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三章 见面不识 调香大师(中)

    九烟终于露出恍然的表情,真不容易,有了湛水澄当“架子”,他总算把北荒时,缠如藤、乱如麻的人际关系理顺了一些。而随着他的表情变化,亭台内外的人们,其心绪也是随之上下起伏。必须要说,人的名儿,树的影儿。不管那位湛仙子的性情如何不靠谱,只算劫法境界、蕊珠宫的三宫主、南国最顶尖儿的符法宗师这三重身份,随便拿出一个,亭台内外的修士们,都必须仰视,三个一起压下来,胆气稍小些的,直接就跪了。至于能和那一位扯上关系的九烟,不管他是什么大师,只需稍稍动一动脑筋,就知道,绝对有其特异之处,至此,众人已是全然换了一种眼光。在这一瞬间,回风道士差点儿脱口而出:九烟大师咱们一起干吧!刚刚还对张妙林的操切有些不满,现在回风道士却是深恨之前还是太过谨慎,也许以九烟的身份地位,最终也无法将其招揽进来,可连试探的机会都失去了,着实令他心里憋得慌,脸上最终是露出个苦笑。再看无羽,却发现,这一位的神情变化,几等于无,联想之前的态度,她是不是早有这份儿认识呢?莫不是在哪儿听到了九烟的名号事迹?回风道士陷入困惑之。此时,过了最初的兴奋,以及随后的患得患失,季元终于恢复了起码的冷静。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这种做法很是不智,即便有求于九烟,可要把宗门的麻烦,暴露于大庭广众之下,说不定就会被人在后面狠狠阴上一记。况且,他身边就有请来的帮手,延请的那位,虽然应是比不过九烟的造诣,但若厚此薄彼太明显,也会招人怨恨,平添枝节。想到这里,他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脸上挤出个笑容:“真的是九烟大师,丰都城一别后,十多年不见,在下是欢喜得失态了。冒昧打扰,冒昧打扰。”他又转向回风道士这边:“在下季元,敢问三位道友名号?”他礼数还算周全,可任是谁都能看出来,其早已心不在焉,这边就由回风道士通报了名姓,季元便道两声“久仰”,其实也没往心里去,又转向九烟道:“大师既然到了南国,在下便厚着脸皮,做一回东,略尽地主之谊,务请大师赏光。”记得在丰都城时,这一位可不是这么恭顺的。九烟本没有闲情与他纠缠,不过,他却是看到,在季元身边几人,有一张熟面孔,但那位与九烟从没有任何交集,偏偏表情颇有些微妙。为此,他心里一动,便答应了下来。季元大喜过望,忙确认了约期、地点,这才行礼作揖,欣喜而去。又往上走了一段路,旁边一位同来的修士,终于忍不住问他:“季老弟,这位九烟大师……”“故交,故交。”也许是觉得这样说话太没诚意,平白惹人猜疑,季元眼珠一转,又道:“吴老哥,这一位,那是能在湛宫主的面前说上话的,吴老哥你也知道,湛宫主那性情,最是看不起人的,可当年在丰都城,和这位可说是无所避忌,与辛天君,就是八景宫那位,私下切磋时,都带着他去的……只此一条,小弟也必须要结交啊。”吴老哥全没想到,这儿又牵扯出一位顶尖儿的人物,当即倒抽一口凉气:“辛乙辛天君?”“可不是么!”“北荒还有这等人物?”“十步之内,必有芳草嘛。”季元笑了一声:“敝宗沾惹的这场麻烦,还要靠吴老哥你帮衬,若不然,吕大师可不那么好见……”“放心放心,若老弟你要请‘大吕’,老哥我不敢打包票,但这位‘小吕’大师,却是社的同好,就算我出面不成,后面还有海真人呢!倪兄弟,我说得是不是这个理儿?倪兄弟?”另一位同行的修士,莫名地走了神,叫了两声才醒觉。吴老哥便笑:“你也想起九烟是何人了?还是对蕊珠宫的那些女仙心向往之?”倪姓修士打了个哈哈,看了季元一眼,笑道:“哪有的事,我是在想,‘小吕’大师毕竟是社第一流的调香师,地位不同,脾气还有些古怪,比他伯父吕沛大师还要难打交道,咱们既然答应了季老弟,总要做个十全十美,不能让季老弟看轻了去。”季元忙道不敢,心里却是暗一怵,这位莫不是也知道九烟的底细,在这里刺他来着?吴老哥也奇怪倪姓修士的言论,但他们搭档多年,自有默契,心念一动就帮衬道:“倪兄弟你的意思是……”“我想,咱们直接请海真人来吧,正好真人就在城,‘小吕’大师无论如何都会卖真人一个面子。”“哎哟,那怎么使得!”不等吴老哥说话,季元便连连客气推拒,可实际上,他可没有一点儿客气的意思——事态发展就是这么古怪,在碰到九烟之前,如果吴、倪二人主动说起要海真人帮忙,他定是欢喜;可如今,再这么下去,要赔出一个大人情不说,更可能来个不欢而散、反目成仇!看季元的反应,吴老哥眨眨眼,忽地有所悟。此时,他们已到了预订的亭台席位上,客套两下,便纷纷落座,倒是季元,有了心事,总觉得不保险,便借故出了亭子,唤过两个长随,收束音波,逐一吩咐:“你,马上去和牛掌柜联系,说是事情有些变化,要他把货物按着‘争盘’的规矩,分划成两份,不要露了形迹;此外,也让他和北荒的分店联系,打探一下九烟大师的过往、喜好、忌讳之类,务必详尽,有了信儿,你就来报。“你,就到大师那边儿侍候着,大师在哪儿,你就在哪儿,不能跟丢,且不可惹人生厌,里面的度,要好好掌握了。”两个长随应命而去,季元又在心里揣摩了好久,觉得没什么问题,才重返亭,这时候,亭子里吴、倪二人也已经交流完毕,三人打个照面,都露出笑脸。但下一刻,季元就看到,对面两位的笑容突兀地扭曲,眼分明倒映出某个人影。近在咫尺,他竟然全无所觉!季元大惊回头,却只见一位高大道人,牵着一名七八岁的女童,站在亭口,微微而笑。吴、倪二人像是屁股底下被捅了刀,一发地跳起来。吴老哥脱口就叫:“鬼……”话刚出口,就让倪姓修士狠戳了一记,同时那边也响起称呼:“南湖……真人,您老人家怎么在此?”********感谢b2772919、遥岑908、lyg88888、562739487、小天犬、库提、shuanghe、jialrs、slam0504、厌倦微笑等书友的捧场。感谢冰玫瑰的印章的大额捧场,加更在今晚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