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 超拔之妙 急转直下(下)

    三方虚空的震荡,其实算是个好消息,因为它代表着在三方虚空,余慈能够操控的部分在提升,破壳而出的可能性也在增加。但另一方面,三方元气固锁,是他目前躲避那些大能锁定、追察的最大资本,一旦因为失衡的原因而出现缝隙,甚至于崩解,有些信息,他十成十是瞒不得了。那时候,怕是顷刻之间,就要灾劫临头。所以,解开可以,一定要在他可控的范围内进行。余慈提心吊胆地看着承启天的抖荡,天地伟力冲刷的前期,他无论如何都插不下手,只有等到冲击力最强的那一波过去,才可以试着调整。老天爷很给面子,又或者是永沦之地的法则足够坚韧,三方虚空虽然晃荡,其间元气更如沸水滚汤,但还是稳稳顶住了这一波失衡的困扰。余慈开始出手。承启天之所以受到这么严重的冲击,主要是因为本体固锁,承启天是唯一对外的窗口,天地元气出入,都在此地,如今余慈要做的就是调整和分流。天地伟力冲击三方虚空的大趋势不会变,但余慈一定要尽可能调整虚空结构和相应法则,争取在里面拿到控制的“大头”。由于这股力量源自于“生死法则”,倒是给他创造了很好的机会。至于分流,就是要让各分身、眷属雨露均沾,并将与生死法则相关的部分感悟传输过去,余慈已然明白,天地之间,只能依附在相应法则上的结构,才是最坚固的结构;同理,只有依附在相应法则上的联系,才是最稳定的联系。从这个意义上讲,只要生死法则不崩溃,承启天的虚空结构、他与分身、眷属的联系里,都将有一个不可移易的内核存在,难以破坏。就算结构和联系本身崩溃,有这个内核,总有复起的机会。内核的变化,不是那么容易能看出来的,可是天地伟力冲刷带来的直接后果,却是醒目至极。少阳剑窟,剑修分身横剑膝上,剑曾出鞘,只长吁而已,气流出口,却是森然有如剑吟,又缥缈如丝,在静室之内,盘绕不出,倏然九转。十二玉楼天外音有“七转司命,九转破劫”之说,至第九转,便是一个关键层次,剑修分身演化此真意,其实是以此消化天地伟力的冲刷,也借此滋养念头分身;东海之底,九宫魔域,鬼厌眼幽光如焰,身躯微幅抖颤,脑后幽暗虚空乍显乍灭,行功甚急,亦是如此。其余眷属等,受了这等好处,都各自觅地潜修不提。而最值得关注,却不在此方天地之,而是在无尽星空之外。那里,在星轨游走的神魂根本部分,隔着无边无际的虚空,亦是感应到生死法则,更与寄托本命星辰的生机玄机之妙交融,使得承启天,余慈的心念投影不自觉往天上看。虽是白日,那一颗五帝座的央星辰,依然闪灼醒目,但其光芒正飞黯淡,实是寄托其上的生死玄机,正义无反顾地跃向无尽星空深处,往紫微垣进发之故。原来,已经到这种程度了么?磅薄星力终于反馈回来,其势如飞瀑急下,却没有天地伟力的冲击,而是与承启天完美交融一处,并直接渗入到三方元气固锁的本体去。东海之上,正瞑目调匀气机的幽冥,忽然睁眼,取出怀道意玉蝉,却见其形竟然发生了可以目见的改变,原本一半都在“壳”挣扎的蝉形,此时只余尾部在其,薄薄的蝉翼半曲,似乎下一刻就彻底张开,流动的光芒就像是壳未凝的粘液,充满着令人惊叹的动感。当年,朱英为救余慈性命,以羽清玄交付的符箓,引他心神化入星轨,如今这些年过去,虽然也有感应,但对那遥远星空之外的玄妙,余慈还完全无法解析,神魂根本缺失了最重要的一块,更是一种碍难。分身风生水起,本体的根本修行,其实一直在原地踏步,看起来非要等到从星轨上回返,才能得以跃升,可若是在此期间,主副颠倒,又该如何?但如今,通过超拔魔种,通过生死法则,余慈所有分离出去的“部分”,都彼此交感,气机互通,使得余慈的感应,似乎扩出无垠星空,进入到一个更广阔的世界。视角在天地法则体系的层次,再度提升,这次却不再是神主的视角,好像天地法则的限制要更少一些,很有一些逍遥之感。余慈知道,这是无尽星空反馈回来的星力,暂时冲高了他的感应层次,让他体验一把那些大能修士的境界。但他的注意力却没有在上面停驻太久,却是很古怪地又想到了罗刹鬼王。在感应、应用天地法则之事上,余慈曾经的感觉是“渔夫撒”,自认算是比较贴切的形容了,可罗刹鬼王现身说法后,还有这一次对比验证,他忽然觉得,用“蛛”来形容,果然是更恰当许多。就像蜘蛛居于蛛央,通过蛛的震动进行感知,利用蛛的粘性捕捉猎物,而在这一切之前,则要有一个“织”的手段。余慈以自身为例,觉得所谓的“织”,就是将那些有用的、足堪运使的法则视为“蛛丝”,通过种种操控,在本就层次繁复,彼此交错的天地法则大,重新编织一张专属于他的“蛛”。至于“有用的、足堪运使的法则”标准,一方面是染化、种魔等手段涉及的那些;另一方面就是染化的眷属密切关联的那些。在这个意义上,染化的眷属越大量,染化、种魔的手段越丰富,其关联、可用的法则丝线就越多,由此提升到极致的话……理论上,整个天地法则大,都要为神主所用。是这样嘛?按照他的思路,寻常修士,登入地仙至境,是要减少、切断天地法则的束缚;而有志于神主者,最后的结果,却是尽可能地使天地法则为其所用。在层次上,他确认了,天地法则高度就是那样,是有极限在的,地仙、神主两类至境没有谁能压过谁一头,可在对法则的态度上,则是天壤之别。为什么会想到这些?正在消化本体赠予的鬼厌分身,突然停止了一切动作,也在此时,本体的注意力移到了东海之底,首次以超脱的视角,观测九宫魔域的全局。所依仗的,自然是对天地法则的深切感知。幻荣夫人和绝善魔君的争斗已经开始了,九宫魔域内的气机变动,简直就像是沸腾的岩浆,也就是鬼厌留在央泥丸宫位置,感知才不深刻,可从外围去看,两个剧烈反应的核心,与天地法则的勾连作用,着实清晰可辨。而且,有着迥异的表现。余慈一半观测,一半判断,在洞房宫方位,幻荣夫人真的在试图架构一张,秽渊等五宫,便是大的基本支点,可是绝善没有这个走向,一点儿也没有!