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虚空法则 生死神通(下)

    这一点自辟之虚空受鸦老的天魔虚空压制,只有龙眼大小,两根指头伸进去都勉强,却足够演化神通,往“两个鬼厌”头上一落,两具身躯便化为幽光,彼此交缠,投入其。这个过程里,两具身躯都有崩解,却是由其死魔成份承担,至身躯化光投入,龙眼大的深幽虚空终究是抗住了,只在边缘波荡,结构未曾伤损,而在鸦老再欲发动攻势的前夕,随即合拢,再无踪迹。“虚空藏……”乌鸦抖抖翅膀,却也不急着寻觅,念头一动,顷刻间将身边,那人狼不分,又半死不活的怪物染化了,且毫不犹豫,置换了其元神真种,下口一啄,细细品尝。“真有一股怪味儿……本源已是变化了。”何等法门,竟是将生灵之本源,加以改变?这已经是涉及天地法则,最高等、也是最根本的几条,亦包括鬼厌所涉及的生死法则,以此推断,鬼厌与此怪物的关联似乎极深。那么他身后……又看那怪物,这种似人非人,似兽非兽之物,他在哪儿听说过?是了,当年北荒,黄泉秘府宝藏的消息甚嚣尘上之时,前往寻宝的东支修士和这种东西打过交道,据说是争过地狱道的碎片,只不过后面发生的事情,全被陆素华、辛乙二人的光芒盖过,故而信息没有传开,直到事后复盘之时,东支在魔门内部,寻觅类似异物的消息,才渐为人知。因为涉及黄泉秘府,以及那六道轮回的残片,还有几位故人,鸦老的印象倒是十分深刻。他不免去想,当年那一位惊才绝艳的女子,从黄泉秘府出来后,如何翻覆大局,给颤巍巍将要坍塌的元始魔宗,踢了最后一脚,终至彻底分裂的往事……黄泉秘府,包括与之相关的那一座远在天外的碧落天阙,也不知埋藏着多少秘密。千年以下,受魔门根本变故的影响,东支意图再探其秘,却半途夭折,可由此牵连出的种种线索,一贯而下,竟真的有些模模糊糊的背景出来。今日之变局,亦与之有所牵扯。他今日之行事,其实离黄泉夫人,也差不多了……一念至此,鸦老猛然醒觉,他的念头未免发散得太广,绝不是正常现象。好家伙!房檐上,乌鸦振翅一声大叫,震散了周边化入无形的魔识,但已经不知不觉流散出去的信息,无论如何是收不回来了。承启天,余慈投影叹了口气,心里有些遗憾。由于他与鬼厌分身的联系始终坚固,使得鸦老本来完美的虚空封锁终究是有了破绽,给了他腾挪变化的余地。又因他与鸦老的虚空神通,很大程度上,同出一源,在里面耍手段,反而更难看清,由此获取了许多有用的信息片断,可惜,这样的好机会,也仅有这一回罢了。余慈在惋惜,鸦老的感觉则要复杂得多。分身的心防,果然还是比本体差得多,竟然不知不觉间,被下了套!若不是他本体在南国打生打生,完全无法分神垂顾,也不至于如此。当然,眼前鬼厌的手段,也是不可小觑,话又说回来,这种意识、胆色,无论放在哪个层次,都是出类拔萃的,何至于前面数百年,落得一个“神憎鬼厌”的名号?拿“步入长生,性情大变”来解释,已经有些说不过去了。鸦老愈发坚定了自己的猜测,暂时止了念头,鸦翼分张,飞腾起来,身后忽地黑潮翻涌,如无量之海,有一颗大星,破海而出,当空悬照。星光照下,鬼厌所化的乱欲精气,丝丝缕缕、点点滴滴,虽是都是穿梭于虚空缝隙之,却没有一个能摆脱锁定,无论分化出几千、几万的规模,都给洞悉无遗。太元隐星执天魔无量法。这种推衍妙术,魔门克星,像鸦老这样的大能,怎能不修习精通?至于鬼厌能够将幽冥九藏秘术推至天魔三变的境界,更能在他天魔虚空盘转自如,确实是在虚空神通上有所建树的,只是,地火魔宫乃是无量虚空神主在此界道统传承之地,其正统地位,便是东阳正教、魔门东支也有所不及,在虚空法则的驾驭上,鸦老又岂会落于人后?相较于简紫玉,鸦老使出的太元隐星执天魔无量法,刑杀之意更是凛冽,虚空、推衍两相结合,绝不会留给鬼厌任何机会!大星悬照之下,便如刽子手挥下铡刀,只一击,天魔虚空殷殷鸣响,而隐匿于其的另辟虚空,瞬间崩溃,其藏纳的东西崩散四方。其余的玩意儿倒也罢了,让人意外的是,轰隆巨响声,虚空竟然崩出一条巨大的黑蛟,打着转砸在海底,将谷另一间屋舍碾个了稀巴烂,掀起的泥水杂质,渗入海水,很快污了那一片区域。鸦老也没想到,鬼厌自辟虚空,竟然还藏着这么大件的东西,只是他识见广博,别说一头黑蛟,就是真龙,也曾见过,故而心神稳定,只是维持太元隐星执天魔无量法,将那一颗大星悬照,搜检鬼厌的气息。他感觉到的,是那气息不可逆转地层层崩解,趋向毁灭的全过程。与之相应的,山谷海水之,多处冒出气泡,那是鬼厌形神消解的表征。太元隐星执天魔无量法,就这么霸道,其对魔门心法的摧折,可谓天下无双,攻伐道基之本,几不可逆。但是,在攻伐之时,出于对虚空法则的敏感,鸦老也注意、乃至于锁定了一道别样的“东西”。之所以是“东西”,是因为它玄妙难测,又包裹在厚厚的屏障之,就算是在太元隐星执天魔无量法的观照之下,也如雾里看花,看不明,摸不清。如此非但证明其不是魔门体系,也迥异于鬼厌所展现的两类法则的表征,正是之前导致他天魔虚空出现破绽的“罪魁祸首”。鸦老虽然还是见不明白,可用排除法,也知道其性质如何。“神蛛吐丝……”音近而形异,不是此人,不知其深意。能够相隔亿万里,为此事者,甚至不用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而哪一个,都可能催折他成功在即的计划。最关键的是,他以为自己能够将此外力击灭,暂时腾出时间、空间,可事实是,对方这种内部封闭的顽固手段,超出他的预料。房檐上,乌鸦重又飞落,心神冰澈,掩下了突然冒起的一点邪火,只是冷冷开口:“何方道友,与我开这种玩笑!”话音未落,四面海水,数十道烟气分开海水,向山谷央聚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