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八章 合纵连横 劫下相逢(中)

    从一开始,余慈就不是和鸦老说话,和本来就成竹在胸的强者谈,哪有和输得要赌命的赌徒交易来得爽利?所以,从头到尾,余慈一直想方设法,和幻荣夫人联系交流,至于前面,两人之间的那些不愉快,谁还记得?鸦老的天魔虚空没有彻底封绝内外联系,就是他犯下的最大错误。天魔虚空仍然切断了内外的大半联系,可当幻荣夫人话音传入的那刻起,便证明其封闭的效果,已经有着大幅度恶化的趋势了。与之同时,在海底山脉的多个位置,冲天气浪迸发,这是九宫魔域所牵引的海底地脉发生反应所致,在余慈和鸦老对峙的时间里,幻荣夫人、绝善魔君这两位同门师兄妹之间的争夺厮杀,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的阶段,五通、欲染两条似异实同的神主路径之争,也是再没有什么“退让”的可能。那种纷繁复杂的气机冲突和交汇;更上一层的神意交锋;乃至于在天地法则的大,腾挪变幻,或交融以借天地之力,或割裂以成恣意之势,种种变化,虽只是透过天魔虚空的缝隙,传了一鳞半爪进来,却也让余慈真切见识到了,劫法宗师毫无保留的战斗技巧。而从另一个角度看,在九宫魔域的体系之,交战双方纵然是千次、万次的对撞冲击,其实彼此的磨损、消耗并不大,反倒是借着这酣畅淋漓的对冲,进一步运使魔域的诸般妙处,包括其所涉及的天地法则,双方的层次其实是在以惊人的度提升。余慈隐然有所感应:哪方借着九宫魔域,先一步跨越某个“上限”,便将一举成就魔主尊位——对幻荣夫人肯定是如此,但对绝善魔君这边,最后的果子肯定还要给鸦老享用。至于明堂宫里,已经被秽渊魔主染化的秦行,可说是目前唯一还在闲置的“资源”,交战双方都在尝试着控制,却还是一个势均力敌的局面,不过,随着幻荣夫人开口回应,这一均势,倒有向绝善魔君倾斜的趋向。其变化,正是由于幻荣夫人分心旁顾,冲击山谷周边的天魔虚空所致。幻荣夫人的决断不可谓不狠,她现在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用暂时的劣势,换取余慈的支持。余慈也计算清楚,如今幻荣夫人要成就欲染魔主而涉及的五宫里,不算大梵妖王占据的位子,还有四宫,其她本人居于洞房宫欲染魔主之位,绝善魔君是在太皇宫寂妙魔主之位,遭魔染的秦行则是在明堂宫里。余下一个玉帝宫的无畏魔主位子,本来是给简紫玉及紫陌红尘灯留着,但之前绝善魔君将其打算“告知”了简紫玉,只要简紫玉不是傻子,此时早该远走高飞了,如此便没了指望。可若能将天魔虚空内外打通,让余慈将鬼厌、黑蛟这两个长生真人级别的分身、眷属,随便哪个往里面一扔,成功染化了,这边的劣势,立刻就成为优势,局面自然反转。而目前来看,鸦老虽然境界高深,但所留的分身总有极限,他们就是赌上陆沉大能,便是以一敌六,鸦老也不敢分神垂顾!天魔虚空确实撑不得太久了,幻荣夫人在九宫魔域的加持下,对天地法则的理解,与时俱增,余慈则是仗恃着三方元气与碧落通幽十二重天的闭锁体系,横在当,更凭借自家虚空法门,使鸦老的天魔虚空,总是无法圆满。如今内外夹击,将天魔虚空轰得裂纹处处,眼看就要大功告成。鸦老的反应却是奇怪,他自家收了太元隐星执天魔无量法,待黑潮退尽,大星隐没,他那乌鸦分身忽又一声粗嘎呜叫,分张的双翅之上,血痕蜿蜒,分画了两道魔纹,并迅蔓延,倒似在鸦翼之上,撕开了无数血口。而随着双翅挥动,每一道血口,又都像是活了过来,每一个血口,都放出幽缈魔音,琴瑟琵琶,筝鼓萧笛,又或是一应人声、禽语、兽吼、鬼啸,音音不同,调调相异。可这千百异音,偏又编合整齐,如拔一弦,百音共鸣,依稀就是罗刹鬼王的做法……不,不是一弦,是两弦!通过两弦的振动,将两类不同性质的信息发送去,并引起相关的天地法则共鸣,由此形成两条类似于渠道的东西,一端分别连在乌鸦分身的黑翼上,另一端则投入虚空,并很快得到了回应。两股令人窒息的意念投射过来,乌鸦双翼之上,燃起了黑色的火焰,瞬间将翅膀烧化,可那黑炎之,也有两道扭曲变化的影子显现。“是末法双翼,且小心了!”伴随警告的,还有幻荣传过来的相应情报信息。在今日之前,乌羽天魔王是北地魔门声名最盛的自在天魔之一,其一身魔功固然是惊天动地,但走的从来都不是魔主路径,染化眷属的本事肯定是有的,却没有魔主法门里,吸取信力,并催化眷属层次,培育更高等真种的能力。魔识法门的染化,更像是一锤子买卖,吞了对方的真种就算完,在此情况下,还是精益求精才好。乌羽天魔王为什么能在魔门之,占住尊位?其染化的两大末法主级数的域外天魔,便是令人瞠目的一个仗恃,正因为有此,他在九天外域,纵横捭阖,可直趋元始魔主座下听讲,往来自如,非他人能及。当然,真要把两位末法主级数的天魔带进真界,对此界生灵,完全就是一场灭顶之灾,天地法则意志当即就要降下无量天劫,将其化为飞灰,而八景宫这样的门阀,更是会不惜一切代价,尽起宫地仙大能,便是与魔门全面开战,也在所不惜。鸦老此时能做的,只是将“末法双翼”的意志导引进来,形成两道投影,又受天地法则的限制,要接连掉落两个大境界,最多只是长生真人的程度,即便如此,也足够了!他没有让两道虚无的投影,去和鬼厌、幻荣夫人正面对抗,而是在吟颂声,将意念虚点两次,刚投入此界的两个投影,便化为幽光,投入到九宫魔域两处将要被遗忘的位置。玄丹宫夜摩之位,天庭宫虚空之位!至于已经失去了双翼,分外古怪丑陋的乌鸦分身,则又一声嘶叫,从头到脚,无数乌亮光芒迸发,最终整个鸟身都化为一蓬虚无的光影,只有一点精芒飞出,破空而走,最终落入琉珠宫他化之位。山谷,只留下了鬼厌和黑蛟,还有在肉胎挣扎的青狼山主。天魔虚空轰然破碎。可是,无论是谷内的鬼厌、包括其后的余慈;还是谷外的幻荣夫人,都没有半点儿喜悦之意。因为在更广阔的区域,幽暗虚空扩展,还有九点微光,一一点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