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虚空法则 生死神通(中)

    鬼厌大约是在身体线位置裂开的,可这样惨烈的一幕,却不见半分血肉横飞之相,倒是从裂口处放出层层黑气,且并不扩散,在海水聚成一团,边缘呈现丝缕之状,连在两边撕裂的躯体上。吸收了这些黑色烟气,两边残缺人影,都是剧烈膨胀扭曲,补充缺失,化生血肉,转眼间,竟是生生在山谷化现出两个鬼厌来。诡谲可怖的一幕,让乌鸦那边也是一奇:分身?不……内魔外化!鸦老老辣的眼光立刻就看出了根底,鬼厌竟是借着心魔引爆的危机,将内魔抽离,化为己用,本身修为不至大损,还多了一重变化。而且他注意到,分离、显化出来的内魔,其质性分明有了变化,成为了极其纯粹的死魔之属。引爆鬼厌心魔,当然是存了杀心,但却不是要即刻取他性命,而是想着,击溃鬼厌心防,将其隐秘掏出来,就算真要杀人,也要存他一份魂灵残片,好施用搜魂之法。可这鬼厌,竟是自行将心魔攻伐转化为死劫,把握生死大势,置诸死地而后生,在那玄妙一点的瞬间,以其独门神通,分化一个死魔出来,这种借势发力,且在不动声色间,催化、移转内魔性质的手段,不见魔门典籍上有载,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心法脉络,毫无疑问,这是一种极具个人色彩的神通。这还不算完,乌鸦盯着谷两个并排而立的人影。就是以他的眼光,一时间也看不出哪个才是鬼厌的真身,这才是真正不可思议的。细究其玄奥,实是两具人影在撕裂重组的过程,每一个都沾染了死魔成份,平均配比,以精妙的控制,形成了两具几乎一模一样的法身,死魔神通的独特性质,也掩去了鬼厌本身的气息,在没有彻底解析之前,鸦老也没法分辨真伪。或者说,两个都是真的?一个接一个的疑惑冒出来。剥离、显化死魔的神通?旁人未必能觉出其玄妙,可对于鸦老这位站在天地法则最顶端的大能来说,他深知,若不是掌握了部分生死法则,焉能如此?可这种高等法则,至少也要到天地大劫——亦即劫法宗师蜕变的那一层数,才能可能借机触摸到,长生真人的大小三灾,还远远不够看呢!鬼厌何德何能,能够提前掌握这等神通?鸦老这些年,身在域外,对真界的关键变化,却是心有数,近些年来,勉强能够得上那种等级的劫数,算来算去,唯十多年前的北荒无拓城与年前北地的三阳劫而已。只是前者发生时,鬼厌还未登入长生;后者发动时,鬼厌应该还在南国逗留,没有听说他参与其……念头又一转,鸦老看眼前两具分不清真身的形体。他知道鬼厌已经修成了“九藏魔身”,形神浑融,真形与阳神混而为一,几是不死不坏之体,可既便这样,也没有说是拿身躯与死魔混染的。人之形神,是何等精密的体系,稍有变异,就可能造成不可逆的后果,就是鸦老这样站在此界最顶尖的人物,也不敢轻易拿自己的长生久视来开玩笑,如辛乙那般蹉跎多年的反面例子,可还挂着呢!除非,这人确实不把这具长生之身当一回事儿……余慈若知鸦老的想法,必然要大笑几声。鸦老魔染法门确实凌厉,可毕竟没有打到根子上,鬼厌枢的灵明还在,分身的恐惧,还延伸不到余慈本体上来,故而死魔神通发动,并无碍难。至于一分为二,分身、死魔互染之事,却是他猛然间想起,在北地与盖大先生相斗时,已经用出了这类神通,说不定会让人有什么联想,可神通已发,又是最适合当前形势的,只能是稍稍扭曲本意,没有将死魔彻底抽离,而是成了这副模样。若能给鸦老造成困扰,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紧接着,他就见那房檐上的乌鸦开口说话。“现在的后辈,真真是了不得。这等手段,真不知你是怎么得来的。”乌鸦口吐人言,老气横秋,实在是很古怪的场景,更不用说,前面他还说不要废话,现在却又大发感慨。可余慈一点儿也不觉得好笑,这老乌鸦真的没有一句废话,从一开口到现在,每一个字,都是魔门神通的精妙显化。在形神交界地层层涌起的魔念不说,便是这海底山谷之,也有种种魔头化生,九宫魔域之内,竟是另辟出一方天魔虚空,又似与九宫魔域混成一处,借得魔域滔天之力,虽然未曾显化魔主法相,却在其孕有一道奇妙真意,盘绕化生,似这处天魔虚空,可缩化一粟,可弥放八荒,再无远近高下之别。而虚空之,一切天地法则,都被扭曲,失了本意,连他两具分化的身躯,亦被这虚空揉捏,难复人形。毫无疑问,这是虚空神通,而且是无量虚空神主一系的精妙手段。这种借由虚空,扭曲天地法则,以为我所用的法门,其实除剑修之外的任何一个长生人,都可以凭借自身界域,或多或少地做出来,可是,无论他们怎么做,也难以做到像鸦老这般,将每一道扭曲的法则,都纳入指掌之间,彼此洽合,无有冲突、破绽。这一刻,余慈再次真切感受到了什么是“全无凭依,举世皆敌”。在这处天魔虚空,他对外的一切感应、自具的一切神通法力都像是被剥夺了,整个人就像是柔弱的婴孩,只是周围海水的压力,就能将他挤成肉酱——如果他这么认为了,他就真成肉酱无疑。鸦老的无上魔功,定会如摧枯拉朽一般,破开他的心防,将这边的分身压服,此外,连他本体都要受到重创。这亦是借天地法则,完全发挥境界上压倒性优势的手段,余慈都能想出个一二三来,指望鸦老这个层次的修士在此存有短板,无异于痴人说梦。幸好,鬼厌枢,核心念头借由封闭性无以伦比的三方元气并碧落通幽十二重天法门,自具联系,始终悬照,理智不失,知道分身的九藏魔身也已成就,形神浑融,不分彼此,聚散随心,别说肉酱,就是渣子、粉尘,也毫无压力。反而因为这一个对照,更见出心不移之灵明,自具神通由此寻到了一个契机,在不可能,倏然而发。深幽之虚空,便在鸦老所开辟的天魔虚空,破开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