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 一剑灭法 一诺千金(下)

    幻荣夫人完全有理由发怒,那鬼厌,或者是鬼厌身后之人,简直就是无耻之尤。放出五岳元灵后,她便知道,那人与五岳元灵绝对是旧识,不见那个“小五”的称呼,若不是熟到了极点,又怎会如此?由此可见,前面所说的那些“误入”的言语,定然都是撒谎无疑。这也就罢了,可那厮竟然倏乎之间就拿出了那样的大杀器,虽是幼女形象,却一剑破了他化真意,随手抹杀了末法投影,剑意、修为无不凌绝当世。此界绝顶剑仙,她自问也都心有数,可幼女模样的,却是从未见闻,他们……也实在藏得太深了!好吧,为这一位绝顶剑仙,她能忍:观其剑意,随便勾勾指头,都能在这天地大劫之间,暂辟出一方天地,若能借此辟易劫数,成就欲染魔主,也是极好的。但接下来,那群混帐东西都干了什么?一剑了事,自辟虚空,一个比一个走得快,只留下她一个,独挡天地大劫!幻荣夫人仓促收拾了鸦老留下的烂摊子,彻底他和驱离末法双翼的影响,还维持住九宫魔域,苦苦抵挡玄冥真水的冲击,本还以为那几个会想到“唇亡齿寒”的道理,或许很快就会出来,哪知竟是一去不返……是可忍孰不可忍!待我成就欲染魔主之后,你们这几人,我一个都不放过……一念至此,她在洞房宫一声厉啸,啸音,又是心神颤动。幻荣夫人明白,这是怒气引发了妄念,又形成了根本动摇之势,当真祸不单行,但话又说回来,要成就欲染魔主,妄境这一关,无论如何都逃避不得。现在不来,用不了多久,也一定会来!如今,她内外交迫,外有天地大劫,内有天魔妄境,后者缠绵不断,已有千载光阴不说;那天地大劫之所以称为“大劫”,便不是一时一地的劫数,而是扩散到整个真界,乃至于周边外域,时间又是极其漫长,没有针对性的准备,以目前的境界、状态,想要辟劫、度劫,不啻于痴人说梦。幻荣夫人完全不存在这种指望,只能是凝聚心念,全力冲破头顶上那一层关卡,借九宫魔域之力,消解妄境,破障新生,才能有一线生机。而不是像另一位……当鸦老的分身被一剑斩破之后,绝善魔君的下场就已经注定,因为分身力量的散溢、九宫魔域的易主,都还有一定的过程,所以绝善还在懵懂支持了一会儿,可最终,他与鸦老的联系,还是断。这一刹那,他倒似是明白了什么,终见本来面目,放声大笑,笑声,倏然汽化,袅袅轻烟,在化为一虚缈不实的法相。这是寂妙魔主,本就是自空寂妙悟来,是人之修行,到了功参造化、圆满无瑕的至境之前,也许就是那么一线之隔,所生就的一点妄心,可以使人万载道行,毁于一旦,其微妙玄通处,也非实相所能形喻,故而虚缈不实,人人眼所见形象都有不同,什么佛陀、地仙、魔主,又或上善至境,无量魔国,不一而足。能现出这一尊法相,就代表着幻荣夫人,已经彻底击败了绝善魔君,扫灭了成就欲染魔主之前,最直接的障碍。此时幻荣夫人已经顾不得根本动摇,其在洞房宫,支起身子,嘬唇一吸,便有一道空寂玄妙的真意,自虚空来,一端镇压太皇宫,一端投入她身,彻底将洞房、太皇两宫,以及欲染、寂妙魔主尊位联系在一起。幻荣夫人全身气机为之沸腾,两股本就无边无际、无休无止的恢宏魔力合于一处,登时催生出了更强横澎湃的力量,将她原有境界,硬是推高一线,就此横扫整个九宫魔域。此时,明堂、玉帝两宫,一在最南,一在最北,都是九宫魔域最外围,受到的天地大劫冲击,也最是剧烈,幻荣夫人驱动的恢宏魔力到处,先是为它们缓解了压力,却又是挟魔主之威能,行那五通、欲染的变化。一直作为主要争夺对象的明堂宫,本就已经是砧板上的肉,就在欲化不化的节点上,只因为幻荣夫人和绝善魔君争夺不下,才维持至今。此时两方的力量决出了胜负,明堂宫也就随之沦陷。代替鬼厌镇压在此的秦行,身躯猛然膨胀,充盈的力量挤爆了他的上身,蚀烂了他的下身,使之化为一个小号的欲染魔主法相,随即形神与魔主之力彼此贯通,血肉尽都化尽,只余下真意一缕,镇压其间,还有一头,同样飞入洞房宫去。然后是玉帝宫,黑蛟逆着玄冥真水,飞入此间,已是皮开肉绽,奄奄一息,境界虽还在,但也只剩下境界了。幻荣夫人正待一鼓作气,将其染化,成就无畏魔主法相,幽暗虚空,一道自辟虚空的门户打开,鬼厌左手牵着一位稚龄女童,施施然从走出,令她心神不自觉就偏移过去。还好,鬼厌牵着的,不是那位一剑斩了他化真意的大能,而是那个“小五”,也就是五岳元灵……其实这一位也是个麻烦,以魔门三宗的豪华阵容,围堵了快大半年的时间,都无法降伏,只能围困,期间足足被斩杀天魔亿万,就算是有种种原因,也能见出五岳真形图防御之强韧。虽然幻荣夫人已算是掌控了九宫魔域,但在此内外交困之时,便是有什么想法,想要付诸实施,成功的机率也是不大。倒是鬼厌和五岳元灵,真想使坏,她的前景很是不妙的样子。幽暗虚空,幻荣夫人与余慈的神识一个交错,后者便将当前局势看得通透。余慈倒还真没什么想起,此时黑蛟与他,还有一些联系,要想动什么手脚,也没问题,可这又何必?天地大劫临头,无人能避,这时候可没有鹤蚌相争,渔翁得利的讲究,不能同心协力,再彼此攻伐,同归于尽的可能性倒还大些。故而余慈控制着鬼厌,伸手前引,做了个“请便”的手势,将自家的态度展现出来。幻荣夫人低哼一声,却又展颜微笑,不管怎么说,鬼厌的态度,移去了她的一块心病,妄境的袭扰都缓和了一些,至此她再不客气,已经汇聚了三宫三大魔主的恢宏之力,碾过玉帝宫,黑蛟本就只剩一口气,此时在魔主法力的催化下,没有任何抵抗之力,转眼便被魔染。倒是那血疫龙瘟,受无畏魔主法力一催,竟是强行扭转血脉,千百倍地提升了转化的度,使这头奄奄一息的黑蛟,身躯之,化生龙筋,顶贯双角,颈生逆鳞,张牙舞爪,依稀有真龙之形。但也在此时,被魔意催化,那一声将出未出的龙吟,都化一股狂风,风凝就一个形相,面目严肃冷峻,袒露上身,肤色黧黑,除此之外,再无什么奇妙之处,显得平实普通,正是代表苦行、精进的无畏魔主法相。更由于黑蛟是引爆天劫的“罪魁祸首”,它这一去,深海之,层层涌动的玄冥真水,却是失了气机牵引,势头有些散乱,给九宫魔域的压力也随之骤减。这就是意外之喜了。虚空深处,洞房宫,幻荣夫人终将无畏魔主真意收拢,一时间,洞房宫内秽渊、无畏、寂妙三大魔主的真意氤氲,牵引无边魔力,将那堕落、精进、圆满的种种神通演化,竟有以客凌主之势。这个时候,幻荣夫人反倒安静下来,她坐直身子,宗门内有关欲染、五通魔主的记载、经义、诀要,都如清溪般汩汩流过心头。不论是五通魔主也好,欲染魔主也罢,其实是都体现的他化魔意化入到生灵意识存灭的全过程。只不过,前者要先从秽渊、无明、欲染、无畏、寂妙等魔主尊位抽离出来,拟化出一位“五通魔主”,不如此不足以体现对他化魔意的驾驭之能;后者则以身试之,认为“生灵”之堕落、偏执、**、精进、圆满,都根基于生灵本身,故而五者取其,以七情六欲复杂混染的欲染魔主,架起“上行”和“下行”的两极,取其阴阳相交之意,与他化真意混而为一,但凡生灵在世,无论上进、沉沦,都脱不开他化魔染,生灵不灭,则天魔永存。如此说来玄虚,其实有一点最能简明辨别:因“五通魔主”之出离于外,故而修士精修的真形法体可以保留;而“欲染魔主”化生于内,最终便将化入众生识海,不具真形,以此登上不灭不坏之至境。可笑绝善魔君一道残灵,叫嚣着要走“五通魔主”之路,而她形神俱备,却是要行欲染魔主的法门,世事荒谬,由此可见。诸多心绪杂念,泥沙俱下,而那一颗挣扎于妄境,仍未泯灭的真种,终是澄净水波,显化出来。她对鬼厌的观感,再不会影响她的判断,只简短发话:“请道友为我截击无明真意。”不管是什么法门,在最终成就之前,防备大梵妖王的干扰,都是极其重要的环节,鸦老能够利用“他化自在天”的妙法绕过去,不代表幻荣夫人也能做到。她本来是准备了一件法宝,意图阻挡一时,但既然有鬼厌和五岳元灵在,不用白不用。便有什么变故,再抛出法宝,也是可以的。余慈对此无异议,之前他已经说起过,要拿鬼厌和黑蛟,换取小五自由,如今黑蛟化烟,成就无畏魔主真意,按照约定,鬼厌差不多也是一样的下场,让他去挡住大梵妖王的侵扰,也是应有之义。他当然可以拒绝,但正如前面的权衡,这又何必?只要有核心念头在,有三方元气在,他只要花点儿力气,完全可以再造出一具鬼厌分身,最多是让重组的分身再过一次天劫罢了。说到底,他的损失,只是那一头黑蛟,可若不舍去,九宫魔域之外,那排山倒海而来的玄冥真水,难道就是好惹的?此时得失都不萦于怀,余慈的思路更是清晰,他转脸道:“小五,帮个忙喽……对了,刚刚对你说的,可别忘了。”“唔,可是会好撑啊。”“见机行事嘛,说不定用不到……”两人嘀嘀咕咕的时候,都被幻荣夫人移到了极真宫,这里与明堂、洞房、泥丸等又有不同,虽已经被九宫魔域生就的幽暗虚空覆盖,但虚空之,时时可见赤焰流火,居则是一块很显眼的圆形区域,其间纹路交错,根根明亮如火线,正央则是一团攒簇的火苗,赤红如血,目前看起来,倒还比较安静的样子。做完这一切,幻荣夫人轻撩黑缎般的长发,徐徐起身,宽大的黑袍随之缓缓滑落。双眸微闭,旋又睁开,此时她眼眶已见不到瞳仁,只气芒层叠,明光如剑,射出五尺开外。从今往后,她这具身躯,便要化散干净,只余下真种一颗,成则迈上魔主尊位,败则烟消云散,了无痕迹。既然走上这条路,幻荣夫人也就不会迟疑,有关秘法心诀再一次流过,她举步向前,踏足尊位,一身气机,连绵不绝,莹光气芒,从头到脚,逐层迫发,通透内外,映得身躯恍若透明一般。可紧接着,她猛然一震,虚无之,蓦地探出两条长长的锁链,一上一下,套颈缠腰,将她勒了个结实,最后在膻穴上扣结,肉身窍穴的一应气机变化,至此为之锁窒,再难为继。封窍锁!鬼厌……不,是鸦老!幻荣夫人心如雷鸣电闪,本已澄净的心湖,波纹横生。毫无疑问,这是鸦老为防万一,在洞房宫早早埋伏好的后手,以防不测。是看准了欲染魔主的要求,从禁锢肉身入手,锁脉封窍,使已经蒸腾的真意无法破窍而出,非但无法顺势推升境界,反而使得四类魔主真意内外冲突——世间没有任何一具形神躯壳,能够抵挡住这样的冲突!这一招,因为鸦老的败,对他来说,再没有任何意义,可对幻荣夫人来讲,却是毁灭前路的致命一击!明知道这个时候,冷静是第一要务,可心湖返浊,哪是轻易就能再次澄清的?绝望就如同一块巨石,砸落心湖,恐惧、不甘、愤恨等种种负面情绪,便像是湖底的泥浆,翻涌而出,而天魔妄境应机而劝,便如回头大潮,咆哮而来。**********大章更新,算是加一更吧,再次感谢azj025、slam0504的大额捧场,还有甘师叔、柳老魔、星月衰牛、幽冥散仙、四季豆这些以前经常大额捧场的老朋友们,以前几乎没有特意加更过,现在想起来还是很惭愧。另外,凭栏苦笑你是让我苦笑是吧,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