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二章 神鬼莫测 上清遗法(中)

    “这回苦也。”回风道士心下着急,眼看着剑光临头,他们三人主动退避的话,就显得心虚,定然扎眼,如今怕是只能看一步行一步了。无羽并不清楚这里的事端,她只是往飞来的剑光处瞥了一眼,又顺着山道,暂隐入山石亭台间。等她过来……这边都要开战了吧。回风道士暗提气,以备不测。然而,事态似乎与他想象的不太一样。只见那几道凌厉剑光,与他预计的方向,偏差了一些,不是在鬼厌那边,而是飞落在海天台最高层,旋即就是一声剑鸣,有人嗓音铿锵,响彻高崖:“主城防御阵示警,附近有魔头现迹,城守剑堂临检,请诸位道友配合。”海天台上下,略起了一阵骚动,又很快平复。由于吴钩城可暂辟天劫,各方修士都汇聚于此,少不得鱼目混珠,进来几个魔门人,为此,城守剑堂几日来多次扫荡,很是除了几个,倒是在海天台,还是第一回。张妙林冷笑一声:“东华山上,剑仙和自在天魔联手攻伐,终使得东华真君陨落,现在又翻脸不认……小人之盟,不过此乎?”他与魔门的仇怨,固然是倾三江五湖之水,也难洗清,论剑轩这样反复,也为他所不齿,相比之下,倒是对东华一脉更多些惋惜之情。回风道士狠瞪他一眼,怪他口生事,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什么时候!虽说也封锁了周边元气,但遇到修为精深的,说不准会不会漏出个只言片语,那时才真叫祸事了。还好,似乎没有人注意这边……不对,那鬼厌分明又回过脸来,与他眼神相交,脸上似笑非笑,同时拿起桌上那盏宫灯,递给了旁边乖巧的小姑娘。宫灯正是由那清歌驭剑而去的紫裙美人所遗,四柱八角,分上下两扇,其上图景精致华美,小姑娘提在手,左看右看,大是喜欢的样子。回风道士见识颇广,又因预先知道了鬼厌的身份,思路总往魔门那边去,倏乎间就想起了一件异宝来,正似明非明的空当,崖顶上已是剑光掠下。小姑娘吐吐舌头,手宫灯倏然不见。“哎呀,错了!”“师兄你说什么?”张妙林只觉得莫名其妙,听他说话,回风道士方知自己失态,心里却是暗急,那盏宫灯,若是他所想的那件魔门至宝,怎么是收到储物指环里,就能遮掩得住的。呃,等下,似乎这类自辟虚空的宝物,一般二般的储物指环还塞不下去呢!满脑子胡思乱想的时候,却见连续三个城守剑堂的修士,从鬼厌旁边走过,目光凌厉,却对那一位视而不见,偶尔目光落在他脸上,也是一沾既过,全无任何反应。这些人都瞎了眼么?吴钩城内,城守剑堂的高手,有聚仙桥上的精锐,也有内门弟子,当初都是以神念刻印了鬼厌形影,深印在心的,哪有见面不相识的道理?可事情就这样发生了!再看鬼厌,已经背过身去,令回风道士瞠目的是,其腰背挺拔,颈直顶正,恍惚然森然如剑,凛冽锋锐,周身流转的精纯剑意,就是周围游走的城守剑堂修士,都要有所不如……好吧,不愧是能搅得南国天翻地覆的大魔头,其魔功之深奥玄通,当真有鬼神莫测之机。回风道士当然可以大叫一声“大魔头鬼厌在此”——他吃饱了撑的!他只当自己眼瞎了,闷头吃茶,却有一个疑问袭上心头:“别人都看不出,我怎么能看清的?”这些枝节看似繁琐,其实就是数息时间,旁边张妙林已经站起来,笑着迎接无羽过来。无羽依旧是朴素的女冠打扮,容色如昔,她前段时间突然到外海去,行踪不定,近日才回来,但对这些事,她只字不提,一坐下,就直入正题:“让你们到吴钩城来,是因我收到了华夫人的消息,有一件事,需要让你们知晓,还有事情,要让你们做。”回风道士还有些神思不属,张妙林则直爽地道:“师姐你尽管说就是。”“近日,海商会要连续召开多场竞卖会,为海鸥墟造势……”“还开?这都雷火临头了!”“越是这样,才要去做。”回风道士终于勉强振起精神,代无羽解释:“如若不然,连番变故之下,前面轰轰烈烈的势头,就要彻底打消了。”“不错,但海商会怎么做,我们不用管。唯有一事,与我们相关,却是华夫人讲到,这些竞卖会,已经出现了一部心法,叫《胎精解结真书》的,乃是当年上清所遗。“记得师尊他们讲过,此为宗门洗炼金丹及本命金符的最上乘辅修法门之一,最是正平和,可为绝大多数弟子修炼。以此消解种种修行碍难。”张妙林喜动颜色:“那一定要拿下来了,正是堂里孩儿们奠基所需。”回风道士沉吟不语,张妙林所说一点儿不错。目前,思定堂里气法、丹诀、步虚术,其实都有,像是无羽修炼的“五斗三元真一经”,更是直指长生的妙法,然而,此类法门虽是不凡,对弟子资质的要求,也是相当之高。像他自己、无羽,都是人之资,早年有师尊领着,也就罢了,等自家修炼起来,就是磕磕绊绊,那些弟子,更是等而下之,连入门都难。此时若能找到这样一门辅修之术,自然是极好的。只不过……“华夫人既然说起,是否可先期出手?”无羽摇了摇头:“且不论她愿不愿,这些法门,都是在各路修士身上,最多是帮我们私下联系,具体的赎买,还是要我们自己来办。”“那就不能打出上清宗、乃至于思定堂的名头了。”“不错。”天下没人是傻子,若要出手那人知道他们的来历,毫无疑问会往死里要价,还要平添波折。事实上,就算是平价购买,本就窘迫的思定堂,也未必有这份本钱吃下。无羽便道:“这几日,我认真思量,咱们的目标,不应该是心法丹诀……”张妙林就嚷嚷:“不要心法要什么?心法才是修行之本。”无羽瞥他一眼:“心法为本,也要人来修炼……”听话听音,回风道士奇道:“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