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二章 神鬼莫测 上清遗法(上)

    “十步之内,必有芳草。吴钩城不愧是剑宗之门户,剑仙一流,当出于此乎?”张妙林摇头晃脑,大是赞叹。崖上一幕,距离他和回风道士的距离并不远,那女修清歌驭剑,离尘绝云的一幕,自然也看得真切,由此挑动了他的真性情,当即浮了一大白。他又深恨佳人远游,不及结识,但识不得佳人,与佳人之友相识也不错,一口酒饮罢,他借着几分酒意,站起来就想上前搭话,回风道士苦笑着拉住他,不让他去惹这个麻烦。张妙林长年在思定堂里苦修,根基那是极扎实的,可说他们这一条支脉最有潜力步入长生的,可心思未免过于单纯,回风道士不好明言,只能拿出足够尖锐的问题,转移他的注意力:“坐下,别吓坏了孩子。”看到那道人身边,小口小口吃着点心的女娃娃,张妙林打了个酒嗝,脸上透出红光,也不知是酒意催的,还是尴尬,但最终还是乖乖落座。莫看他性情纯良,感慨起来,也字句雅,其实是个蓬发浓须的大汉形象,确有吓哭孩子先例的,尴尬之时,他也要乱以他语:“罢了……萍水相逢,确实不好太冒昧。师兄你来得迟了一步,没有听到刚才的辩论,是说天地大劫之下,各小门小派,乃至于开宗立派机会的,听起来很是带劲儿。”海天台是吴钩城里,非常有名的交际场所,其源流,大约是仿飞魂城夏夫人一手带起的“碧霄清谈”之风,要是再加上斗符、分云之类的雅事,就更像了。当然,在论剑轩地界,谁也不会挑明了讲出来,海天台上,流行的也非是斗符,而是“虹剑寸芒”和“海天辩难”。前者大意就是在亭台局促之地,演化剑意攻伐,尽揽其精微之妙,而展示的剑路,越是豪迈飞动,反差越大,控制越好,越受欢迎;后者其实就是清谈了,大多是贴合剑道修行的,但这段时日,大劫席卷天地,类似的话题,也火热起来。张妙林在这儿等了几个时辰了,将一场辩难从头听到尾,也是大受其一派的影响,颇有些兴奋:“我觉得那一边说得极有道理,此界许多宗派,都在四九重劫期间发端、发展、壮大,最终屹立于世。原因不外乎天劫临头,那些长生大老爷们,人人自危,各大宗门,也是关门闭户,谢客封山,空出了好大的机会和资源。“像吴钩城这样的地界,肯定是没有油水的,但如果到内陆去,不用太远,只需比咱们之前的远空城再往西一点,避开大门阀、大宗门,以咱们的实力,定有可为。”“是吗?”回风道士脸色不变,扭头四顾,看周边亭台间,那些修士,除了不远处那一位之外,人们说话声音都很低,且有一种压抑的兴奋。这些人都是还丹、步虚修为,除了刚刚那位远走的剑修外,整个海天台上,竟然再无长生人。这也是正常的,眼下,不论是吴钩城内外,各位长生真人,都是行色匆匆,都要登临外域,以避天劫,哪有闲情在这里留连?日后少则数十年,多则上百年,真界之内,大约就是长生敛迹,步虚称雄的格局了。这种情况下,各大门阀,各大宗派,其实受的影响有限,因为以他们的深厚底蕴和完整传承,培养出长生真人,或许还要看一看天数,但只要有良材美质,保其进入步虚境界,并不是什么难事。就以大型宗门里,敬陪末座的离尘宗为例,这些年,四代弟子进步虚,简直是来了一个大爆发,随着后进一代迎头赶上,宗门内步虚修士的数目,翻了一倍还多。而这并非特例,早在百年前,清虚道德宗、四明宗等更胜一筹的大宗门,已经有这么一轮爆发。在这一劫初,八景宫、论剑轩这样的大门阀,已经率先完成了这样的换血工作,当时新锐如允星、胡姒之流,眼下已经步入长生,下一轮的换血上位,已在进行。所以,不管天地大劫如何肆虐,这些大门阀,大宗派的地位都是稳固的。当然,像这种偶发的天地大劫,毕竟是一个严重事件,仍以离尘宗为例,若是其换血的度稍微慢那么十年八年,就很可能被天地大劫冲撞到软肋,再有一两次意外,出现断档,也不是不可能。而这种情况,目前正出现在那些型门派的身上。这些宗门,大多只有一两位长生人撑场面,平时有这些人镇压,一些机会和资源,就能有所偏向,可天地大劫一起,长生人自顾不暇,其宗门实力一下子就拉低了一到两个档次,地位自然就有摇摆。张妙林所说的机会,大约就是对此而言。只可惜,张妙林却是忘记了,思定堂从头到尾,只有他和无羽、回风三人撑场面,其余的弟子,境界最高的,也不过还丹初阶,也就是和边陲的一些小型宗门掰一掰腕子,还要顾忌许多背景。所谓的机会,也只是理论上的美好,实际上的臆想罢了。回风道士摇摇头:“宗门刚搬迁未久,在海龙城都还没打下根基,再迁回内陆,不说别的,只得罪华夫人、得罪海商会一条,难道是你去撑着?”张妙林立刻就不说话了,对目前的思定堂来讲,华夫人是大金主,是大后台,但也是悬在脑门上的剑,轻易得罪不得。而这种依仗,也不是特别牢固——若非无羽去年外出时,机缘巧合,重登步虚,悟出真武大帝的法相神通,甚至还在符法造诣上有所进展,只一项“紫微饮日精开明灵符”,就是思定堂绕不过去的坎儿。“罢了罢了,但这样,只苦了师姐……”回风道士抿唇不语,但下一刻,他的眼睛就睁大了。他看到,有数道剑光,自崖后来,劲矫凌厉,气势迫人,方向大约就是鬼厌那边,怎么看,都是来者不善。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回风道士心头一激,便要扯着张妙林避开风头,可在此时,张妙林喜道:“师姐!”一回头,正是无羽布衣芒鞋,缓步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