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虚空法则 生死神通(上)

    临时被星力冲高的境界,很快回落,余慈居高临下的视角再难为继,可目前所探知的一切,便如冷水浇头,让他从修为境界长进的喜悦回神。这一刻,占据他脑最多思维的,既不是幻荣夫人,也不是绝善魔君——虽然后者的行为古怪,可余慈只把握住一点,就能将其他所有的关节全部扫开:算计再多,依仗鸦老才得残喘的绝善魔君,真的能有重新来过的机会吗?余慈染化的诸多眷属,不说别的,就是鬼厌,对外应答做事,都没有问题,便连几位魔君一时半会儿都难以看透,可这具分身又哪有自我?他的一言一行,归根结底都是站在余慈的立场上,余慈要他自蹈险地,甚至是横刀自刭,也不会有丝毫的旁杂念头。他都如此,绝善魔君又怎能例外?余慈都奇怪,为什么他由始至终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对他、乃至于对所有魔门修士来讲,这不是顺理成章的思路吗?这个想法一旦明晰,之前许多的细节就浮现出来,其很重要的一点是——绝善魔君一直都在干扰鬼厌的思维,形神交界地留存的痕迹就是明证。这种做法其实很正常,谁不知道“此消彼长”的道理,谁不想着让对手完全跟着自己的思路走?可他却忽略了,绝善魔君压制的,究竟是哪一块儿的意识。虽然还有些想不明白,对他这一个初登长生的后辈,何至于拿出这种手段,但有一个结论已经足够得出来了:归根结底,绝善魔君的一言一行,定然都有鸦老的影子在其,所有有关于其本人欲求的言论,包括什么“五通魔主”,毫无疑问都是谎言。而更进一步推断,或许可以这么想……要成就五通魔主的,既然不是绝善魔君,难道是鸦老?问题是,鸦老正在亿万里开外,与陆沉打生打死,怎么有精力搞这个?若真如此,他的重心放在哪边?不管是陆沉,还是那些临时的盟友,难道就是那么好欺的?余慈没弄明白这里的问题,不过他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海底山谷,鬼厌分身稍一定神,脑后幽光盘转,现出幽暗虚空,从里面放出一具色泽深红的肉胎,足有一人多高,整体形状像是一个不怎么规则的肉球,外层的胎膜呈半透明状,里面是密密麻麻的筋络,还有血光在其流动。将这妖异的肉胎放置在地上,鬼厌伸手按着,只凭肌体接触,就可以感觉到里面心脏式的搏动。他微瞑双目,与里面的生命交流,这是个很精细的活儿,既要将计划内的东西输入进去,又不能引起对方的警觉,总算他已经有了类似的经验,花了大半刻钟的时间,算是初步成功。肉胎深处,不甘于死亡的意念从浑茫醒来,按照其修炼的特殊法门,统驭形神,并试图向外面扩展。也在此时,粗哑抵沉的声音传过来:“虽然搞不明白你意欲何为,不过,还是停手吧。”鬼厌停了一停,很听话地收回手去,然后扭头。他左侧小屋的房檐上,有一只乌鸦停驻,深海的环境似乎不能对这鸟儿造成任何影响,乌鸦漆黑的眼珠则缺乏生动,也可能是冷漠无情的表征,它就站在那里,注视着鬼厌分身。对这一位“不之客”,鬼厌没有什么迟疑,垂首问好:“鸦老。”毫无疑问,这是鸦老的分身,且不是那个任由绝善魔君倒提、吞吃的傀儡,而是真正拥有着鸦老智慧和层次的存在。虽说前番醒悟的时候,已经有了预感,且还有一些相应的猜测,可无论如何,他所面对的敌人,又是整整往上跳跃了一个大境界,进入到此界的无上层次。这个……是不是太过份儿点儿?余慈能够感觉到,随着乌鸦开口现身,山谷周边,气机的流转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如果他的认知没有错误,这应该是某种天地法则,受鸦老意志驱使,发生了扭曲。那乌鸦没有立刻回应,而是用它那显得僵硬的姿态,居高临下,打量了鬼厌好久,方开启尖喙,清晰吐出一个个音节:“到现在,我没把你看通透,你倒是做出许多了不起的事来,鬼厌你着实不凡。”鬼厌张口想说话,却被乌鸦打断:“对你这样的聪明人,无需再说什么废话。我只问你,脱出法典钳制的法门,是什么?可愿意予我一观?”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鬼厌奇道:“鸦老,这不是你该说的……”话没说完,他眼前一黑,形神交界地,千百万个扭曲的念头炸开,瞬间形成了一片海啸般的黑潮,鬼厌清晰地感到了恐惧——那是面对乌羽天魔王这样,纵横天下万载的自在天魔,最顶尖的人物,所难以避免的心绪,虽只是一点儿,却让对方准确地捕捉到,并由此生发开来,引爆了心魔大潮。这位老先生,根本没想着和鬼厌谈心,而是要直接压服、控制,乃至于抹杀!他这这边挣扎,屋檐上,乌鸦翅尖抖了一抖,谷底的那具一人高的肉胎,便移到它身前,随即从间开裂。鬼厌已经无力阻止了,乌鸦便看到,肉胎里面是一具古怪肉身,其头面如狼,身躯披毛,却是人形,以法眼透析,见其骨络血脉,也是似人非人,似狼非狼,且浑若天成,不见一点儿人工改造的痕迹,至于其气脉流转,若有若无,自具法度,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乌鸦分身的实力,未必有鸦老本人之万一,但是眼力、境界、见识都在,见到这些,很快就有了初步结论:“转质换形,乃法门之故,自成体系,非寻常可比。唔,听说当年在黄泉秘府,争抢地狱道残片时,西支后辈倒是见过类似的妖物。”鸦老对此界大局的把握,也是在最顶尖的那个层次,他沉吟片刻,正要进一步探究,却听得下方鬼厌又一声嚎叫,极是痛苦,可是意味儿却有些古怪。转过视线,却见鬼厌面目扭曲,艰难抬起双手,分揪着自己的胸口,十指尽没,再狠狠一撕,竟是硬生生将自家扯成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