 调香之争(上)

    海宏说起九烟的时候,远处的九烟一行人,也谈得差不多了。托湛水澄的猫威,本是最有戒心的回风道士,也是方寸大乱,而这其,也有蕊珠宫,更确切地说,是羽清玄和上清宗特殊关系的缘故。虽然上一劫末,因为种种复杂的原因,太玄魔母、羽清玄和上清宗闹得非常僵,但无论怎么说,羽清玄身上,上清宗的烙印都是无法洗去的。她更是上清宗破灭后,成就最高的一位“上清人”,这也使得她在回风道士这样的“遗老遗少”眼,地位份外不同。当年,无羽和无回道士的师长们,不是没想过走通羽清玄的门路,可完全是不得其门而入。正是有师长们的折戟沉沙,回风道士不自觉就把九烟再高看一头。他甚至忍不住去想,那一门四灵法相,是不是就是来自于蕊珠宫、来自于羽清玄的馈赠?如果能借九烟,搭上蕊珠宫的线,他们这一支遗脉,或许不会再这么辛苦。最后,回风道士已经有些魂不守舍,连怎么达成的协议快要忘记了,只知道最后九烟同意将四灵法相的心法与他们做交换,至于己方付出了什么……呃,付出什么来着?九烟和无羽三人一起下崖,回风道士的心思,自然瞒不过他。思定院付出什么,对九烟,其实也是对余慈,又有什么用处?如今无羽已是他的天魔眷属,生死都不由人,思定堂里的一切,对他都没有秘密可言。今天特意到海天台上来,与回风道士、张妙林见面不是主要目的,最主要的,是要安抚一下无羽的心思。余慈对无羽是很看重的,虽说她资质一般,但意志坚定,心境修养甚高,又有一种非比寻常的执念。这正是天魔眷属最可贵的“品质”。其执念所在,也即魔种植入的根源,正是上清宗的复兴。当余慈派发的任务、目标与此执念重合之时,毫无疑问,她必将开发出惊人的潜力。余慈非常看好,这一位能抵至“超拔魔种”的层次。为此,也绝不介意给她吃几颗定心丸,更别提,这个目标正与朱老先生未竟的心愿重合,正是余慈必然要有的担当。此外,他也能借此,让“九烟”亮个相,和鬼厌做个切割,算是一举数得。至于崖上还在进行针对他的“阴谋”,就是意外收获了。余慈心杀机漫过,且逐渐攀高。如果是剑修分身、鬼厌分身的任何一个受到威胁,他也不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之所以如此,便是因为,这“九烟”,正是他的本体。幻荣夫人成就欲染魔主,虽然未臻圆满,但怎么说也是“半个”自在魔种,受其滋养,夸张点说,余慈本体简直就是被修殊胜行愿无量佛光日日照射,不但是大补,甚至还有点儿补过头的趋势。乌蒙蝉蜕的“羽化真意”效果早在几年前就过去了,他的本体无法破壳出来,完全是因为被三方元气挤压之故。而随着他服用了一颗超拔魔种,对天地法则体系的认知加深,又有幻荣夫人的日夜补益,三方元气的结构,势必要发生变化,他所操控的范围,也扩张了不少。当下,三方元气封闭依旧,却已经足够撑开一个“圈子”,供他身体舒展放松了。虽然当神主的感觉也还可以,但本体的修行,无论如何都不能放下,他这番“出来”,也是要寻找一些机缘,进一步增益修为,巩固根基。哪想到,机缘还没见着,便让人挂上了榜……到了崖下,他心冷笑一声,向无羽等人告辞,头也不回,大步去了。海宏居高临下,看得倒也清楚,笑容渐渐敛去:“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胜闻名。此人本身气机敛藏之彻底,实是平生仅见。虽言谈吐息,一如常人,可若以神意感应,便能发现,一切的声息、气机,都不逾过身外五尺,过此界限,则是浑沌难辨。以至于都看不清其修为境界……这是什么法门?”亭鬼厌笑而不语。海宏扭头看过来:”道兄可有意将这活儿接下?”摇摇头,鬼厌接着便道:“且不说还有一面之缘,这边连具体是什么消息,都还没见到呢……”海宏就奇怪了:“道兄还没把念头打入号牌吗?”鬼厌这才想起,第一次见面时,无垢先生曾给他一个铜牌,说是打入念头,就有人来接引。他哪有心思入社?便是后来与魔门杠上,也是随口一说罢了,自然就忘了个干净。没想到,四海社还挺积极?在自辟虚空翻了翻,还好,当时小五带他遁出九宫魔域时,曾以九地元磁神光扫了一通,算是打扫战场,也没有漏了东西。将铜牌拿出来,打入念头,果然便如当初青狼山主的牌子一般,显出密密麻麻的功勋消息。鬼厌也是轻车熟路了,很快就在上面找到了有关的条目,正是海宏所言,击杀九烟的“榜”。所谓“榜”,就是特别标注,又单独列入醒目区块的消息,以区别于普通功勋消息。其上没有写什么因果、细节,只是说要击杀调香师九烟,所得的报酬则是祭炼十六重天的法器一件。余慈情况特殊,眼界更高,身边有小五、玄黄这样最顶尖的法宝、剑器来回晃荡,连玉神洞灵篆印都要排到后面去,可在修行界,这样一件法器,通常是能引来长生真人觊觎的,不可谓不丰厚。但该条目还设了两个条件:一是设了时限,即明年开春之前。这个还算正常,可第二条,就古怪得很了,直接就限定了范围,即在九烟走出吴钩城之前。这个……鬼厌看了看最下面,其发榜时间,赫然就是今日,他初现身后,相隔半刻钟的时间。至于吗?他感觉着实古怪,可此时又一个榜刷了出来,上面“九烟”的名号,相当醒目。一眼扫过,甚至都没看到报酬,他已忍不住哈地笑出声来。与前面那条相比,其内容实是大相径庭,单独看着还没什么,比照来看,甚是可怪可笑。招揽调香师九烟入社,报酬若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