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所得所失 其志其欲(三)

    啸音入耳,鬼厌脸上绽开笑容。亿万里开外,余慈的感受更为直接,他长笑一声,在法坛周边燃烧的心炼法火,平等珠翻滚而动,其真意勃然而发,从承启天一路而下,循着稳固而便捷的联线,像是激电一般,在鬼厌身上一过,又打在鬼厌袖,那早已拿回的照神铜鉴上。若是别人,余慈自己就能染化了,可幻荣夫人毕竟是劫法宗师的身份,眼看又是半个欲染魔主,规格自然要水涨船高。虽然已经有十多年没有触碰照神铜鉴,可入手之后,余慈并没有生疏的感觉,反而多了一些奇妙的明悟,那是他这些年来的种种积累,反馈到宝镜上的结果。乱欲精神通、方寸魔国、秽渊魔主法门、九宫魔域结构……这些或多或少与魔门根本相关的法门及相应心得,看起来零碎,但每一项,都使得余慈对魔门秘术有更深层的认识。更不用说,还有碧落通幽十二重天的根本心法加持,还有对天地法则体系的深切认识,所有的一切,已经改变了余慈的眼光,在他眼,照神铜鉴的外形不变,但其内在,已经是截然不同了。在北荒时那种天女散花般的星芒飞射没有出现,被鬼厌长袖遮掩住的朦朦青光里,只有一点星芒,初时极微,肉眼不辨,但飞出袖外,直临洞房宫后,却是化为一颗大星,独居幽暗之高层,朗然悬照,压伏天魔妄境,一切虚幻影像。洞房宫里,幻荣夫人本自青丝披散,昂首厉啸,但被大星一照,忽地便哑了。下一瞬间,大星飞落,直压顶门,幻荣夫人几次想抬手,都是半途而废,那星芒在顶门稍一滞,便破开那已软弱到极致的罡气和心防,压入泥丸宫,也破入形神交界地。一界之隔,大梵妖王突然沉寂下去,半晌,出奇缥缈的声音才传入,甚至带了点儿疑惑:“你是……”余慈完全不搭理他,等幻荣夫人那里尘埃落定,便是一笑:“很好,聪明的选择。现在,抓紧时间吧!”话音落下,他拍了拍小五肩膀,早已蓄势待发的小五,脚下一跺,从她脚底处,忽地便燃起层层苍黑色的火焰。九地元磁神光!极真宫晃动、洞房宫晃动,其余泥丸、琉珠、明堂、玉帝等宫,无一例外,都是摇摆震荡,就在这一刻,九宫魔域牵涉的地脉,直接了翻了个身!大梵妖王的愤怒,立刻烧化了那缠绕的疑惑,他甚至连咆哮表达愤怒的时间都没有,被压制得抬不起头的赤焰,轰然连爆,竟然是凭空蒸发了以万钧计的玄冥真水,重有肆虐之势。而在极真宫央,那魔纹勾画的地界,也是有火线流淌,增补变化,分明是要将黑魔法坛跨空送来,余慈冷哼一声:你有黄泉秘府,还不知足么?小五九地元磁神光顺势发动,肆虐的赤火妖炎依然无法突破她几乎死角的防御,空在外围连发爆音,也难逾雷池一步。便在这期间,刚隆起不过数月的海底山脉,便在混浊的水烟,段段坍塌,里面积蓄的岩浆也给引发出来,在迷蒙不清的海水里,闪烁流动,偶尔喷出巨大的浆泡,将周边环境弄得更糟。九宫魔域崩溃在即。一个完整的九宫魔域,简直就是给大梵妖王开辟出一条随时往来于真界和血狱鬼府的笔直甬道,余慈当然不可能任它存在。而对于掌控了周边地脉的小五来说,弄塌一座山脉,还真不是什么问题。幻荣夫人确实做了一个聪明的选择,如若不然,等待她的,就在临臻绝顶时,那猝然而来的毁灭陨亡。根基既失,九宫魔域的四方四隅结构,虽然有魔纹架构、有魔主真意、有幻荣夫人支撑,不至于立刻崩灭,但时间无论如何,都不够多了。秽渊、无畏、寂妙魔主法相,都变得模糊起来。幻荣夫人却是连惊惧的心情都来不及显现,她闭上眼睛,深深吸一口气,自顶门而下,气芒忽又层层迫发,重演前路。待气机行至被封窍锁封堵的窍穴时,已经沉入她神魂最深处的那颗魔种,忽然打出一道火燥之意,由内而外,迫发出来。她五脏六腑、筋骨血脉陡然发热,转眼便是节节贯通,身外的封窍锁竟是顷刻间灰飞烟灭。已经固锁了太长时间的欲染魔主真意,当即脱却樊笼,与早已等待多时的三大魔主真意,汇合交融,其恢宏之力反激回来,幻荣夫人光赤无遮的身子,便是轰声燃烧,遍化为一圈浅灰气芒,再无实质可言。久久不曾突破的修为境界,便在这决绝的光芒,冲开枷锁,跃入到一个全新的层次。而来自于秽渊、欲染、无畏、寂妙四大魔主的种种奇妙神通、感悟,亦蜂拥而入,无限拓展了她在天地之间的视野,将那原本层次分明、此时却着实混乱的天地法则体系,呈现在她眼前。她心念一动,亿万里方圆,无可计量的生灵反应,却是尽入心底。与之相关的种种妙法神通,跃跃欲发,可惜,被引爆的天地大劫,破碎的法则体系,终究还是很严重的限制,使她暂时还体会不到那酣畅淋漓的快感。倒是在心,忽有一个感应,让她“抬头”,却是见得在她也只是刚刚触及的天地法则最上层,一个若隐若现的存在,正居高临下,注视过来。她叹息一声,心念动处,一具与她原来无甚区别的身躯,跨出虚空,自然凝化衣袍,平实如常人,但在身外十丈,有红尘滚滚,世情翻澜,如真似幻。面向已然垮塌大半的极真宫方位,她缓缓跪下,虔诚问讯:“敢问主上尊号。”回应她的,则是大梵妖王愤怒却又认了命的咆哮,还有完全是为发泄而迸发开来的赤火妖炎,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那一道破开水烟浊流,破海而出的虹光。幻荣夫人,亦可称为欲染魔主,静思片刻,站起身来,面对那还强撑着不愿彻底崩解的极真宫,微微一笑:“再会!”亿万钧火山熔岩轰然喷发,天地大劫像是闻到血腥气的鲨鱼,纷然而至。*******虽然上三失节操,还是喘一口气吧。同时感谢幽冥之海111、小天犬、bjork890210、badnews、drcks、番茄花骨朵等朋友的捧场,还要向投月票的诸位朋友鞠躬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