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五岳神禁 紫陌红尘(下)

    余慈通过鬼厌的视角,居高临下,看眼前这位本应远离,却又重临险地的女修。略一思索,开口道:“若是说你我二人的约定,何需做此姿态?”简紫玉一直垂首,声音则清淡平静:“人心不足,往往贪得而无厌,得寸而进尺。”“哦?”“若鬼厌还是鬼厌,紫玉只求全身而退,叛出西宗,因这天地大劫降下,总还有几十年逍遥……可是,既然鬼厌之流不过是台前木偶,紫玉订约之人,当是前辈,自然要进取一番,不似前时。”余慈听得哑然失笑,却是从话见出一事:“你知道的不少嘛。”这本是没道理的,简紫玉远在千里开外,层次境界也差之甚远,怎么对此局势如此了解?好似他与鸦老、幻荣夫人的冲突,都尽在其掌握一般。“此事还请前辈明鉴。”简紫玉终于抬头,余慈讶然看到,她的脸色着实不太好,而且这一句话,气断续,已是元气大伤之相。也就在女修开口之时,她身外紫光明灭,紫陌红尘灯已经祭出,灯光照透幽暗,形成一片朦胧区域,此间气象森森,虽局限一隅,却可见虚影连绵,若乡野城廓,世间万象。一旁的小五看得睁大眼睛,对那里面游人如织的世间景象很是好奇,还要伸手去摸。说起来,余慈搭建起来的心内虚空,也人间界的结构,只是根基于照神图,太过真实,不如这红尘万丈之景,缥缈写意,便如画一般。可不等她小手触碰到,那灯影的城廓,忽地便有两个人影,飞腾起来,初时不过针眼大小,可迅从小变大,转眼就还原成常人大小,惊得小五忙将手缩回来。定神再看,那两个人影都是侍婢打扮,眉清目秀,衣饰朴素,静静站在简紫玉身后。余慈也是一怔,目光自两人脸上扫过,花了番力气,才终于记起,这两个侍女,当初在简紫玉“高楼设宴”时,就曾出现在她身后,捧盘端茶,只是当时余慈完全没有察觉出异样,只以为是紫陌红尘灯化出虚妄影子。如今再看,简紫玉跪地,两个人影却是站着,相当于主人谦卑而仆人倨傲,那情形细看来着实怪异。似乎,他当时错过了一个极大的隐密啊。“这便是紫玉窥伺此间的依仗。”简紫玉眼帘垂下,依旧是维持着原有的语调,可余慈看她,分明已经是强弩之末,垂下眼去,倒像是遮掩其渐渐控制不住的虚弱,偏又不知她伤到了哪里。只听她道:“此二者,左为紫陌,即紫陌红尘灯之器灵,只不过已被师尊的妄境污了灵智,浑浑噩噩,不由自主,只不过是作为驱役的枢罢了。”小五哎呀了一声,很有些感同身受的样子。简紫玉续道:“至于另一个,名唤红尘,她却不是宝灯生出来的……”话音至此,她身子一颤,终于忍不住,鲜艳的血色从口鼻直呛出来,便在她身后,右侧的红尘也是一颤,梳成双丫髻的头发崩散开来,如烟如雾,一颗大星,从她顶门震出,悬在三尺高处,摇曳闪烁,最终还是熄灭。随着大星灭掉,红尘的形貌也随之剧变,其身躯变得更加修长,面颊则更为清瘦秀雅,那轮廓……简紫玉的嗓音依旧在持续着,虽然更加微弱,语调却几乎没有变化,让人不得不佩服她坚韧的意志,也对她的执念无话可说:“她实是师尊交给我,用以控制宝灯的一具分身!我只能以太元隐星之术,暂控她这段时间……”随她话语,小五又是“哇噢”一声,她和余慈都看到了,那红尘形貌变化之后,果然与幻荣夫人有**分相似,唯一不同的,只是脸上表情,不如幻荣夫人那般真切生动,少了一分颓废虚弱的奇妙美感。余慈终于明白,为什么以简紫玉的步虚修为,竟然可以把宝灯操控自如,也能知晓九宫魔域之内的事情。也在此刻,虚空幽幽话音传入:“紫玉吾徒,我终还是小窥了你。”此言语似是从红尘处来,又似从洞房宫来,而话音起处,那红尘翠袖拂动,眼看是要将简紫玉击杀当场。余慈当然不会由她的意,能者多劳,又叫一声“小五”,小五应了,直接将手把玩的玄冥真水长链甩出,虚空爆出层层水雾,将那红尘封在其。“红尘”明明是虚幻的投影,吃这玄冥真水罩落,便是受到冥寂幽寒之意侵袭,竟也是由虚转实,冰霜层染,而这水雾的操控,则是变化入微,一丝一毫都没溅到简紫玉和紫陌身上。小五犹嫌不足,双手一错,又是青光明透,打在红尘身上,等青光化现,几乎与幻荣夫人本体上一样,也是数道锁链交叉,控了个严实。这却是东岳神禁的一项变化。东岳神禁专门慑伏神鬼,处断生死,对这种并无肉身护持的投影分身,虽然不是太对症,分身终究是分身,幻荣夫人本身的层次就与小五相差无几,只一道分身在此,其老辣、圆熟的优势,也体现不出来,当然是被禁锢得严严实实。身边发生了如此惊心动魄之事,简紫玉却是纹丝不动,似乎对余慈有着无以伦比的信心,而且从见面开始,他从未见过其失态失色的模样,不管是如何处境,其气度风华,都是一等一的。不过,这不是真不是什么教养、气质,余慈更从看出其冷静至乎冷酷,坚持近乎偏执的性情态度。不想这外表温柔妩媚的女子,心里竟是如此坚硬。简紫玉的沉默维持到小五完全控制住局面,方低声开口:“师尊明鉴,自紫玉幼时,你便对我讲,紫陌红尘灯,一宝生双灵,宇内无双,你我师徒一宝双祭,当为佳话,此言是真是假?”“……”“是了,自然是假的,紫陌红尘灯里只有一个元灵,那便是紫陌,红尘虽然与我从小相处,情若姐妹,事实上却是师尊你早早安排进去的一具分身。如今想来,便是为的今日情状,可对?”“……”“师尊你从小给我灌输这些,先入为主之下,其实瞒我也足够了。可千不该,万不该,让我修炼太元隐星执天魔无量法。以此法追本溯源,解析推演,红尘究竟是何等存在,岂能再瞒过我去?说到底,还是师尊你首鼠两端,一边要自己闯过前路,破除妄境;另一边还要留条后路,要我打好底子,以为夺舍之用……可是如此?紫玉不才,唯知以牙还牙,以直报怨罢了。”她这番话,确确实实是对幻荣夫人讲的,余慈也只听出个大概。貌似幻荣夫人在收简紫玉为徒之初,便没有安什么好心思,一直是把简紫玉当成夺舍重修的预备,为此多有欺瞒……好吧,有一个奇葩师尊,自然也会教出一个不同寻常的徒儿。这件事上,无疑是幻荣夫人先做错了,如今简紫玉怎么报复,都不为过。他也终于想明白了,幻荣夫人情绪的的大起大落,不只是因为鸦老给她使的致命绊索,还是因为简紫玉这边,其留下的后手,竟然脱出了掌控,等于是断去了她最后翻盘的机会。只是,到了这种时候,红尘那酷似幻荣夫人的脸上,却是微笑起来,她不理会简紫玉,反而是对鬼厌这边道:“悔不将你那道意玉蝉现世!”余慈愣了一愣,才记起,若是幻荣夫人的分身一直都在,他和简紫玉的种种交易,自然没有一项能瞒过她,包括送走道意玉蝉,也是一样。只不过,幻荣夫人明显不清楚,道意玉蝉对他的重要意义,便是知道了,她也更希望鬼厌能够给鸦老和绝善魔君造成麻烦,故而没有留难。余慈终是一笑,幻荣夫人说这些,也不过是发泄之语,只要她不知其究竟,不知事后演变,便是将那事情重演一次,她也一定会做出一样的选择。但她说出这种话来,显然是内外交迫、前路断绝之下,她再故作从容,也是乱了心志。再看简紫玉,依旧长跪未起,余慈心一动,道:“这就是你要我做的事吧。好了,这具分身已被我制住,你那师尊也是再难脱困,你自去便是。”简紫玉也是一笑,只看笑容的话,她与幻荣夫人还真有些神似:“若只如此,怎能说是得寸进尺?紫玉所求,非是此事。”“啧,这可真是有些过分了,这样吧,你姑且说说,我姑且听听,做或不做,自有我来决断,你也逼不得我。”简紫玉又在地上拜了一拜:“请容紫玉放肆;师尊想成就欲染魔主,确是如绝善魔君通报的,以我和紫陌红尘灯为祭,这是最顺遂的路子,灯分身,不过是做万一之想。但现在诸事不顺,她却还要引我回返,自绝后路,着实不合常理。如今思来,或是她可从分身上,找出一道出路。”余慈嗯了一声,又摇头:“这是她的事,与你何干?”“非也,实是这欲染魔主之位,弟子实也想坐上一坐。”“你?”这一下子,不论是余慈,还是被禁锢的红尘,都用不可思议地看过去,那眼神,就像是看到一只蝼蚁,大发狂言,想要碾死元始魔主那样……简紫玉依然从容,平淡加上一句:“自然,不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