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 一剑灭法 一诺千金(中)

    余慈发誓,以前肯定没见过这一位……呃,女娃娃。她甚至比小五都要显小,最多不过五六岁的样子,可那透体而过的入微剑意、那一击灭杀鸦老他化真意的手段、还有百灵化芒纱共鸣成剑的法门,都是明明白白地指出一个方向、一个答案。如果这还不够,还有别的。剑意止住之前,鬼厌体内因修炼百灵化芒纱,蕴出的一丝剑气,与之有着清晰的接触,那奇妙的触感,延伸到承启天、剑修分身处、再延伸到本体,似乎也如百灵化芒纱一般,殷殷共鸣。承启天,云楼树上,更有清晰的反应,而且,非常之熟悉。这种感觉,其实前面在感悟飞仙剑经时,已有接触,当时没有查出端倪,后来也就忘了,此时再看,则是确凿无疑的证据,余慈已经在想,遮莫是那位出来时,在云楼树这道标之,留下的痕迹?也无怪乎之前的时机把握得那么准,一剑就削落了鸦老分身,这种本事,小五便是有,也是很难使出来的。只不过,心想象过的绝顶人物,与眼前垂髻幼女的形象差异太过巨大,使一向很有决断他,都有些期期艾艾,说不出个完整的句子:“昊,昊……”“典典!好厉害!”刚刚还抱头避难的小五,猛地跳起来,连连鼓掌叫好,并要扑上去抱抱,却被那垂髻幼女昂着下巴,冷冷一瞪,笑嘻嘻又缩了手,还吐了吐舌头,看起来,性子倒比前些年活泼了些。余慈当然也很关心小五的,这么一来,不免就有些分神,也在此刻,垂髻幼女看也不看鬼厌一眼,一步跨出,虚空自有五彩光芒,化为一道门户,将她包容进去,那是小五的自辟虚空。此时余慈心思绪已是风车般连转,后面连着根根长线,绞成一团,如何能罢休,驱使着鬼厌就追了进去,外面已然临头的劫数,都顾不得了,小五还有点儿迟疑,却不敢拦他,只能哎哎地跟在后面。在五岳真形图开辟的广袤天地间,若没有小五帮忙定位,一先一后进入,相差个几千里,是很正常的事,还好小五没出什么差错,也就是前后脚,余慈便来到了一方很是幽静的山水之间。前方,垂髻幼女小巧的身子正踏波而行,看来是准备越过河面,到对岸的青草地上,余慈就在后面,相距不远,叫一声的话,对方肯定能听到,但要是惹恼了她,回头再来一剑,怎么办法?一个迟疑间,就看到,将到到河对岸的那位,突然就身子发沉,往前仆倒,半边身子摔在青草茵茵的河岸上,小腿以下,却还趟在河……后面,余慈愣了至少一息时间,才记得上前查看,先探手,用指尖戳一戳对方肩膀,没有反应,又放出气机,飞快地扫过,反应十分平和,和前面刺穿形神的犀利,截然不同。也在此时,小五赶过来,叫道:“哎呀,又睡着了!”呃?余慈扳着对方幼嫩的肩膀,将其翻过身,正如小五所言,这一位气息均匀,唇角还微微上勾,睡得香着呢!说睡就睡死过去……果然犀利。“你娘……”“什么?”小五没听明白。“没什么。”余慈按了按额头,稍一用力,将这一位移到岸上,还摆了个舒服的姿势。此时再看,茵茵绿草上,稚龄幼女轻轻地呼吸,肢体放松,容色柔悦,完全就是一个玩累了,就地躺倒,呼呼大睡的女娃娃。没有警戒,没有杀气,连一点儿力量都感受不到。这一位……是怎么回事?“小五?”“啊?”“这个,这位……”“典典!”“好吧,典典,这个典典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认识的?她大名儿叫什么?”说完他就想抽自己的嘴巴,这还真把人家当孩子了?但小五就吃这一套,她先笑嘻嘻地过来,很乖巧地向余慈师兄请安问好——鬼厌的形象对她稍微有些困扰,但也只是一点点而已。然后,她才回应道:“典典嘛,认识没多久啊。她在永沦之地里困了好久,师兄你合于羽化真意的时候,她才抓着云楼树,从承启天里出来,因合于剑意,骨肉俱化,不得不投胎重生,这几年才斩破胎迷,又准备到承启天来。正好那时候我和那些人打架,她就过来帮我喽!”好吧……很清楚。但能不能别这么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啊!小五自然不知道余慈的感觉,但她还记得另一个问题,摇头晃脑地道:“昊之为天、为广、为无边;典之为法、为经、为师范,吾名昊典,其义可知……其实我不明白也!不过典典是这么说的没错。”真的是她,真是个……自负的家伙。余慈还有多问题想问,比如昊典从永沦之地里冲出来的细节、其余十六位剑仙现状如何,她是如何在投胎后的短短时间内恢复到剑仙级别实力的,这么说睡就睡,是个什么意思……这些问题,小五倒能回答两个:“典典一身修为,都化入剑意之,好像比全盛期也差不了太多,投胎后当然也能保留啊,只是这具肉身还有些承受不住,还是我帮她封印住一些。临时解开封禁,就很厉害,可马上就要睡觉,才好恢复。”“睡多久?”小五开始数手指:“大概三、唔,六个月?上次强冲不成,她就怪我封禁解得太少了,可还是睡了这么些天,但这回又解得有点儿多……”余慈理解,但还是叹了口气,有些事情,看起来又要等一段时间,才能问个清楚。暂时撇开这些心思,余慈念头一转,其实熟睡的昊典大人,才真是好的昊典大人,捏她的脸都没关系……当然,这种事情想想就好了。余慈也驱使着鬼厌,坐在河边草地上,左边是熟睡的昊典,右边则是笑眯眯很是开心的小五,心情突然就放松下来,直到这时,他才有心情去观察周围的环境。青山蒙蒙,绿水悠悠,白云蔼蔼,还有清风徐来,逐草而动,簌簌之音,宛若天簌。其实这一方山水占地不广,可居于其后,便觉山外有山,清水长流,意韵悠长,能以一隅之限,化出天地之美。如此景致,怎么看都不像是小五的手笔,大概,是应昊典的要求所设?但这不是问题,那些未解的疑惑也不是问题,他长长吸气、吐气,然后重重向后一躺,撞击的感觉,就像是三方虚空撞击的那次,但这回,却是有什么东西被撞得破开了。看那青山白云,心胸陡然开阔,像是抛下了万斤重担。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青山绿水为证,这一件事,终究还是做成了!曲无劫,老子不欠你了……娘的,从来都不欠他的,为什么总绕不过这个弯儿去?笑声环山绕水,余音袅袅,再返回来,仿佛有那么一群遮天蔽日的剑光,冲破九重天,纵横亿万里,跨越虚空,蹈过灾劫,消失在天地交界处,只将这丝缕余音留下,化入这青山绿水间,似哀音,似乐语,与人心低诉。承启天,余慈拍了拍法坛边,不知何时何日探出来的细长树枝,哑然失笑,忽又听遥缈虚空之外,却是传出一声尖锐的怒啸。五岳真形图里,鬼厌猛地翻身坐起,哎呀,还有事情给忘了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