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五岳神禁 紫陌红尘(上)

    极真宫内,鬼厌皱了皱眉头。洞房宫的变化,导致九宫魔域震动,也没有任何遮掩,他这边自然也有感应。不久之后,幽暗虚空撕开了千百道裂隙,便在这破镜似的虚空,明堂、玉帝、太皇三处方位,相应的魔主真意都在虚空腾起、延展,生就三尊高逾百丈,虚实不同的巨大.法相,分踞虚空一角,面向洞房宫,以空无、冷漠的视线,静静注视。看起来极显恢宏、庄严的场面,却因为“四处漏水”显然有些滑稽。必须承认,在天地大劫兴起之时,九宫魔域客观上就充当了屏障,使鬼厌这边不至于直接与天地大劫对接,但幻荣夫人出了问题,魔域的防御也随之出现破绽,外面的玄冥真水大潮,本来已因目标消失,冲击力缓解不少,如今则是化为恐怖的漩涡,碾压进来。一滴玄冥真水,就有百斤之重,但重量却是最不重要的枝节,真正给人造成困扰的,还是其深蕴的冥寂幽寒之意。被这一股寒意包围,当真是连思维都会给冻住的。余慈可不想落得那般下场,他叫一声:“小五!”“好嘞!”小五当真是有长进了,答应的事情,做起来就是干脆利落,她张开嘴,当空一吸,虚空便似打开了一个巨大阀门,揭开了深不见底的空洞。那亿万钧玄冥真水,本还在濒临破碎的九宫魔域打转,受此吸力,便移转方向,尽都投向小五所在。黑沉沉的潮水,形成了无声的漩涡,九宫魔域的幽暗,都似给搅绊在里面,无法脱离。这等声势,正前方的鬼厌便是明知不会出错,眼皮也忍不住跳动两下。但下一刻,亿万钧玄冥真水漩涡,便在虚空分流,像是驱蛇人手下的巨蟒,看似狰狞,实是听话得很,就此分化成十多股,先后投入到小五身前的空洞去。小五收取玄冥真水的同时,还顺手拿了一股,运用神禁法术,将其化为一条乌沉沉的链子,放在手把玩,排山倒海般的玄冥真水,在他手,就成了玩意儿一般,揉捏折曲,如臂使指,随心所欲。五岳真形图作为当世一等一的守御法宝,挟五方二十五路神禁,隐然源于五行,实超离于五行,尤其五岳神禁,有北岳神禁,曰“守灵润物,广治虫兽”,玄冥真水再怎么样,都是五行之物,又失了目标,处于溃散边缘,在小五手,简直就是最补的养份,完全可以拿去喂养、滋润北岳凶灵。这么一来,玄冥真水简直天然就该被五岳真形图镇压似的……这里面涉及到的天地法则生灭变化,余慈隐隐约约能够感觉到,但与他所熟知的领域差别比较大,他也无法深究。收纳了玄冥真水,小五的功课还不算完,她足踏极真宫的土地,五岳真形图的天赋神通发动,自然而然地聚拢该处深海之底的地脉之气——她只要挨着地面,便有雄浑浩大的地气源源不断地供应,后劲堪称无穷无尽,更能演化出九地元磁神光,攻防一体,当世独步。九宫魔域能困住她,就是因为自辟虚空,隔绝了她与地脉的联系,如今魔域临近崩溃,自然无法再限制,被她轻轻松松就取了周边的地脉控制权。“干得好!”鬼厌又摸摸她的头,以示嘉许。鸦老等人为了搭建九宫魔域,强行扭曲地脉,形成这连绵起伏的海底群山,里面无疑是牵涉了非常重要的阵势结构。在此情况下,掌握住了周边地脉,就等于是掌握了先机,事有不谐时,就来一个大场面好了……而且,这还有一个意外的好处,在此天地大劫肆虐之时,小五契入地脉,掌控地气,无形之,就是安抚了周边蠢蠢欲动、意图重组的天地元气、法则,或使它们以更平缓的方式转化、过渡。五岳真形图在这一手上,比此界绝大部分劫法、地仙都要从容,她在北荒漫长的时光里,天地大劫少说经历了十来次,都是安然渡过,非是无因。他处风吹浪打,我自闲庭信步.作为某种意义上的始作俑者,类似感触油然而生,余慈心里感觉还是相当微妙的。他这里从容布置,洞房宫内,已是妄境翻涌,直蔓延到外围虚空。从余慈这里就能看到,那里日月交辉,山水纵横,生灵如蚁。央位置,有模糊一点,就是幻荣夫人,她光祼的身躯,只有冰冷寒链锁住,其间气芒流转,联动周边气机,并相应的天地法则,声势惊人,却总有几个关键窍位,无法贯通,以至于空有声势,难以催化出欲染魔主法相。而她身外,又有三位魔主真意倾压而来,无法成就法相,就无法将三股真意调和——与成功只隔一层,却是力不能穿缟素,这种局面,连余慈看了都有些心焦,遑论幻荣夫人?天魔妄境一旦发动,就再难刹止。那日月山水已经容纳不得,转眼又可见星空深邃,万千天魔、十三外道,并无数眷属,逐一化现。已然不怎么完备的幽暗虚空,几乎是容纳不起,看起来如峰峦叠聚,又如浪涛层涌,直使得身边小五长抽了一口冷气,总算这些时日,磨练出了本事,没有抱头躲开。天魔现于妄境之,说它是虚妄之物,并不确切,妄境一成,天魔便由虚化实,真的成就魔劫。但化现出这等规模,没说的,定是这不稳定的九宫魔域,因妄境之故,打穿了与域外的虚空屏障,当真将域外天魔招来——隔绝内外的九宫魔域,恰也是天魔存活的上佳环境。之前鸦老等人便以此法,招引天魔,围攻小五,如今风水轮流转,这魔劫又落到了幻荣夫人身上。余慈远在极真宫,都已经分不清哪里才是妄境的界限。如果成功,这些天魔、外道、眷属等,必将拜伏在欲染魔主脚下,成为犀利的鹰犬,所向披靡;而若失败,那幻荣夫人便会是最可口的美食,供他们争抢厮杀,分而食之。他倒是有些可惜,要小五收拢玄冥真水,还是有些操切了,若是再等一等,这些域外天魔,起码要被冲走一半……幻荣夫人处,再起尖啸,那一缕欲染魔主的真意,虽然脱不出肉身,却牵引着巨量元气,在虚空变化出种种异象,将最内围蠢蠢欲动的天魔击杀无数、吞噬无数。饶是如此,她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化形。数息之后,啸音已然嘶哑,其深蕴的绝望意味儿,绝不应是劫法宗师应有的层次。“她要死了吗?”小五似乎还有些感同身受的味道,不自觉咬手指,“要不要救她啊……”“乖,小五心肠真好。”余慈笑眯眯拍拍小姑娘的脑袋,又把她嘴里的手指拿出来。救还是不救,看似两分的选择,并没有给余慈造成太多困扰,原因很简单,救或不救,对他来说,都不是什么难事:不救,自不必说,反正他和幻荣夫人也没什么交情,说起来,仇怨的成份还要多一些;要救,反而更简单了,以目前局势看,一把心炼法火撒过去,那个什么禁锢,十有**都要完蛋;倒是见死不救,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救了之后,幻荣夫人会是怎么样的反应;颇值得商榷。他一直在思考,但并不急切,一方面他目前已经完成了所要完成的一切,几乎再无所求,拥有了冷眼旁观的资本;另一方面他也不会低估幻荣夫人的韧性,更不会遗忘各种牵扯甚深的因素。最直白的**是:既然不寄望于恩义交情,那么,他能有什么好处……咦?支离破碎的幽暗虚空,忽有一道温润紫光铺开,直接就落在洞房宫的内层,妄境之,那些或清晰明白、或奇形怪状的天魔影子,遇之则如沸汤沃雪,迅消融,竟给腾出了一片空白之地。小五“哇噢”出声,很是意外,然后就打了个饱嗝,刚刚还是吃撑了……余慈则相当吃惊,虽然距离比较远,看不太清,可那紫光以及相应的气机,已经很明白地昭示出目标身份。简紫玉!这女人……怎么回来了?怎么有胆回来?以简紫玉的修为,在这幽暗虚空,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个死字,唯一能镇压住场面的,也就是那紫陌红尘灯了,此时,那宝灯就悬在简紫玉身前,如灯火指路,可怎么看,都是冥灯鬼火,引着那蠢女人往死路上去。正想着,却见灯光前指方向一变,竟是绕过了幻荣夫人所在的央地带,划了道弧线,切向外围。再过数息,竟然已经越出了万千天魔的包围,飘飘而来……来?一念未止,那紫裙飘飘的佳人已经穿山过宫,不多时就迈入极真宫里,直趋鬼厌和小五身前,收了宝灯,盈盈下拜:“还请前辈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