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八章 合纵连横 劫下相逢(完)

    海水震荡,本来九宫魔域覆盖之处,一切地形及外界天地变化都无意义,可这海水来势古怪,巨浪湍流连连不休,且每一次冲击的威力,都是疯狂提升,那种爆炸式的力量,让余慈明白,若不是九宫魔域,黑蛟怕是在第三波上,就要给碾成渣子。而下一刻,苍茫水汽竟是破域而入,一入口鼻,便有那寒冥幽深的力量,迟滞气机,整个人的重量仿佛瞬间重了千百倍,最终要把本人生机都扭曲融化掉,那时候自然是死的不能再死。幻荣示警:“玄冥真水!”此水是天地间,第一等的五行奇物,往往要在极致幽暗,不见天日的深渊或是深海,才能得上数滴,一滴就重逾百斤,要想大量见到,也只有在天劫下才行。可原本就是亿万钧的海水,尽化玄冥,这是什么概念?虽是错有错着,有九宫魔域挡着,一时半会儿还不会被玄冥真水压爆,余慈还是有些站不住,心念一动,暂时脱开鬼厌这边,将视角抽离,意图居高临下,俯瞰这片区域。可这种视角刚刚形成,他就是闷哼一声,像是被人迎面一拳打在脸上,黑红颜色涂抹一片,火山爆发般的绚烂冲击就在“眼前”迸发。如果是真身在此,余慈肯定自己要掉泪的,或者干脆眼睛爆掉,从四方虚空吹来的大风,或者说是那些天地气机错乱形成的漩流,形成一道横贯海天,纵接深海的风暴。风还带着火,似乎是卷下了空的火云。事实上,火云非但没有被吹散,反而压得更低,千百道雷光就在火云蹿动,偶尔露出一点儿锋芒,但绝大多数时候,都只在云层游走,蓄积着力量,距离那倾泄而出的时机,也只差一点儿。这所有的一切都只是表征,余慈如今还没有“铺”,视角层次算不上太高,饶是如此,他还是感应到了:所谓的风,分明就是掰碎了天地法则,拼合起来的风灾,即为“大千颠倒风”。但要由此认为,这乃是哪个长生真人强渡风灾,可就大错特错了。因为还有那火,正是低层次的法则接连破碎的冲击;还有那雷,则是在毁灭积蓄,意欲在风灾扫灭现有的天地法则之后,生发重塑的力量,正所谓雷动万物、雷声普化,亦即如是。这确实是天劫……天地大劫!余慈极目远望,只见得海天之间,风灾肆虐的范围正在飞地向外扩张,那垒垒火云,似是掀起了狂飙巨浪,远远扩散开去。是了,是了!余慈毕竟是对天地法则体系有了足够的认知,怔愣半晌,终于回神:由于七大地仙在东华山上空交战,搅动天地法则,正是最最活跃的时候,同时也是最不稳定的时候,这时突然来一个破灾渡劫,无异就是往油锅里投一颗火星,一点冒烟,整个锅里都要燃烧起来。交战的诸地仙大能,固然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可这几位对天地法则的把握,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有如有在刀尖上狂舞的顶尖舞者,反而不会出事,但黑蛟强渡劫关,可没有这种控制力,一下子就迸出了火星,继而一发不可收拾。天地法则目前的状态不变,这种燃烧就不会停止,直到扩张到整个世界。幻荣夫人讯息传来,是惊讶,但更类似于呻吟;“你干了什么啊!”余慈无语,且虽如此,他们现在也没时间担心真界如何。要知九宫魔域本来就是从海底地脉硬拔起来的,结构全仗着玄妙阵势,如今又藏了三五个劫法级数的大能,一旦放开与外界天地的气机感应,引爆劫数,天地法则意志就是被摸了屁股的老虎,勃然大怒,要将冲撞它地盘的目标尽都撕咬粉碎。余慈他们在头痛,琉珠宫里,鸦老在最初的情绪之后,又冷静下来。他才不相信,一位神主级数的强者,会不清楚此利害关系,也正因为如此,要么就是不可理喻,要么就是早有预谋。天地大劫临界而不发,或缓发,才更利于神主借法则活泼明晰的机会,吐丝结,收拢信众,也可能使可能干预的家伙投鼠忌器,故而世间教派,总有那些末世传说,可这么引爆开来,莫说结了,长生人十有**,都要给撵到域外去避难,免得引发劫数,含恨而终。便是罗刹鬼王这样的,其“蛛”也要受到冲击,怕是要辟入血狱鬼府,暂避锋芒。这么一来,此界倒是那些步虚、还丹的小崽子们有机会活跃起来。还有一点可以确认,天地大劫不可逆转,上一次四九重劫后,刚刚恢复一些元气的此界宗门,怕是要跳脚大骂了。鸦老已经骂过了,可不管他怎么骂,天劫降临,不可逆转。九宫魔域根基必须进一步稳固!鸦老这么想,也这么做,可这时侯,他看到,刚刚才闯下滔天大祸的黑蛟,突然腾身而起,借着玄冥之水冲刷出的破绽,也利用它天生控水神通,以搏命的架势,冲向了幽暗虚空深处。观其方向,定是要跃过他所在的琉珠宫,闯到玉帝宫里去。一旦闯入,无畏魔主之位便有了镇压之物,幻荣夫人便可借此,阻碍“他化自在天”的运化,鸦老决不可能让他们如愿。这边虚空抖荡,神通暗发,可在同时,他听得鬼厌大喝一声:“放五岳元灵出来!”幻荣夫人猛醒,被镇压在九宫魔域的五岳真形图,已是鸡肋了,这时放出,固然敌我难辨,却是打破局面的最干脆做法。天劫、魔域、强敌,种种因素交织一起,头绪纷杂,此时此刻,谁也不会有什么完美的谋算,完全要靠瞬间的判断。幻荣夫人做出了判断,并且立刻发动,透过九宫魔域,她与鸦老也就此形成一个直接的冲突,并惨落在下风。便在洞房宫里,幻荣夫人吐血的同时,喀喇喇一声巨响,五色神峰巍峨而出,撑破了虚空的阴影,光芒大放,扫荡四方。本来还想着怎么通知小五的余慈大是惊喜:怎么这般巧法?一念未绝,五光凝缩,转眼化出一个梳辨的黄毛丫头,余慈顾不得别的,透过鬼厌大喝一声,“小五,我在这儿!”小姑娘回头看来,先是疑惑,后又惊喜,但很快,她就感觉到周围涌动的天地大劫,小脸上露出清晰的惧意。再然后,她蹲下身子……双手抱头!“……”余慈险些学着幻荣一口鲜血喷出去的当口儿,小五脑后,人影跃出,当空一道真意,横贯幽暗,无光无色,无风无声,可这九宫魔域内外,但凡余慈所感知的一切,并所有情绪,不管是惊喜、尴尬、急迫、疑惑,统统都是冰封凝窒。经天剑吟,破颅而入,此时此刻,余慈心只有一个念头,艰难跳动:你娘,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