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八章 合纵连横 劫下相逢(上)

    鸦老看得清楚,这些烟气,正是本来已经趋向毁灭的鬼厌残躯的成份。之前还没注意,现在看来,鬼厌的形体,可是没有一点儿血肉之躯的模样,其成份竟是由质性复杂的元气杂揉而成,其有一部分具备此界天地元气的性质,至于其他的,受到彼此成份的影响,已经很难再辨出源头。鸦老当年,也曾与沙魔君打过交道,那一位已是将幽冥九藏秘术推向了前无古人的巅峰,其九藏魔身,也已到了不死不坏之境,可也没有像鬼厌这般,完全化去血肉神魂性质,成就这等混杂的元气。细看来,倒与眼前遮蔽了他感知的厚重屏障性质相似。唔,看起来有些模糊的印象,是在哪里见过吗?若是血肉之属、神魂之质,再怎么异化,吃太元隐星执天魔无量法的一击,一应生机也应断绝,可这数十股烟气合为一处之后,眼见着竟是重新组构形神,面目由模糊到清晰,最终化为栩栩如生一鬼厌。新塑就的鬼厌再一个踏步,落在了伏地不起的黑蛟身上,足踏蛟首,也不见用力,之前死活不知的黑蛟,便是发出一声低吟,眼皮撑开,显露冰裂双瞳,摇头摆尾,慢慢支起巨躯。周围海水,被黑蛟身外滞重的寒意冻结,形成一圈薄薄的冰墙,又很快粉碎。其实,这也不算什么,且不说那黑蛟身上,明显还有伤势未愈,气血流动十分混乱,真论气势,还是鸦老这边最强。乌鸦拍着翅膀,就像是无视海水,在天空飞翔,事实上却是悬停在屋檐之上,身后无量黑潮,遮蔽了大半个山谷,从谷底的视角看,根本就是将半边海底山脉,都吞没掉。但这又有什么意义?鸦老其实早有猜测,可真成了这种局面,他心不免烦扰:他分身能坚持的时间当真不多,可如今这鬼厌,再不是能随手打发的小辈了,最重要还是他背后那位,由于感知被遮挡,根本无法从“吐丝”,见出对手的层次和根底。当然,能跨越天魔虚空的阻碍,不远万里,与他为难的家伙,绝对是五大神主那样的级数,便是稍逊也有限,可越是这样,他越难估测。前三位不用提,此外巫神沉眠,罗刹鬼王真要出手,也不用绕这些弯子——相较于这边的“小场面”,那位应该更喜欢去东华山凑热闹才对。那么问题就来了:世上何时多了这样一个人物?那个壁虎神主?便在此时,鬼厌重塑之后,首度开口:“天心易估,世事难料,虽说当前确是大好机会——罗刹难得不戏弄人,说了一句实话。可你自己做事也就罢了,为何非把我的分身陷在这儿?真真的不地道!”余慈将自己的意思,透过核心念头,直接发出,鬼厌只是作为一个共鸣、放大的器具,也使其表现越发诡谲。可他着实不知此界的高人,是如何交流的,只能做出随意的姿态,至于会不会用力太过,一时也顾不得了。至于说的这些,大半都是鬼话,他肯定鸦老会听到之前罗刹鬼王传遍八荒的消息,便借此唬弄一把,还要表现得和罗刹鬼王很熟的样子,至于什么是“好时机”,天知道!一边说着,一边也打定心思,无论如何都要祸水东引——六蛮山一脉,是个很好的选择,他们虽是藏得严实,可这么一个大势力,像鸦老这样层次的自在天魔,真的是一点儿都不知情?余慈可不信。他紧张回忆当年与妙相、灵犀散人乃至于白莲等人打交道的过程,信口开河:“鬼厌也还罢了,青狼、黑蛟乃是我推衍法门的实证之物,毁到这里,无论如何,乌羽你也要给我一个交待!”鸦老听到前半段时,几乎已经肯定是那个罗刹鬼王随口“新封”的壁虎神主了,但后边的话出来出来,便又给绕了进去。我认识这家伙?一般来说,魔门之,他辈份最尊,但凡魔门人,都以“鸦老”或“祖师”称呼,至于外人,多是叫“鸦魔君”、“鸦魔王”,至于敢直呼“乌羽”之名的,不外乎几个同辈、同级的大能。他肯定是不会“往下”想,能够隔空与他对峙,且将自家根底遮蔽干净的对手,是一个无名小辈……这是耻笑他的吧?这么一来,他还真的寻出几条线索,像黑蛟、青狼这样特征明显的大妖,世人见识稍广,就会很自然地联想到大妖纵横的六蛮山去。唔,听说西南如今教派林立,搞得乌烟瘴气,多有一些故人在其播弄,莫非……鸦老承认对面这位的实力,据他自估,以其封锁“吐丝”,亦即架设信力渠道的手段,除非是本体在此,否则连触及对方都难——神主法门,就是这么麻烦,否则每一劫里,为何总有那么几位地仙大能,图谋登上神位?连他也不能免俗。另一方面,鸦老想到的还有去年鬼厌在南国掀起的大场面,根据近日来的了解,此人确实与黑蛟真人有过一番“接触”;而且不可忽略的是,当年东支通告的黄泉秘府信息,那个异化为玄蜂妖物的灵犀散人,与这边也有明显的关联,细想来,竟是丝丝入扣,阴谋的气息更是浓重,一时沉吟未绝。他想的不只是阴谋本身,而是今后南国的变局。若有此人在,变数横生啊……鸦老的沉吟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事实上,他也很敏锐地捕捉到了对方言语的异样:这种情况下,哪有说是主动暴露目标,授人以柄的?他平淡回应:“你待如何?”鬼厌面无表情,完全是一个传声筒的角色:“井水不犯河水。”“已然犯了。”“可以让你占些便宜。青狼被你给污了,我不会再要,鬼厌和黑蛟还我,你自去做你的五通神主吧。”乌鸦尖喙张开,嘎地一声大笑,显然是不可能答应。“等等,若不然,我再让一步,鬼厌换黑蛟,再帮你染化一个如何?”鬼厌视线偏转,山谷,绝善魔君所设的水镜早已在刚才的虚空交战损毁,可他的言语没有歧义:“海上那些小辈,你要选哪一个?”回应他的,是黑潮之上,大星摇动。“啧,若不然,黑蛟也给你,供你填补五宫,我只要你阵一物,就是那个五岳真形图。你们镇压很难,利用更难,空耗时间,形同鸡肋,不如就给了我吧。”这么逐级而下,条件变化之快,使得鸦老都有目不暇接之感,心又大感不妥。便在此时,有声音传入,低涩嘶哑,却清晰可辨:“我与道友交换如何?”鬼厌蓦地长笑:“就这么定了!”笑音乍起,深海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