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二章 神鬼莫测 上清遗法(下)

    无羽微微颔首:“最理想的情况,莫过于既得心法,又得人才。”她进一步解释背景:“海商会的造势,其实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机会。据华夫人讲,由于天地大劫,世间格局暂变,一些以往不好摆在明处的事情,也能暂时亮一亮。其初步谋划,是想将类似的竞卖会,做出几个专场来,尤其是像本宗这般,因为种种变故,宗门消亡,几近绝传的,更是重之重。”回风道士闻言,一点儿都不觉得开心。其实,海商会那边的意思就是,只有在这种非常时期,像他们这种“孤臣孽子”、“遗老遗少”,才有机会冒头,不至于被相关敌对势力斩草除根。思及上清宗当年雄踞北地,隐为百宗魁首的威势,两相对比,只能更令人扼腕叹息。无羽却没有他这样多愁善感,心态始终冷静,继续分析:“竞卖会上,若能形成上清专场,相信里面绝大多数人都是出手,是因拿出的法门,与其所学格格不入,不愿烂在手里;但也有一部分人,是想入手……这些人,十有**,都是掌握了本宗法门,甚至有可能,是宗门一脉,只是当年大劫临头,星散四方,难以通联消息吧,这一部分人,就是我们争取的对象。”“这个,专场未必能成型,类似的人也未必能碰到。”“不错,这只是最理想的状况。所以我们的目标,要等而下之。宗门遗脉同门见不到,就选择那些并无根基,却修炼了本宗法门,又擅长符法的散修。天篆社的名头,总还能拿来一用。以我目前的地位,许一些东西,总还能办得到,只要能先抓在手,来日方长,总有能携手并进的一日。“精擅符法的找不到,符合前两个条件的也行,只不过这时候,咱们的筹码就不太够了。思定院本身,不具备什么吸引力,只有传承下来的步虚术等……”无羽的未尽之意,回风道士很明白:思定院确实是没有吸引人才的名头和实力,但传承自上清宗,相对完备的玄门修炼体系,对任何一个有志于长生者,都是极大的诱惑。问题是,没有足够的实力、强劲的向心力,用这种方式招揽进来的人,也是最不可靠的。心法到手,就来个反戈一击,类似的例子,在修行界也是屡见不鲜。回风道士对此是持谨慎态度的:“这件事,我们还要合计合计。”无羽先是点头,此后略一沉吟,又道:“其实,眼下就有一个人选,虽不知其符法造诣如何……”“怎么现在就找到了?”张妙林听他们分析来,分析去,又涉及到人心法理,早就听得烦了,好不容易找到个插话的机会,如何能放过?无羽微微笑道:“不是我找他,而是他找到我。我将一枚紫微饮月精太玄阴生符,预先到会上标价展示,那人得了消息,转折间找到我,要私下开价的。”“这一招用得好。”张妙林摇头晃脑赞了一声,又好奇道:“那人拿出的是什么?是哪一路心法?比那《胎精解结真书》如何?”无羽难得哑然失笑:“《胎精解结真书》几乎要等同于一部上乘丹诀,哪有这么易得,而且,只一枚太玄阴生符,还抵不过去呢。那人拿出的是一套外道法门,叫“化形十煞功”的。”“化形十煞功?”回风道士皱眉想了一想:“前些年,北地有一个还丹上阶高手,叫伏龙的,使得就是化形十煞功,后来犯了事,得罪了清虚道德宗的大方羽士,被一指打落境界……是不是他?”无羽微微摇头:“不是他。伏龙此人我也听过,行事嚣张,自取其祸,但其化形十煞功却是极高的明的应用法门,能撑过真人修士一击,就不简单……”张妙林却有些失望:“可化形十煞功也不是宗门所遗啊。”“不错,但这人提出,与化形十煞功颇有渊源的另一个法门的消息。”“哪个?”“四灵法相。”回风道士和张妙林精神都是一振:“四灵法相!”“可是那门专为移宫归垣修士准备的……”“便不移宫归垣,但凡修炼星君法门,都可运使,师姐你的《五斗三元真一经》应该也没问题,对了,你刚刚体悟的真武大帝法相,若有此法门为助,或者深窥玄武之妙,再有进益!”一说起修行法门,张妙林就是滔滔不绝,把回风道士后半截话都堵在喉咙眼儿里,到后来他不得不重重一咳,才抢到话说,一语打在最紧要处:“那人是谁?”“他自号‘九烟’,师弟你可曾听过?”“九烟?”回风道士轻捻颔下短须,若有所思:“还真的有些耳熟,应该是闯出名头的人物,只是区域受限,未能天下知闻。回头我问几个朋友……对了,他从哪里来?”“说是北方,而如今,他已在吴钩城。”“这么快!”回风道士和张妙林都吃了一惊。回风道士又进一步猜测:“此人当是对太玄阴生符有必得之心,或者,是看上了此符背后的法门?”紫微饮月精太玄阴生符,乃是无羽以《五斗三元真一经》强解《太微灵书紫上经》而得。前者已经是存思神明、高蹈飞斗的一流法门,至于后者,更是思定堂所有经籍最上乘之法,与上清八威召龙宝录一起,可谓是思定堂的“双璧”,价值不可估量。回风道士所提的问题,确实是值得警惕。无羽心态平静:“与其平空猜测,不如见面一晤,便知端倪。”“院首的意思是……”“我已传讯给他,要他到海天台上来,商议交换之事。也看一看我们的招揽,能不能进行下去,效果如何——他已经到了。”回风道士和张妙林同时抬头,顺着无羽的视线看过去,但见高崖小径之上,有一个黑肤光头的大汉,正稳步前来,气度不凡,只是面目还是过于凶了一些,以至于城守剑堂的人都拦着他问话,但很快还是挥手放行。走到高崖小径的拐弯处,他似乎感应到这边的视线,扭过头来笑了一笑,露出满口白牙,算是打个招呼。很快,他便走到近前,向三人拱手作揖:“来迟一步,望请见谅。鄙人九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